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陆传真 >> 2014
字体∶
打破了改革开放以来维持了30多年的“刑不上常委”的政治默契

大陆传真 (发表日期:2014-08-03 23:51:48 阅读人次:426 回复数:0)

   

  
申文

  
在中国现行的权力体系中,文官最高职位是中央政治局常委,武官最高职务是中央军委副主席。在建党日和建军节前夕,上一届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先后落马,相隔一个月成为中纪委如火如荼的“打虎”行动的最新成果。特别是“大老虎”周永康的落马,打破了改革开放以来维持了30多年的“刑不上常委”的政治默契,威震四海,也彰显了习近平为首的新一代领导集体把反腐进行到底的决心和魄力。

  


  


  


  
曾经仰卧起坐的政治强人,在一个更强的人面前,在法律和正义面前,轰然倒下,而且不会再起来。这一系列跌宕起伏、情节曲折、赚足了全世界眼球和全球报纸版面的「大戏」,或许暂时进入了一个间歇期。

  
许多围观者曾经一度从刻板成见出发,认为中共的现任领导人出于政治稳定和维护执政党形象的考虑,不会对已经退休的周、徐等人动手。而现在的事实证明,他们低估了习近平的坚定反腐决心和掌控驾驭复杂局面的高超能力。事实也证明,对周、徐的果断处理,不仅没有影响稳定,反而极大提振了习近平的政治威信,让草根阶层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反腐前景。也将在全国大大小小的官员面前产生前所未有的强大震慑力。

  
以周永康、徐才厚这文武二虎的入笼为节点,为一个旧时代划上了休止符,中国政治将加速进入重新订立规则、重新整顿秩序的新阶段。

  


  
康熙来了

  
九人背后巨幅国画《幽燕金秋图》上题写着:「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周永康与周恩来鲁迅其实是一家子 差距咋就这么大

  
文章来源: 凤凰网博客 于 2014-08-02 20:29:18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打印本新闻 (被阅读 26215 次) Tweet

  
更多新闻请进入文学城“周永康案”专题页面

  
李子迟[肖飞]的首席博客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说,刚刚落马的“大老虎”、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四川省委书记、国土资源部部长、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总经理周永康(曾名周元根,1942年生,北京石油学院[今中国石油大学]勘探系地球物理勘探专业毕业),是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厚桥街道办事处新联行政村西前头村人。据称该村大姓为周,祖籍湖南道县,都是北宋著名理学家、大学者周敦颐的后裔,即周老夫子系周永康的先祖。

  
周敦颐(1017―1073),字茂叔,号濂溪,人称濂溪先生,北宋道州营道楼田堡(今湖南省永州市[原零陵地区]道县)人,著名哲学家、国学和文化大师,是学术界公认的宋明理学开山鼻祖,“北宋五子”之首。周敦颐为人清廉正直,平生酷爱莲花。其《爱莲说》(作于今湖南省衡阳市西湖凤凰山下)中的佳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已成千古绝唱,至今仍脍炙人口。西前头村简介中也注明:当地周氏后世子孙一直秉承“崇儒兴学、耕读传家”的优良理念,形成了尊师重道、勤奋好学的纯朴民风,为国家输送了一批又一批优秀人才。而周姓也是中国的大姓,钟灵毓秀,人才济济,伟人辈出,星光熠熠,确实是一个伟大的姓氏。

  
此外,本博曾经写文章说明,浙江绍兴的周家,也是周敦颐的后裔,是在明朝后期,嘉靖或万历年间前后,从湖南道县迁移至浙的,迄今已有400多年。也就是说,咱们伟大的周总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共和国第一任国务院总理、中共中央及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原籍浙江绍兴,生于江苏淮安,与鲁迅同族,低鲁迅一辈),以及一代文豪,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鲁迅(周树人)先生,都是周敦颐的后裔,自然也是大贪官周永康的本家前辈。周总理和鲁迅先生,一生为国为民,鞠躬尽瘁,清廉俭朴,大公无私,是中华民族的英杰,是中华优良传统的继承者和发扬者,是历史上的伟大人物,是周家的骄傲,是值得我们大家学习的楷模。

