首页 >> 年度回眸 >> 2019
字体∶
称消费税上调不会推迟

年度回眸 (发表日期:2019-06-12 18:09:02 阅读人次:28 回复数:0)

  申文

  
淹没了选举

  
生命是最大的政治 人民币地球还重

  


  
火灾无妄之灾

  


  
设身处地想一想,一期一会

  
日本动漫的损失

  
安全社会的底线重新认识

  
法律是时候惩戒,而不能防范

  


  
日本政府高级官员周五表示,10月的消费税上调计划不会改变,除非出现严重的经济冲击。这打消了人们对日本可能再次推迟消费税上调计划的臆测。

  
日本自民党代理干事长萩生田光一周四表示,如果日本央行的下次季度“短观”调查显示经济出现恶化,政府或许再次推迟定于10月上调的消费税。

  
他的言论让人担忧,政府为日益膨胀的社会保障成本提供资金来源的努力会就此进一步推迟。日本必须应对人口迅速老龄化的问题,并抑制不断增长的公共债务。日本公债规模已超过其经济体量的两倍,在工业大国中债务负担最重。

  
此番言论还引发猜测,如果安倍推迟加税,为了寻求选民的回馈,可能会把众议院选举提前到今年夏天,与参议院选举同时进行。

  
“为确保稳定的资金来源,以支付每一代人的社保费用,极有必要将消费税上调到10%,”财政大臣麻生太郎在一次内阁会议后对记者表示。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也表示,日本会推进上调消费税,除非发生类似2008年雷曼兄弟倒闭的大事件。

  
萩生田光一周五对记者表示,他仅是表达了他的“个人看法”,并不意味着会反对上调税率,对此并没有同安倍讨论过。但他强调,需密切关注即将公布的短观和其他指标,以衡量经济质素。

  
路透月度调查显示,逾60%的日本企业希望政府如期在10月上调消费税,但认为政府需要增加支出以缓解加税对经济造成的冲击。

  
2014年4月日本将消费税从5%上调至8%,严重冲击到消费者,并导致国内经济大幅滑坡。

  
自那之后,安倍晋三已两度推后上调税率计划,将经济增长的优先性摆在财政改革之上。

  
日本经济仍脆弱,出口和工厂产出数据疲弱令人担忧定于5月公布的GDP数据恐显示第一季经济小幅萎缩。(完)

  


  
物价涨、消费税也涨,“安倍经济学”真让日本经济缓过劲了?

  


  
潘寅茹

  
在薪资涨幅有限的情况下,物价上涨,结合消费税上调,极有可能会抑制内需,打压日本经济复苏的势头。

  
原本就不便宜的日本物价在2019年再度进入了上升通道。

  
3月来,受人力成本与原料价格上涨等因素,日本各类产品的出厂价、零售价都陆续上涨,其中不乏颇受日本国内外消费者青睐的鱼糕、冰激凌等食品。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此波日本物价的上涨并不仅限于3月。不少企业已计划在4月、5月相继公布上调相关食品的价格,预计这波食品涨价潮将持续至今年6月。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安倍政府的计划,今年10月日本的消费税将从目前的8%上调至10%。因此,有日本民众抱怨道,食品价格上涨“搭乘”消费税上调,日本人的钱包又要缩水了。经济学家们则担心,在薪资涨幅有限的情况下,这很可能会抑制内需。

  
2月8日,在日本东京,中国游客在浅草的商店街选购商品

  
巧克力、糖果要涨价了

  
目前,价格已经上调的食品包括鱼类罐头食品(涨幅7%~10%)、鱼肉加工食品(涨幅5%~15%)、冰淇凌(涨幅6%~12%)等。

  
其中,巧克力、糖果、健康食品、药品综合制造企业明治公司将有23项产品位于涨价名录中,该公司旗下的冰激凌产品Essel超级杯系列将从目前的140日元/杯上调至150日元/杯。明治公司的这款Essel超级杯(巧克力曲奇味)跻身“2018日本冰激凌排行榜”的第五位。明治公司在声明中表示:“我们尝试了各种可行的方案来覆盖原材料、人力等成本的上升,但遗憾的是,我们发现很难再以当前的价格销售这一系列产品了。”

