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本社会 >> 2018
字体∶
山本太郎参议员:成为反映民众心声的政治家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8-08-02 16:25:25 阅读人次:77 回复数:0)

  

  
编者按:

  
2018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也是中日关系获得改善的再起航之年。在日本,自民党安倍政权与在野党攻防不断,通常国会在争吵声中落幕。日前,围绕着中日关系、历史认识、赌场法案、引进外劳等热门话题,日本自由党参议院议员山本太郎接受了《中文导报》专访,这位时年44岁的中生代政治家表达了自己的心声。

  
山本太郎,1974年11月生,兵库县宝冢市出身,原日本演员,艺能人。2012年竞选众议院议员,落选;2013年竞选参议院议员,初当选。山本太郎在政治上反对核电,反对提高消费税,主张财政为成长领域投资,主张安定雇佣为景气做贡献,目的是提高国民生活。山本太郎赞成中日友好,主张反省历史,作为反对党的中坚议员,在国会斗争中频频露面,成为有力的政治制衡力量。

  


  
记者:2018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李克强总理5月成功访日,中日关系再起航。您作为日本中生代政治家的一员,如何看待当前的中日关系?

  
山本太郎:当前的日中关系,正向着改善的方向发展,这是我的基本感受。日中关系一度陷入对立和紧张状态,某种意义上是日本国内问题的转嫁所至。之前的日本对华政策,以中国可能对日动手为假设前提,被政治利用来增加军备,使之正当化,再加上还有北朝鲜的核威胁等,宣传上更容易。当然,日本与中国、日本与北朝鲜之间并非没有紧张,却被日本国内的政治利用而扩大化了。

  
日本的国内政治在利用民族主义,这种手法在任何国家都是存在的。我认为,这种做法不加以改善,什么也改变不了。借用外在威胁来掩盖国内各种问题,这样的政治是不诚实的,与政治存在的本来意味也是相左的。

  
日本与中国之间发生很多事情,在中国会有误解日本的人,在日本也有敌视中国的人,如果正常地看,犹如同一个“町内会”里发生的矛盾。大家都是近邻,无论彼此有什么想法,只有妥善处理,此外没有其他方法,因为日中是不能搬家的邻国。当今的日中两国,在经贸领域的进出口方面联系紧密,不可或缺,日本在文化上曾经接受过中国的教诲,如今双方的交流也日益扩大繁盛,日中关系走上正常健康的发展轨道,对于亚洲全体来说都是正能量。

  
为此,如何缓解日中紧张关系,是迫在眉睫的重要课题。黄岩岛、南沙群岛、尖阁诸岛(钓鱼岛)等纠纷,已经发生并存在,如果不能相互对话,还能兵戎相见吗?特别是尖阁诸岛(钓鱼岛)问题,日中两国的前辈政治家给出了大智慧,主张搁置争议,留待后人解决。我们的世代尚无能力解决,除了继承先人的智慧以外别无选择。从安全保障角度来看,为了两国人民的幸福生活能持续下去,管控领土问题不发生纷争,应该是最低限度的选择。

  
记者:日本老一辈政治家多少还经历过战争,而40-50世代的政治家没有切身经历,对战争的认识是粗浅的。日本在战后出生的政治家持有什么样的历史认识,备受关注。您作为40世代的政治家,对此有何见解?

  
山本太郎:目前,日本政府公开提出了修正历史,这种政治气氛毫不隐晦。我认为讨论问题的大前提是,战争绝对不能再发生,在任何时代都一样。战争不能发生的理由是,为了取得胜利,双方会无所不用其极,最终惟以最残虐的方式才能取得胜利。迄今为止的战争莫不如此,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最终以美国投下最大杀伤力的核爆而终结,再往前追溯,日本军队在中国也实施了很多残虐的行为。尽管日本有人否认旧日本军在中国实行屠杀的极端说法,但事实上屠杀当然是存在的,这就是战争。双方在人数上可能存在不同的理解方式,但不能抹杀屠杀行为本身。所以,我们今天回顾历史,目的是不再发生战争。

  
为了构筑新的时代,我们必须承认过去,真挚地反省历史,最好的榜样就是德国。加害者必须不断地反省道歉,直到获得受害方的原谅,除此以外的任何姿态都是不能被允许的。在战后一直反省至今的德国,重新成为欧洲的核心存在,关键在于其真诚道歉与反省的姿态获得了信任和信赖。重新认识过去,把历史的真相如实传达给下一代,教育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记者:在日外国人超过250万,在日华人将近百万,日本更将开放引进外国劳动力。您认为日本应采取怎样的外国人政策,如何维护在日外国人的权利?