  
可是,大“老虎”、贪官代表人物周永康,作为党和国家的前主要领导人之一,作为周家的子孙后代,却利欲熏心、滥用职权、假公济私、贪赃枉法、培植党羽、纵容子弟,“信念理想出了问题,放弃了世界观的改造,背离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触犯了党纪国法,违背了周家的理念和民风,成了25年来第一个受到处分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赵紫阳、胡启立之后),不但对不起党、国家、人民,更有辱伟大的周家,有辱其先祖周敦颐、本家前辈周恩来鲁迅。

  
借用经典小品里的段子:同样是姓周,这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哩?

  


  
港媒热议周永康落马:所谓传言被彻底打破

  


  


  
人民网香港7月30日电 据新华社29日电 ,周永康被立案审查。今天,香港媒体均在头版和要闻版刊发文章和评论,关注事件进展。有评论指出,周永康落马打破了外界所谓“刑不上常委”,彰显了新一届中央领导层空前的反腐和政治决心。

  
香港《明报》报道,海内外期待已久的中央反贪“打大老虎”行动终于公布。

  
香港《文汇报》报道,“大老虎”终于就擒!专家称,周永康落马打破了外界所谓“刑不上常委”,彰显了新一届中央领导层空前的反腐和政治决心,相信将在10月召开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上进一步披露周案详情。

  
香港《大公报》报道,“大老虎”终入笼,中共十八大之后的打虎风暴进入最高潮,所谓“刑不上常委”的传言被彻底打破。

  
香港《经济日报》报道,“打虎收网”,“康师傅终于下架了”。周永康是前中央政治局常委、前中央政法委书记,一度位高权重。

  
同时,周永康被查的报道也引发了香港网民的热议。网民“张博”评论称,“这是建国以来最大的老虎,显示习近平反腐的决心。”网民“Ws”也认为,“习总的肃贪整恶,终于网住了大老虎!这下周永康被立案调查,显示今日的严打已雷厉风行!”

  


  
强人周永康:从政坛巅峰的仰卧起坐到轰然倒下

  
日期: 2014/07/31 12:09 阅读: 201

  


  
文章来源: 文汇报

  
从「康师傅」、「大老虎」到「你懂的」、「周元根」、「周滨父亲」,过去的几百天里,中国内地媒体煞费苦心地周旋于各式各样的小道消息、网络传言。然而这一切的猜测、试探、隐喻,都在29日戛然而止,周永康严重违纪大白于天下。一个集合了权力、金钱、欲望、阴谋的腐败帝国,轰然倒塌。

  
从1967年结束在母校北京石油学院一年的留校待分配生活,远赴当时人人向往的工业圣地大庆油田,到2013年10月1日回母校参加60周年校庆,最后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从25岁踌躇满志踏足社会,到71岁经历过权力财富的顶峰之后倏然坠落,始于石油,终于石油,一切好似命运的无情轮回……46年间,周永康完成了许多人想都不敢想的从技术员到政治局常委的仕途奇迹,一手缔造了堪称中共党史上最大规模的腐败集团,最终也作为第一个因腐败落马的政治局常委而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政坛巅峰的「仰卧起坐」

  
时间回到2007年10月。这个月,举世瞩目的中共十七大在北京召开。在这次会议上,未来的中共接班人将正式浮出水面。在此之前,习近平、李克强、贺国强、周永康四人将进入政治局常委会的消息已经在海外媒体流传开来。

  
10月16日上午,笔者前往人民大会堂河北厅采访。河北代表团在这里举行全体会议,讨论胡锦涛所作的十七大报告,并向中外媒体开放。当时还是政治局委员的周永康作为中央领导参加讨论,坐在会场正中,两侧分别是河北省委书记张云川和省长郭庚茂。已然成竹在胸的周永康心情大好,全程始终笑眯眯,翘着二郎腿。一年之后因三鹿事件黯然下台的时任石家庄市委书记吴显国发言时,周永康还不时插话询问,表情相当轻松。讨论结束后,河北团早已在河北厅之外摆好座椅,周永康愉快的与全团代表合影留念,而记者们也可以在旁边随意拍照,没有任何限制。合影之后,周永康笑着与在场代表、媒体打完挥手打完招呼后离开。

