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集林 >> 2014
字体∶
袁 岳:我们站在崛起中的新经济版块上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4-04-21 18:22:55 阅读人次:456 回复数:0)

  


  
编者按: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创业管理服务机构“飞马旅”发起人袁岳,4月13日起带领“飞马学堂日本游学团”访问考察日本。在株式会社三明国际的策划和安排下,本次以“精益服务和智慧化管理”为主题的日本游学满载而归。4月16日,袁岳在东京接受《中文导报》专访,就新经济和新服务业的发展阐述了自己的见解。

  
中国的服务业正在发生革命性改观,依靠的是新兴创业者群体。袁岳把这种转变概括为三句话:

  
一、以崭新的模式满足新一代中国人为主的服务需要。新一代年轻人从小生活条件较好,习惯了被服务,也习惯了采购服务。无论是在生活中作为一个自然人,还是创业后作为一个经理人,他都更愿意去外包采购,而这个外包和采购决定了服务业规模的巨大。由于他们从小生活条件较好,他们的审美眼光和生活讲究都比较高,对服务业的品质提出了要求。所以这种新需要,不是由来老一代,也不是由国有企业为主题的传统就服务业能够满足的,必须由更加敏锐、更加快速、更加时尚、更加精致的新一代服务业创业来完成。所以我们推动的重点在于新服务业的创业者。

  
二、互联网扮演了服务业发展的重要推动力,也是服务形态变革的关键。一方面,中国人学习做什么服务业,怎么做服务业,可以通过互联网看全世界是怎么干的,即使没有去访问,也可以了解这些国家的很多模式、做法和动态;另一方面,这些年轻人不像过去那样是勤奋、吃苦出身的,他们是靠更多的信息、更多的见识、更多的利用互联网、电脑和手机,是玩大的一代,所以他们更擅长利用互联网,是基于互联网的创业者。新一代的创业企业,无论是在美国上市、在香港上市,或在国内拿到风险投资,互联网创业占到了三分之二。所以我们更看重基于互联网的新服务业。

  
三、服务业的发展本身改造了制造业。过去我们认为制造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再去发展服务业,是作为两块来看的,实际上不是,这是一块。将来的产品,无论是手机还是生活中的食品,人们不会讲这个东西好不好,也没有功夫去搞清楚好不好,他希望这个制造品存在于更好的服务流中,能够在一个服务的价值链中提供给我们。比如小米,到底是服务业,还是制造业?其实小米本身不从事生产的,能生产小米手机的公司在中国至少有200家,但是怎么设计,把它定位成什么,就没那么简单。小米手机实际上是一个社交娱乐工具,以互联网社交服务为核心,小米所提供的设计和销售,带动了小米这类手机的制造。制造是在整个服务流中的,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你单向把制造做得很完美很有名已经没戏了,必须在设计服务和营销服务的服务流中,这些制造品才会被卖出去。

  
从以上三个角度来看,我们现在推动的服务业,其标杆不是跟当年日本差不多经济水平时候的标准。比如,现在中国经济的相当于日本1980年的人均GDP水平,但是今天我们发展服务业并不以1980年的日本为基准。尽管那时候的服务业对今天仍然有启发,比如根据人们新的需求去设计,当时诞生了无印良品、Hello kitty等,但是今天因为有互联网、因为中国有庞大的独生子女群体,这些因素超越了日本在那个时候面临的机会和挑战,带动中国的服务业发展直接跳过了那个时代。今天中国服务业创业的上市公司,无论是做B2B服务还是做互联网服务,都直接跟现在美国的很多概念差不多,是直接把当代服务业概念结合到中国本地的需求,纯粹从市场本身来看,甚至比美国的市场成长空间还大。比如我们的微信,用户达到5.7亿,而美国的whatchat是4亿多,微信做一年半,就超过了whatchat近五年的发展。当然,今天中国绝大部分的服务模式并不是独创的,是从世界上广泛收集他人的服务模式,然后结合中国本地的市场潜力进行组合,并在这个过程中再修改。如果说中国人过去是模仿国外的制造品,那么今天的中国进入了新时代,模仿国外的服务模式——这就是我为什么特别重视把飞马旅的创业者“飞马新驹”带到欧洲、台湾、日本等地,接下来还要去美国等,每隔四、五个月就会出来看看,一边学习,一边讨论,促进成长,因为我们掌握了模式,就掌握了快速前进的阶梯。

  
这次来日本的都是新型服务业创业的年轻人,来到日本后很受启发。从日本来看,日本制造业向中国的转移实际上是很充分的,但日本服务业在中国市场上开拓与合作的空间还很大。优衣库在中国发展不错,无印良品最近有所改观,但象Hello Kitty在中国基本上没有打开市场,大部分的日本服务业在中国市场上都没有打开局面,比较谨慎。国际服务业在中国最强大的是美国,从酒店、通信、银行、零售,到互联网,美国的渗透性是最高的,其次是法国。从国际上看,周边的香港服务业在中国发展得比较充分,新加坡也可以,台湾的业者做得比较保守一些,但台湾在大陆做成了一些非常好的上市公司。