  
同时,森永公司的Pino冰激凌单品也将涨价11日元,由目前的141日元/盒调至152日元/盒。另两大冰激凌生产厂商江崎格力高与乐天也表示,面临供应链成本的上升,也将提高旗下冰激凌产品的价格。

  
此外,明治公司还宣布将从4月1日起上调牛奶、酸奶等111种乳制品的价格。这是自2015年4月以来,时隔4年日本乳制品价格再次大幅度上涨。如果在零售店进行销售的话,原未税价格为220~250日元的“明治美味牛奶”(900毫升包装)的市场价将提高10日元左右。

  
随着日本饲料价格的上涨,以及严峻的乳业经营,日本乳业生产者团体达成了生乳交易价格的上调协议。因此,森永乳业也正讨论是否上涨乳品价格。雪印梅格牛奶表示:“正在研究相关对策。”日本牛奶价格的上涨似乎会进一步扩大。

  
同样将从4月1日开始调价的还有瓶装可口可乐以及三得利旗下的相关饮料。日本媒体称,这也是上述企业25年来首次调价,届时消费者将为2升装的瓶装饮料多支付20日元。自6月1日起,日本的各款方便面也将涨价3%~8%不等。

  
除了食品,富士公司2月底已宣布将在全球范围内对富士胶片和相纸进行价格调整,包括对富士彩色负片、彩色反转片、一次性相机等胶片产品的价格上调至少30%,而所有的富士相纸则将涨价至少10%以上。价格上调将于4月1日起正式生效。

  
或进一步抑制内需

  
无论是日本民众还是到访日本的国际游客,除了要面对与衣食住行息息相关的物价上调,今年还将面临消费税的上调。目前,安倍政府已出台一系列措施减缓消费税上调对日本经济带来的冲击。

  
日本央行在去年相关预测报告中指出,2019年10月消费税上调至10%后,日本国民的家庭经济负担将会增加2.2万亿日元(约合1275.2亿元人民币)。在安倍政府采取一系列减税等举措后,与日本社会前两次的消费税上调时相比,给该国家庭经济负担带来的影响能减缓到之前的四分之一左右。1997年与2014年,日本消费税上调时,日本家庭当时的经济负担分别较前一年增加了8万亿日元。

  
不过,日本民众显然对报告预测数据不买账。不少民众认为,物价与消费税相继上调,再加上企业薪资涨幅有限,势必会影响家庭的支出计划。有日媒曾报道,虽然大企业的加薪率连续4年超过2%,但在七国集团(G7)中,只有日本的工资水平仍低于2000年时的水平。很多日本民众缺乏工资上涨的实际感受。

  
有担忧的声音称,尽管凭借大规模金融宽松措施强势启动的“安倍经济学”造成的通胀效果已经开始显现,但物价上涨,结合消费税增加,极有可能会导致内需进一步放缓,反而令日本经济复苏的趋势受到打压。

  
有日本经济学家指出,为平衡消费税上涨给实际民生造成的负担,必须要实现每年平均3%的薪资提升。目前,日本各大工会的春季劳资谈判已经开启。

  
在1月底的金融政策决策会议上,日本央行大幅下调2019财年通胀预期,并将2020财年通胀预期从1.5%下调至1.4%。同时,日本央行表示将继续维持货币宽松,并致力于实现2%的通胀目标。在《经济和物价形势展望》报告中,日本央行将2018财年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从此前预期的1.4%下调至0.9%;将2019财年和2020财年的经济增长预期分别上调0.1和0.2个百分点至0.9%和1.0%。

  


  


  
日本10月启动幼儿教育免费化:5岁前上幼儿园不花钱

  
文章来源:日经中文网

  
日本政府周二在内阁会议上通过了实现幼儿教育及保育免费化的《儿童及育儿支援法》修正案。针对有3至5岁儿童的所有家庭,以及有0至2岁幼儿的低收入家庭,预计合计将有约300万人受惠。