  
6天之后,10月22日,笔者一早赶到大会堂东大厅,与上千中外同行苦等数小时,见证了新一届政治局常委的集体亮相。排名第九的周永康最后一位出场,此时,前八人已经在主席台上站定,周永康从八人身后走过,由于脚步匆匆,还被主席台上的凤尾竹叶子扫了脸。随后他在最左边的第一个位置站定,以微蹙眉头、紧抿嘴唇的标志性表情,作为政治局常委——中共最核心领导圈的一员,在世界面前正式亮相。九人背后巨幅国画《幽燕金秋图》上题写着:「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在此之前,当年8月31日,昆明盛夏。此时,经过了夏季北戴河会议的酝酿,坐等在十七大「入常」的周永康到昆明考察,深夜他走进新迎派出所的民警健身房,现场让民警「你们做给我看看。」 所长覃胜祖一下做了12个仰卧起坐。随后的一幕让在场所有人惊讶不已:65岁的周永康也走到仰卧起器旁说:「我也做几个。」说完便躺下一口气做了10个仰卧起坐。

  
从政治营销学上来看,这种仰卧起坐,最直观表达了周永强的政治风格。从2002年到2012年,周永康的权力达到了巅峰。2002年的十六大,他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随后又担任了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成为改革开放之后迄今,地位最高的一任公安部长。在他之前的陶驷驹、贾春旺都只是普通的部长。在他之后的孟建柱、郭声琨,也不再进入政治局和书记处。

  
有政情观察人士指出,按照周永康的个性和行事作风,如果他是二把手,就会架空一把手;如果他是一把手,就会将所有权力都抓在自己手里,总之无论是哪种架构,他都要当掌握实权的主导者。2002年至2007年,他虽然是中央政法委副书记,但作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同时担任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领导职务,且直接兼任公安部长,从决策到执行掌握着许多重要的实际权力。这五年也是政法委历史上唯一有两位领导成员同时进入政治局的局面。

  
而当2007年至2012年,他自己继任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之后,「床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政治局中不再有其他政法系统领导。且自1982年以来,从陈丕显、乔石、任建新、罗干一直到周永康,中央书记处中一直有一位成员主管政法,这一做法此时也被打破。无论是政治局还是书记处,舍周永康之外没有第二位政法领导人,其他领导人的职务层级因而远远低于他。

  
自此,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牢牢掌握了全盘政法大权,成为执掌中国上百万公安、安全、司法、法院、检察院系统的最高领导人。从而为其家族的政商帝国护航护法。这一时期,中央政法委的职权堪称达到了顶峰,除了传统职责范围,还加强了对武警部队的影响。2009年,武警司令员成为中央政法委委员,开创了武警参与政法委工作的模式。周永康作为中央新疆工作小组组长,也掌握了对新疆工作的主要发言权。

  
政商帝国的「通天教主」

  
没有人否认,周永康是一个铁腕的强硬人物。他史无前例地将经济领域最重要的战略物资、事关国民经济命脉的「硬通货」石油,和政治权力架构中最强力的政法系统,结合在一起,打造了一个属于他和他的家族的庞大「帝国」。在这个「帝国」的版图上,几乎具备了任何要素:排名世界500强第四位的石油航母、手握重金的民企首富、政法核心部门的铁杆马仔、政治前途赌注全盘压上的地方省市大员、央视出身的宣传包装专家,他们盘踞在从中央到地方、从政府到企业的各个岗位,唯处于金字塔塔尖的「通天教主」周永康马首是瞻。