  
中国人现在开始讲究,希望获得精益服务和精致生活。昨天有日本教授就为我们讲解了精益服务。人们开始讲究了,而讲究能产生效益了。以前太讲究、商品太贵,没人买,现在不同了。日本人做讲究的东西、提供讲究的服务,做得很不错。日本的怀石料理,现在中国的五星级高端酒店里做得不错,但定位需要调整,比如,Catier、LV包开在那里,你就开在那里,这样就对了。可以从商务旅行人士转向针对“土豪”的消费,甚至可以在中国做成自己的会所形消费,发展空间就很大。

  
另外,日本服务业进入中国会有一些担心,但可以考虑进行相对集中发展。建议集中在某一个地方,在战略布局上按照五、六年的时间跨度来考虑。在新兴的互联网服务方面,日本的移动互联做得很好。中国目前的移动互联网模式主要是美国的,但中国的市场需求多元化,不同的模式都会有空间和机会。在中国,提供精致服务应该分阶段性推进,可以从办学校、培养人才开始。

  
现在,在中国做一般的生活广场和商业广场已经没有机会,商业房地产太多了。服务企业可以做青年中心,整体上针对年轻人的消费需求。中国的开发商做得不够,老是对年轻人消费没有信心,总觉得他们的妈妈比他们更强。日本的Hello Kitty那一代起来,就是针对当时的年轻人,抓住了年轻人。如今,相比于纯粹卖东西,一定要把各种有趣的玩法提供给年轻人,比如可以把涩谷整个街区的做法搬到中国。阿里巴巴的线下商城就是线下体验店的集中区。日本人在Cosplay、动漫玩法、做可爱的东西方面有优势。

  
今后三、五年,服务业市场的成长会特别快。中国经济的增速在放缓,传统部分如基建、钢铁、水泥等一定是不好的,但是电子商务很好,生活消费很好,说明经济原来依赖的部分衰退了,但新服务部分在成长,我们看到资本支持的都是互联网经济。在就业中也表现得很明显,传统行业的就业下降了,但是服务行业的就业是上升的。人员流动过快,正说明有地方可流。比如做电商,做连锁,稍微能干一点,人就留不住,人才急需啊。大学按照传统思路培养传统人才,当然找工作难,如果是按照新思路培养的互联网公司的职业经理人,绝对抢手得很。经济里面是有不同版块的,我们正站在崛起中的新经济一边,我们感到欣欣向荣,如果你站在传统经济一边,你当然就感觉到日薄西山了。

  


  
前几年,我们提倡搞文化创意。但中国过去的文化创意没有表现在日常生活用品上,而是局限在文创园区里的个人设计工作室。我们把文化创意从园区中提炼出来,形成“新生活方式集成店”,受到欢迎。另外,情趣用品最近市场大爆发,一批80后、90后创业者,如“春水堂”、“大象套套”、“泡否科技”等新崛起,都名正言顺地宣传情趣,宣传高品质的性生活,他们都拿到了风投。过去一个小小的点,现在被放大,有很多人关注,很多人研发。所以,新服务的本质就是把生活中的小事变成一个产业,比如服务化的新家电就是把生活中的每件事都家电化,这个日本人做得很充分。中国有很多小品牌,在电商上把“卖”与“做”联系在一起,把生活中每个点里面的需要都放大,形成产业链,从中诞生品牌,产生巨头。

  
中文导报 第996期 2014.4.24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4
    程 波:旅日演出家程波获 “外务大臣表彰” 
    袁 岳:互联网动力牵引中国服务业 
    严 俊:荣膺“社会贡献者表彰赏” 
    关乃平:倾情捧出“写给世界的诗” 
    田英章:中国楷书网访日以书会友 
    李云迪:“王者幻想”日本巡演一路诗意一路爱 
    杨小平:正大集团如何入股伊藤忠商事 
    万伯翱:我是怎样成为一名作家的 
    熊 峰:书法跨越国界走进美国主流 
    严 浩:追求自立和自律的商道 
    牛子华:走在艺术朝圣的道路上(组图) 
    祝遂之:西泠名家书画展播芳日本 
    杨丽萍:“孔雀”盛宴感动日本(组图) 
    韩天衡:美术馆开门揖客欢迎在日华: 
    郑剑豪:剑豪集团收购宝洁亚洲总部大厦 
    袁 岳:我们站在崛起中的新经济版块上 
    罗怡文:结合中国市场日企会有再生机会 
    刘洪友:中国南京艺术学院日本开校在即 
    刘洪友:在日书道教育25年桃李天下 
    莫邦富:日经中文网推出“莫邦富的日本管窺” 
    何家英: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