  
日本政府考虑将提高消费税率后增加的税收作为财源,扩充对育儿家庭的支援。但与此同时,也有声音担心,幼儿教育及保育免费化政策将导致希望入园者增加,加剧等待入园儿童问题。

  
从2019年10月起,对于3至5岁儿童,幼儿园、认证托儿所和认证儿童园等设施的费用将被全额免除。对于0至2岁幼儿,免征居民税的低收入家庭可享受免费化政策。

  
利用非认证保育设施的情况下,3~5岁儿童每月的补贴上限为3.7万日元,0~2岁幼儿的补贴上限为4.2万日元。保姆(babysitter)的费用等不在补贴对象之中。

  
预计2019年度幼儿教育及保育免费化政策所需费用为7764亿日元。2019年度的费用全部由日本政府负担,2020年度之后由日本政府、各都道府县和市町村共同负担。力争通过该政策来减轻育儿家庭的负担,应对少子化问题。

  
但是,当前由于日本保育员人手短缺,无法正常开业的设施接二连三地出现,不利于消除等待入园儿童问题。如果免费化政策导致希望入园者增加,等待入园儿童可能进一步增加。

  
截至2018年4月,日本等待入园儿童人数比2017年减少6186人,减至1万9895人。自2008年以来时隔10年首次跌破2万人。加紧推进改善保育员待遇和开设托儿所等举措对于营造可兼顾工作和育儿的环境不可或缺。

  


  
参院选举在即,安倍经济学能说服不安的日本选民吗?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潘金花

  
日本国会第25届参议院选举将于7月21日正式展开投票,此次共有370名候选人争夺124个改选议席。能否拿下修宪所需的三分之二议席将成为安倍这场“期中考”的关键,围绕养老金制度、消费税增税、安倍经济学等话题,朝野两党也正在展开激烈论战。

  
6月3日,日本金融厅发布报告称,男性65岁以上、女性60岁以上的夫妇,退休后若仅依靠养老金生活,每月将出现5万日元的资金缺口,30年共计将达2000万日元。

  
这一报告在日本社会引发了广泛忧虑。据推算,目前日本60岁的人有25%将活到95岁,而在65岁以上的老年人家庭中,仅靠养老金收入生活的家庭达到半数。

  
共同社6月19日至7月3日对全国100名选民进行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逾八成受访选民都对养老金制度与晚年生活感到不安,担忧养老金发放金额会减少,制度本身也有可能崩溃。

  
但安倍政府不认同报告的说法,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称这只会让民众误会,徒增社会不安定,财务相麻生太郎也表示不会接受这份报告。在野党随即对政府“掩盖不愿展现的事实”的姿态进行了批评,并先后提交了针对麻生与安倍的不信任决议和问责决议案,后遭两院否决。

  
面对在野党的持续发难,在参议院选举竞选活动于7月4日启动后,安倍本人也于6日反驳称,在野党不提保证财源的政策,只是在一味地煽动不安,他强调将通过经济增长来强化养老金财政。

  
提高消费税便是充实财政收入,以应对少子化及确保社会保障金支出的手段之一。日本政府计划于今年10月将消费税率从当前的8%上调至10%,但新华社5日援引分析人士的观点称,为应对提税对经济造成的打击,安倍政府在本年度预算中加入了2万亿日元的经济对策资金,已超过了提税所能增加的财政收入。

  
养老金和消费税关系民生,归根结底都是经济问题。2012年底,安倍提出了“安倍经济学”,利用宽松货币政策、扩大财政支出、结构性改革“三支利箭”,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日本经济的通缩困境。

  
日本财务省7月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日本的税收总额突破60万亿日元,创历史新高,在工资和消费均出现增长的背景下,比2017年度增加了约1.5万亿日元。

  
不过,在看似强劲的增长背后,是明显的内需不振。日本内阁府5月2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日本GDP环比实际增长0.5%,折合年增长率达到2.1%,连续两个季度实现正增长,但从实际GDP的构成来看,内需的贡献度只有0.1个百分点。