  
彼时,无论是周家的「白手套」吴兵、米晓东,还是「黑手套」刘汉、刘维;无论是「秘书帮」里的郭永祥、冀文林、余刚、谈红,还是「家族圈」的周滨、黄婉、詹敏利、周元青、周锋,抑或是各自镇守一方的蒋洁敏、李东生、李崇禧、李春城,都笃信甚至迷信一条或许原本就不存在的游戏规则——「刑不上常委」。也正因此,他们在通天教主的法衣铁幕之下,形成了一个权贵资本寡头集团,肆无忌惮地疯狂敛财,石油、矿产、电力、金融,不一而足。一个个资本游戏魔方,因为有了权力的润滑,被轻而易举玩得团团转。

  
周家在商业领域的风生水起,背后的根基就是周永康手中的政治权力。周永康的行事风格泼辣强硬,敢于表现。1999年12月,他由国土资源部部长调任四川省委书记,据四川当地人士称,周永康在干部会议上竟说「我来晚了」,令四川上一任领导非常尴尬。2002年12月6日,已经晋升政治局委员的周永康在四川省干部大会上说,在四川的三年工作经历是短暂的,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会眷恋这里的山山水水,我都将尽心尽力地关心和支持四川的工作。

  
周永康治蜀只有短短三年时间,是自1982年至今30多年间任职最短的一任四川省委书记。事实上,他也的确做到了「眷恋」着四川。从离任四川之后的十多年里,在他的家族和部下的深耕细作下,这片天府之国俨然成为其家族的提款机和摇钱树。周永康家族在中石油及旗下四川石化的众多项目中攫取暴利。刘汉曾高价从周滨手中收购旅游资产,周滨亦曾帮助刘汉代持电力公司股权。

  
在成都满城的麻将声和麻辣火锅味道掩盖下,周永康的一众马仔台上进行各种光鲜亮丽的握手、合影、讲话,台下则进行肮脏的利益输送和权钱勾兑,互相捧场,互为奥援。2012年7月12日,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2012年领导干部会议选择在成都举行。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在会上指出,这次领导干部会议在成都召开,对于进一步落实关于川渝地区业务发展的总体地位具有重要意义。未来几年,中石油将继续把四川作为业务发展的重要阵地,积极落实好与四川签订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以最好的资源和技术与四川加深合作,特别是要将四川作为页岩气开发的主战场。

  
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郭永祥等出席会议。李春城在致辞中说,中石油与四川建立了良好的政企关系、结下了深厚的合作友谊,为四川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四川将一如既往地支持中石油在川发展,希望中石油特别是在川企业进一步深化与四川的战略合作。

  
当时的一众人等不会预料到两年之后的结局。他们的教主周永康被立案审查,蒋洁敏已被双开等待进入司法,郭永祥、李春城已先行一步被最高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周滨据闻也被湖北警方拘捕,而刘汉、刘维兄弟仍然在二审的法庭上为自己辩护。刘汉当年曾放言:「周滨的事情,只要不过分,都可以答应他。」刘汉与周滨的其他「白手套」吴兵、米晓东,均拥有香港身份证,都在港设多家空壳公司和离岸公司。这些身份证和公司的唯一用途,就是帮助他们逃避监管,掩护不法交易。

  
吴兵是周滨的头号亲信,在香港身份证上的名字是吴兵,而在内地的户籍系统中却是吴永富。他早年在香港成立立泰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后来又于2005年成立中旭(香港)有限公司,只有吴兵一名董事,在香港也没有具体业务,名不见经传。而在内地,却打造了一个庞大的 「中旭系」,包括中旭投资、中旭阳光能源科技、中旭石油服务,业务遍及石油信息化、石油钻采设备、水电站建设、房地产开发、高速公路投资等行业。其每一项业务背后,都有着深厚的权力背景。譬如,中旭阳光能源曾负责中国石油加油站管理系统各省级销售公司约8000座加油站的具体实施工作与实施管理工作。这自然离不开原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的大力关照。