  
山本太郎:当前,日本的劳动者正在失去自己的权利。日本人工作繁重,劳动环境不佳,加班成为无偿服务,经常出现“过劳死”。与“台风”、“津波”一样,“过劳死”成为源发自日本的话语概念,这是日本的耻辱。根本问题在于,日本需要营造富有尊严的劳动环境、让劳动者可以向资方说话的环境,从头开始进行构造改革。

  
日本已经进入高龄少子化时代,这不是现在的问题,过去早就有预测了。日本战后出生的婴儿潮被称为“团块世代”,第二次婴儿潮(1971-1974年)发生在70年代初,第三次婴儿潮本该出现在2000年前后,但日本政府没有实施具体的促进政策,日本出现了“失去的一代”。日本通缩20多年,社会少子化加速,直接导致劳动力减少,这是重大的政治失败。日本的一系列政策,都在为政治失败付出代价。

  
日本一直通过技能实习制度引进外国劳动力,外国人劳动者在日本是什么状况呢?名义上是研习日本的技术,事实上呢,超低工资、超时劳动、护照统一管理、禁止对外交往、生活环境狭小,等等,使得外国实习生犹如奴隶般工作,对日本留下恶劣印象,厌恶日本的人增多。可见,技能实习制度没有发挥好的作用,对日本和实习生都带来了伤害。

  
我认为,日本作为国家的存在方式如果不做根本性改变,日本这个国家的存续将是困难的,即使国家的形式存在,国家的实质也不能发挥作用。日本首先要对国内劳动者给予“人”的待遇,在此基础上再谈外国人劳动者应有的权利。如果没有实现构造改革,没有完善应有的劳动环境,就肆意引进外国劳动者,是不行的。

  
另一方面,居住在日本的外国人同日本人一样纳税,有的几代人生活在日本,有一世、二世、三世,有关他们获得地方参政权的议论应该有所进展。在日中国人增加很快,拥有民族意识,尽管进军国政的门槛很高,但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开始讨论,给予满足一定条件的外国人以地方参政权。他们应该对居住地的地域问题拥有表达权,这是回避不了的课题。日本在民主党执政时代对此有过讨论,但有民族主义倾向的保守政党上台后,推进这个话题就比较困难了。

  
记者:日本国会通过了“赌场建设法案”,您在反对党议员阵营中站在前列。请谈谈赌场将给日本经济和社会带来什么?

  
山本太郎:经济政策的重要一环,落脚在博彩业上,可以说这个国家快完了。作为国家政策,如果要靠赌博来拉动经济,这个国家的未来难以期待。日本有许多国家承认的博彩项目,俗称“公营竞技”,如竞马、竞轮、竞艇等,其中一部分收益用于社会公共事业,展现了一定公益性。但赌场法案的公益性没有保证,对于日本国民的个人金融资产和访日游客的资金更是一个威胁。

  
在日本建设赌场的合理性如何,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本届国会只给了参议院区区20小时的审议时间,是不严肃的,也是不负责任的。另外还有300多项关联项目,具体内容未定,都被延后了,执政党只在形式上让“赌场法案”率先通过,这在程序上是混乱的,也是根本错误的。

  
作为国会参考人,已经有专家指出,包括赌场在内的IR综合度假设施,内部吃喝玩乐和住宿消费等一应俱全,长期来看会导致赌场所在地周边产业发生衰退,未必有利于振兴地域经济。赌场的存在,将花光访日游客的钱,也会产生“赌博依存症”问题。日本的扒金库就是前车之鉴。

  
日本全国的扒金库店超过1万家,接近全国警察署的数字。那些交通便利、充满了声光电色等感官刺激的赌博场所让人上瘾,容易产生“赌博依存症”之类的病症。在日本,原有的扒金库依存症问题还没有解决,政府又声称要采取措施来对应赌场依存症,完全是自欺欺人、本末倒置之举,事实上政府对此听之任之,是放弃了。

  
记者:您在从政前,曾是一位知名演员、艺能人。您觉得演员和政治家的相同点和不同点在哪里?

  
山本太郎:诚然。我想,相同之处是都需要想象力。演员被赋予的角色是什么样的人,需要阅读剧本,了解角色的世界观,更需要展开想象的世界;搞政治也一样,有很多需要想象的部分。你提出一个政策,实施结果如何、对民众生活有何影响,都离不开想象力。面对一个新法案,政府只会说正面的效果,但议员应进行危险预测、防患未然,并提出对策。

  
政治家的想象力,有与身俱来的部分,当然也需要训练。政治家的说服力很重要,应该从市民最容易感受、最关心、最贴身的问题切入,给他们一个容易想象的愿景,才能达成沟通说服的作用。

  
最大的不同是收入之差。以前从事艺能活动,演戏,出镜,上电视,都是有收入的工作;从政以后,收入只有以前的一半到四分之一,议员工资都用于政治活动,这方面的差别很大。

  
记者:请山本议员对《中文导报》读者、在日华人和外国人说一句话。

  
山本太郎:在这个国家生活、工作、纳税的人们,他们的声音应该在政治上反映出来,我愿意成为推动这一切的政治家。

  
中文导报 第1202期 2018.8.9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8
    戈恩被捕事件背后隐现美国人身影? 
    日本给出未来五年接受外国人劳动力上限 
    日本破天荒对外资开放中小企业数据库 
    国庆长假访日 中国客成消费重要支撑 
    安倍若成功三任自民党总裁影响几何 
    山本太郎参议员:成为反映民众心声的政治家 
    日本国会通过赌场建设法 最早2023年开始运营 
    从跪着生到站着死:亚洲蓝武士勇战欧洲红魔 虽败犹荣创造历史 
    百岁中曾根康弘贵为日本政治活化石 
    日本油腻中年男跨不过性骚扰的坎? 
    6000日元入场费能挡住日本人进出赌场吗 
    正式接受外国农民 日本三特区率先开闸 
    北京奥运会捧出五色福娃 
    解禁翻译导游给旅行社帮了大忙 
    日本面临70岁后领取养老金时代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