  
在参议院选举竞选纲领中,自民党罗列了就业环境、中小企业破产数、访日外国游客消费额等经济指标的改善。然而日本国内也有批评声称,这些漂亮的统计数字并不代表普通家庭的生活变得宽裕,老龄化与少子化将使得抗通缩之路愈发艰难。

  
《每日新闻》在一篇社论中指出,求职者对应的招聘岗位数量看似提升了,但这个比例的波动是因为作为分母的求职者人数下降了,而老龄化现象推动的社保产业正在提供更多岗位,这更应该被视为挑战,而非引以为豪的成就。尽管访日游客正在拉动消费,但劳动力短缺也势必会影响潜在的增长。

  
安倍经济学所带来的出口增加与股市上涨使得部分企业收益颇丰,但大部分企业收益都没有转化为员工的薪资,使得工薪阶层难以获益。在共同社上述问卷调查中,有过半人(56人)表示没有切实感受到安倍经济学给经济带来的影响,另有24人认为有负面影响,只有20人表示有正面影响。

  
日本经济评论家荻原博子认为,安倍经济学提出用两年时间达成2%通胀的目标尚未达到,经济增长战略是空洞的,经济前景不佳,有东京奥运会后骤然失速的可能性。在共同社6月底进行的全国电话舆论调查中,有64.1%的受访者均表示“希望修改”安倍经济学政策。

  
对于安倍而言,或许经济应该优先于宪法改革,不过从民调来看,拿下修宪所需的三分之二议席也并非难事。

  
根据日本广播协会(NHK)7月初发布的民调,在各参选政党中,自民党的支持率为34.9%,其余政党支持率均不到两位数。超过38%的受访者“没有特别支持的政党”,显示出选民对自民党也并不十分满意,只不过对在野党更不抱期待。在上半年的地方选举中,在野党的整体表现也乏善可陈。

  


  
日本明年终于要涨消费税啦!安倍政权对此到底是什么看法呢

  


  
前言

  
文章来源:我基友的公众号- 全村的希望别府总部

  
欢迎各位关注

  
本文主旨为科普安倍政权与黑田日银对增长消费税的看法

  
通过通货膨胀率和完全失业率说明为何政府会一直的推迟上涨时期

  
以及简单猜测明年实施的新减税政策缘由

  
 

  
明年一开始工作就涨消费税,这样我可以去吃土了———一名不知名群众的怨念

  
01

  
明年的增税与新公布的减税政策

  
 

  
 

  
对于日本政府和人民来说上涨消费税并不是一件多么新鲜的事

  
 

  
 缓解赤字危机,恢复健康财政状况(财政重建,社会保障的安定化),不得不说是日本政府手中的一张重量级的牌。

  
而现在距定于明年10月的第三次消费税上涨也只剩下一年左右的时间。

  
消费税上涨时间轴

  
 但这一次的增税与往年不同,根据今年年初正式出台的减轻税率制度,会根据不同的商品对象征收不同额度的消费税。

  
“针对于酒类与外食以外的饮食类商品,和发行时长超过2个星期的订阅报刊只征收百分之八的消费税”

  
这次的减税政策与2016年推迟消费税上涨的举动来看,安倍政权对增长消费税额度这项举措有些许抵触。

  
在日本政府高达97.7兆日元的财政赤字情况下,一个能够恢复财政健康状态,而且是通过三党合意决定的政策为什么会不断地的延迟呢。

  
本文会通过涨税政策的制定历史与安倍政权主推的政策(三本の矢)这两个方面来解读安倍政权的态度。

  
 

  


  


  
 

  
02

  
消费税增税制定的历史

  
#不论1997年的那次,2014年与2015年的消费税上调是以野田内阁为首的民主党政权在2012年时,通过三党共同会谈时决定下来的(民主党,自民党与公民党)#

  


  
最近两次上调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当时日本政府在东日本大地震后出现巨大的财政赤字和将来的重建公共事业需要大量的资金,

  
野田政权与当时的财务省才会迫不及待的提高税率来填补漏洞,甚至是堵上自己的政治生涯来执行。

  
(当时野田政权的支持率十分低迷,而这更不是一个讨民众喜的举措)

  
 