  
而中旭系旗下诸家公司,股权变更都相当频繁复杂,周滨及其妻子黄婉、岳母詹敏利都曾在变更过程中担任过董事、董事长。米晓东则在港注册永惠发展公司,与维尔京群岛一家离岸公司有资金往来。这些公司通过左手倒右手的金钱游戏,帮助周家非法洗钱,转移财产。这种手法,与徐才厚家族通过神秘女子赵丹娜在香港洗钱如出一辙。

  
文武二虎划上休止符

  


  
台媒:周永康的问题岂止是贪腐而已

  
日期: 2014/08/01 13:13 阅读: 389

  


  
新闻来源: 联合报

  
中共正式公布「立案审查」周永康。一般议论皆将周案说成一个贪腐案件,但其更深一层的性质却是中共中枢的权力斗争,并涉及一场未遂的政变。

  
周永康是拔出薄熙来这一颗萝卜带出来的泥,薄案爆发之日,即是周案肇端之时。一年多来,对「周薄政变」的传闻喧嚣,绘声绘影,有些情节如暗杀习近平,容或不可尽信,但从诸多事实迹证看来,其中周薄二人原欲使薄熙来晋身政治局常委的说法应属确凿,至于说更进一步想要取代习近平的地位,亦不无可能。也就是说,周薄二人提出的问题是:薄熙来能不能当政治局常委?为什麽总书记一定是习近平?这是一种「政变思维」。

  
江泽民接位是邓小平临六四事件之危所钦点,胡锦涛亦是邓小平隔代指定。习近平接事,却是中共第一次没有上层威权(邓小平)主导下的平辈接班竞合工程。其实,「政变思维」应是中共此种中枢权力交接体制下的必然产物,不发生在今日,也会发生在未来,只是未料首次「平辈接班竞合」就演出这种局面。

  
周薄二人的贪腐,是激发其「政变思维」的原因。薄案法庭揭发的贪腐与秽乱,只是冰山一角,已足骇人听闻;周永康则虽今始立案,但其集团分子已相继到案,有谓彼等贪污所得可达数千亿人民币,应非夸张,至于其他淫秽情事亦是不堪闻问。像周薄这样的大贪大腐,在权力团队交班之际,不免心惧自危,「夺权自保」遂成釜底抽薪之计。周公开力挺薄在重庆唱红打黑,及薄当庭供出「上级」(周永康)指示如何处理王立军案,从这些轨迹皆可看出周薄二人的政治关联。在中共现行体制下,要下台者对在台上者维持信任及安全感,并非易事,这应是「周薄政变」的动机。

  
因此,周薄二人的问题不仅在贪腐,而在他们对中枢权力领导班子的组成工程发动挑战。其间种种内幕,应当早已随王立军进入美国领事馆时告知美国方面,且应为中共中枢人物所共知;因而,习近平若不作收拾,他无论在政治现实及历史定位上都将难以自处。

  
于是,习近平虽以贪腐的名义来办周薄两案,但实际上也是要对这一场「周薄政变」作一收拾;如今,周案牵连到徐才厚、苏荣两名「副国级」及十馀名四川帮、石油帮的副省部级人员,更明显地是以打贪反腐之名,行政治整肃之实。至于其他几十名被打的老虎苍蝇,及惴惴不安的数万「裸官」,则主要是被用来布置一个肃杀的大气候。因而,就习近平而言,也不仅是在处置周薄二人的贪腐而已,他必须对「周薄政变」作一次大规模的政治清洗。

  
周薄二案的爆发,对中共政权的利害难论。若不是谷开来杀了海伍德,若不是王立军叛逃,则以周永康的全局实力,加上薄熙来唱红打黑的民粹声望,薄熙来欲晋身政治局常委,实为极有可能之事。倘係如此,就没有薄案,也没有周案,更没有这一场轰轰烈烈的打贪反腐运动,而习近平卧榻之旁则站着薄熙来及周永康。如是观之,周薄落网堪谓中共幸事。然而,如今习近平被迫对「正国级」的周永康开刀,打破了「刑不上常委」的禁忌,却也同时打破「入常无罪」在政治局常委平辈同僚之间的恐怖平衡。既然政治局常委也是「可囚可审可刑」的,则已降低了常委间的互信,更隐伏了「政治斗争司法化」进阶升级的潜因,为未来中枢政局稳定埋下了变数。