  
但了解过2012年日本经济状况的人都有所知,在经受过2008金融危机的摧残后,日本的通货膨胀率持续在一个负值(-0.06%,2012年)。

  
 

  
国民需求低迷,而在这时候再强制上涨消费税的话,对整个国家的经济体系和国民生活是一个巨大打击。

  
 

  
野田内阁宣布解散时,众议院内人们高呼万岁

  
当时的世论调查的支持率低至20%的野田首相(民主党)在提出并通过提高消费税法案之后,自觉无力继续维持政权而解散了内阁。

  
安倍为首的自民党自然而然的趁虚而入,当选下届首相。

  
所以说制定涨税政策的政权并不是安倍内阁,而且这个政策更是安倍所推行的安倍经济学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03

  
安倍政权对消费税的看法

  
 

  
#1. 阻止通货膨胀率稳定上升

  
安倍政权(リフレ派:认为缓慢的物价上涨会让日本经济稳定成长)

  
所推行的举措都是围绕着三支箭政策(三本の矢)来实施。

  
其中第一之箭的大胆的金融政策更是以【经济最优先】为核心,通过量化宽松(QE)为主体,增加基础货币供给,向市场内注入大量流动资金来刺激市场景气。

  
并会在达到2%的通货膨胀率之前,无期限推行量化宽松政策。

  
 

  
日本通货膨胀十年变化

  
如图所示,2013年安倍政权上台后通货膨胀率有了一个显著地提升,从负值一直增长到2.76%,可以说是暂时性的达到了最初的要求。

  
但是在2014年消费税上涨至8%后,又重新跌回了0.79%。

  


  
所以消费税上涨会让通货膨胀率无法的稳定上涨,安倍政府自然会抵触2015年的第三次消费税上涨。

  
 

  


  
#2. 有支持率下降的风险

  
第二个推迟原因是在工资没有大的涨幅的情况下提升消费税,会引起国民生活的不满,让政权支持率下降。

  
缓慢的通货膨胀会带来经济的稳定这个理论其实是基于菲利普斯曲线的理论上的。

  
(通货膨胀率高时,失业率低;通货膨胀率低时,失业率高)

  
 通过缓慢提升通货膨胀率来减少完全失业率,从而达到完全雇用状态,自然提升国民平均工资。

  
(完全雇用:由英国经济学家William HenryBeveridge提出,在失业率降低到3%左右时,可以称作完全雇用状态,平均工资水平自然提升)。

  
日本虽然在2017年度降低到了2.7%,但是并没有达到完全雇用状态,所以还是要延后消费税的上涨。

  
 

  


  
 

  


  
 

  
对明年消费税上涨与减税政策的猜想

  


  
 安倍政权对于家庭消费(饮食方面等)会维持在8%,而在对外消费(酒类与外食类)进行增税。无非是看中了两点。

  
 

  
1.   通过2020东京奥运会来日外国人的消费来缓和政府赤字

  
2.   在达成完全雇用之前缓和家庭消费,减少国民生活压力

  


  
如果这两点都能实现的话,对日本整个经济环境无疑是一个好的发展。

  
 

  
在最后再吐槽一句,安倍可能会对他的前任野田政权有感谢之情吧,毕竟没用野田作死提升消费税,安倍也没有这个机会唱红脸了。

  
 

  
最后跪求公司涨工资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

  


  


  
2019年10月日本消费税上涨,虽然并非所有商品...但影响了你哪些方面?

  
2018-09-30 11:24

  
在日本,只要消费就需要缴纳消费税。日本消费税上调的问题,近年来一 直是许多民众关注的焦点。

  
从1989年诞生开始,日本的消费税从最初的3%,1997年涨到了5%,2014年涨到了8%!

  
如今,日本消费税又要涨了!!!

  
消费税的上一次上调是在2014年4月1日,由5%上调至8%。这是日本时隔17年上调消费税。

  
没想到,8%还没消化完,10% 就来的猝不及防!

  
2017年8月5日,安倍首相在读卖电视台的采访中确认:“2019年10月,消费税就会加到10%。加税是政权的使命,为的是经济回复和财政健全化。所以,加税是不能避免的了。”

  
而早在2016年1月,安倍明确表示,只要没有雷曼性质的事件和重大灾难。2017年就将上调消费税!从8%调整到10%!