  
一切皆因没有法治所致,中共在宣布立案审查周永康后,同时宣告十月十八届四中全会将以「推进依法治国」为主要议程。周薄二人的行径,可谓无法无天;正因无法,所以无天。大贪巨腐至此令人瞠目的地步,可证法治对周薄等人的长期素行无可奈何;而周薄二人欲藉唱红打黑之势进入政治局常委,并觊觎中枢,亦因在国家及政党均无取得政权的民主法治依据。于是:一、既不是经民主程序产生政权,为什麽是你在台上,而我在台下?二、权力斗争的「政治问题」,是否永远只能以打贪反腐的「经济问题」来解决?三、倘係如此,如何能建立真正的法治,又如何能从体制上对应权力斗争?

  
周薄的问题不仅在贪腐,而在挑战中枢权力班子的组成,威胁到中枢政权的安稳。同理,习近平的课题,也不仅在打贪反腐,而在如何才能使中共走出「贪腐猖獗」及「如何决定谁在台上/谁在台下」的专政宿命难题。

  


  
习近平发威:我干掉了他 你们都别乱动 http://www.creaders.net 2014-08-01 07:13:04 法广 [10条评论,查看/发表评论]

  
中国半官方的香港中通社30日在其“北京观察”专栏引述消息人士披露,中纪委对周永康的调查已历时许久,而选在今年的北戴河会议之前公布蕴含深意,“有助于使北戴河会议排除干扰、集中讨论重要议题”。

  


  
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网30日也有类似的分析,指出支持周永康的元老们,可能以党的威信将被动摇、秩序将出现混乱为由,反对立案审查和公布处分周永康决定。习近平等现任领导人为先发制人,7月29日直接宣布对周立案审查。

  
香港明报亦引述消息来源指,一年一度的中央高层非正式会议北戴河会议将于日内召开,而习近平在北戴河会议前夕公开周永康案,就是要快刀斩乱麻,主导北戴河会议议题,避免对周案处理方式有异议的退休元老继续纠缠,有震慑兼“封口”之效。

  
报导引述消息指出,习近平等中央领导人已陆续前往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滨避暑胜地北戴河,当地的保安级别最近已提升。按惯例,退休和现任高层每年夏季聚集在此,边休假边举行非正式的北戴河会议。

  
明报指,今年北戴河会议的主题是10月召开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及内地经济问题,不过南方都市报则报导四中全会将以讨论“依法治国”为主题,至于周永康案的处理方式也是北戴河会议的议题之一。

  
报导指,虽然中共退休元老对调查周永康案已达成共识,但对是否公布对周的处分仍有歧见。但习近平25日结束南美外访返京后,仅隔了一个周末就决定于29日提前对外公布周案。消息称,这样一来,既封了退休元老对周案议论的口,亦起震慑作用,为下一波反贪腐扫清阻力。

  
北京的独立历史学者章立凡对明报表示,中央在北戴河会议召开前率先宣布周案,是先声夺人,造成既成事实,“让本来是一个需要争论的问题,但是提前宣布了,就可以提前封住一些人的口,使他们没有办法再说话”。他相信这不是一个妥协的结果,而是对决的结果。公布周案很有一种立威的意味﹕“我干掉了他,然后你们大家都别乱动。”

  
但章立凡认为,中共高层的权斗不会因周永康的落马而结束,有可能在四中全会之前会看到出人意料的情节也未可知。

  


  
大势评论 - 赵楚 战略学者

  
周永康与中国技术官僚政治的终结

  
07月30日(三)

  
在延宕几近两年之后,中共终于公布了对上一任党最高领导集体成员周永康的“违纪审查”决定。此前,通过各种有意和无意的方式,周的贪腐事迹与落网报道早已活灵活现地流传了中外。通过对他所属派系的低阶人物与家人等的贪腐报道,可以说,从新闻学角度而言,此事已经是一桩完全不值一提的旧闻。尽管如此,这一消息的正式公布还是在中国社会激起了巨大反响。

  
国际间对周的落幕如何进一步解读尚不可知,但周的落幕已经清楚揭示中国当代观察的意义是明显的:其一,自改革开放和林彪与四人帮审判后,刑不上常委的惯例已经作古;配合周案的宣传,一些官方消息背景的社交网络活跃人士早已点名到更高的层级人物,而官媒也频频宣示“打大老虎”运动不会停;其二,邓小平之后,随着最高领导人任期制的实现,欧美观察家关于中国执政党已能平稳进行权力交接的断言被证明失败。这两点可以说周永康给予人们最重要的中国学教训,对解读此案也具有前提性的意义。

  
说起周永康的沉浮,不得不说到20年来欧美中国研究界对后邓小平时期历任中国领导层最喜爱的术语:技术官僚。这一本借自欧美政治观察的术语用于中国曾被广爲接受,因爲,自江朱时代起迄今的中国上下执政者虽依然在中国特色旗帜下使用毛周意识形态话语,但他们本人大多成长于49年后的岁月,他们的红色权力身份其实是虚拟的和借喻性质的。这种借喻在传统帝王政治似的法统和道统中赋予他们自圆其说的政治正当性,但实际上,无论他们自己还是普通人民都知道,即使红色历史传承真的代表某种正当性,他们也并不比普通人民与这种传承更近,他们只是侥历史和现实之幸而作为权力的攫取者而已。

  
所以,他们需要借助不断提出的各级发展和建设目标以巩固自身权力的基础,因此,无论他们实际的政策作爲多么倒行逆施,经济民生、改革开放及不断刷新的疯狂自我宣传,这些都是不会放弃的,也是他们向社会、外部世界及国内无形的红色道统监护者阶级自我证明的必然选择。直言之,他们需要以代理人和经理者的身份实践所有者的权力,因此,无论社会、经济形态以及普遍的社会心理变化到何种程度,他们都不会、也不敢断然抛弃红色权力垄断的信条,因爲舍此他们将一无所有。通过薄案和周案等案例,人们可以轻易发现,他们本身对这些堂皇的红色信条丝毫也不相信。

  
因此,在任期制的背景下,所谓技术官僚的恐慌是显然的一方面。自苏东剧变起到茉莉花,汹涌的世界潮流,以及他们自身的全球知识告诉他们,他们所不得不高举的历史旗帜自身已失去正当性,称为时代之敌,而另一方面,正是这一他们自己也无法喜爱和信任的制度赋予其现代政治中难以想象的生杀予夺权力。在沉船上修船和驾驶,这是他们职业的真实写照,因此,为自己多抢救生圈就成爲最后的人生价值保险——这就是贪腐成爲普遍权力行爲模式的根本原因。薄如此,周如此,徐才厚如此,其实,被欧美观察家普遍看好的所谓技术官僚阶级普遍如此。

  
然而,无论按照现代权力制度的基本原则,还是按照执政党自身历史上宣扬的政治伦理,这些触目惊心的贪腐行爲都是触犯红线的。这种困境逼迫所谓技术官僚不得不在现有制度安排下对自身的派系和家族安全做安排,并为这种安排展开博弈和不择手段的竞争。这是考察中国当代最高权力交接班制度的出发点。

  
保持权力垄断,并在任期制背景下爲自己的派系争取更多的未来位置和话语权,这是后邓小平时代普遍采用的政治斗争模式。在此模式下,目前新接班团队的脆弱可想而知,无论军民两界,还是在利益丰腴的垄断寡头企业,又或者在纵横各条线上,当新人到来,前面两代的布建已经完成,而接班者自身甚至也是按照谁根基浅,谁实力基础弱来选择的。因此,新班底会借反腐作爲执政头等生死大事,这与宣传的那些意义不同,这件事关乎新班底能否获取最起码的实力地位和权威。