  
其实本来经济就不景气,消费税上调的计划也就一拖再拖,从2015年拖到2019年......外界猜测,推迟的原因是为了避开2019年4月的同一地方选举和夏天的参议院选举,再借着东京奥运会,经济状况可能会有所改善......

  
8% ; 10%

  
组成结构是这样的:

  
因为收庄稼的时候,农民誓死抵抗,地主想收割又不敢全收的情况,出了一个政策

  
解读:

  
消費税の軽減税率制度

  
这个政策就是为了不影响低收入人群的生活,不给国民在生活上增加太多负担而设置的

  


  
解读:

  
从图中可以看出,有两大类是维持目前消费税税率8%的,主要是食品饮料,外卖和报纸

  
这个我觉得还算挺人性的,毕竟是考虑到了百姓的底层生活部分

  
在饭店就餐税率 10%

  
点个外卖送到家里 8%

  
在超市买瓶酒 10%

  
在超市买菜自己回家做 8%

  
也就是说,明年10月开始,在饭店吃饭比回家自己做饭消费税要多负担2%

  
我挺佩服想出这个政策的人

  
以后大家相亲的时候不要问什么月收多少这种伤感情问题

  
直接问 ,你的税率是8%还是10%?

  
一句话区分出贫富差距!

  
3

  
涨税只是简单的收钱那么简单吗?

  
当然不是

  
市面上同时出现了两种税率,会出现国税厅给大家展示的这种请求书

  
解释:

  
一般消费者看着没什么,只是花钱多了一些

  
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的是:

  
农民种韭菜,地主收割,最后累死的是会计

  
涨税已经是必然,减轻制度只是缓和

  
那么上调消费税有什么影响呢?(下面为小编主观判断,只做参考用)

  
01 在日本买房影响

  
8%和10%的差别放在柴米油盐上可能看不出多大的差距,

  
但是在价值几千万日元的房子上,

  
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以3000万日元的房子为例,

  
就是60万日元的差价,

  
也就是33000人民币,汇率一涨的话,可能会更多!

  
3万多的人民币都可以

  
再给房子买齐电视、冰箱、洗衣机、床

  
........

  
相对于国内房价的风云变幻,

  
日本的房价走向就太清晰不过了,

  
涨价是必然,买房需抓紧!

  
02 对代购,游客的影响

  
涨税对外国游客影响不大

  
(毕竟有些东西可以退税),

  
但......

  
不是所有人都能随时随地去日本啊!!!

  
那代购的价格可能就会变得很美丽了~~~

  
一想到消费税的上涨,

  
代购们估计都会是这种表情。

  
涨之前你们就嫌我贵啊,

  
涨之后你们还不要上天**

  
因为海关的严查,

  
客户的奇葩,汇率的上涨,

  
已经逼走了一部分代购了。

  
这样的刺激比一觉醒来SMAP解散还要大!

  
那么,2019年消费税要涨到10%,

  
还能剩几个代购真的不好说。

  
所以,现在请珍惜你身边的日本代购吧!

  
毕竟卖假货的

  
从来不用考虑什么消费税、海关、汇率!

  
03 对在日华人的影响

  
对于在日长期居住的中国人来说,

  
该交的税还得交。

  
生活费用在2019年10月后会继续变高,

  
百元店的商品会从108日元涨至110日元,

  
小东西感觉还好,大件就会比较明显了。

  
留学生可能会比较烦恼,

  
因为2014年涨税时,日本很多大学的学费都涨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9
    称消费税上调不会推迟 
    《中文导报》愿景:绽放出世上“唯一”的花 
    “令和”时代的日本新天皇 
    齐心协力 日华月华 
    名满天下 谤随终身——在历史语境中试论周作人与日本的关系 
    陈允吉回忆录之三 
    陈允吉回忆录之二 
    陈允吉回忆录之一 
    读你千遍也不厌倦:爱上京都的理由 
    关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与东京湾互相借鉴的建议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