  
就社会和国际间而言,对贪腐开战无疑可以缓解30年来由于寡头化和日益加强的社会压制带来的绝望心理,部分赢得社会的信任和外间支持。在不断释放的狂欢节似的打老虎的新闻中,人们可以看到这种策略的鲜明运用。这与当年凯撒在罗马的斗兽场和演艺游行,以及文革中不断抛出的当权派游戏,都是一脉相承的。区别的是,今天中国的新领导班子由于缺乏根本的政治愿景和理论资源,他们只是在有限意义上模仿这些历史上的民粹主义巨头,而并不能真正抛弃现实的体制基础,进行新的社会政治动员。如以中共自身的历史做比附,可以说,由于现实的条件限制,只能做到的是以“四清运动”的模式进行模拟的文革,取法乎上,冀得其中,做不成毛,总要做到江朱胡温,这也是最高领导者在现行 体制下生存的必须。

  
毫无疑问,社会对所谓技术官僚政治的普遍憎恶是真实的。这种憎恶除了其思想与信仰上的虚假和伪善,更在于技术官僚统治的20馀年,正是政权借改革之名对社会进行史无前例搜刮的时期。在对未来的恐慌和对暴力的迷信中,这些所谓的虚拟红色掌权者对30年社会经济成果进行了疯狂的抢掠。这些专政下的庸碌之蛋比他们虚构的四大家族和其他资本主义坏蛋恶劣许多,从本次周案的情节看,他们连起码的商业才能也没有,他们唯一的生意就是把权力直接兑换成特定数额的金钱。在恬不知耻地把中国人民创造的经济成就盗贴上自身伟大英明的标签同时,他们加速把这些人民赖以生存、发展和梦想美好未来的资源敲骨吸髓地直接瓜分了。然后他们借用历史上的残暴手段,变本加厉地对任何对此持反对意见的人实行比军事占领者更凶残的镇压。

  
在这个意义上,公众对当局反腐的欢呼不难理解。这与其说是对反腐权力的政治信任,倒不如说是对所有权力中人与汝偕忘似的快意。这是一个绝望社会很可以想象的普遍激情。对薄王是这样,本次对周家及其派系的垮塌也是这样。这也是爲什么从薄到周,当局只能以经济的罪名向社会解释贪腐政客落马的原因。

  
人们早已在问:是什么样的制度栽培了这些巨贪妖魔?而既然这些结党爲私、败坏堕落和毫无才德的人可以窃居如此位置,执政党对社会应负怎样的政治和道德责任?归根结底,一个充满如此堕落和腐败政客的政党,怎么能继续自身英明、伟大、白璧无瑕和万世一系的自我神话?这些真实的问题暴露了从薄王到周案的真正意义局限。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配合这些大快人心的案件的,是一些有意被当局封杀的消息。在党的理论媒体和军方人物多次严厉咒骂社会的宪政、法治及民主诉求同时,除了各地自强拆到司法黑暗的例子不断,各地出现了30年来罕见规模的政治抓捕。对言论和媒体的压制力度空前,而文革中臭名昭着的那些政治口号与提法,各种腐朽的红色意识形态话语在公共讨论中借尸还魂,不断被各种官方背景的人士和机构有意释出。这一面严酷的现实表明,当局的反腐只是专政者自身权力逻辑的延伸而已。更直接说,今日遂行雷厉风行反腐的权力本身与被反腐者曾据以贪腐的权力其实是一回事,且更为严重,因为,反腐的目的不是开启新的社会变革,与民新约,而是要借贪官的臭名,甚至人头,重建被贪官败坏的权力垄断之网。

  
因此,可以展望的是,在贪腐败坏的技术官僚政治失败之后,中国迎来的很可能不是什么海清河晏的升平盛世,而是专政成色更足、更贪婪手狠及更加目中无人的政治时代,最起码,掌权,搞钱,不准人民乱说乱动,这些“改革”和“维稳”的基本路线是不会改变的。对此,中国的普通人民,以及关心中国的观察家必须予以注意。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4
    打破了改革开放以来维持了30多年的“刑不上常委”的政治默契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