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集林 >> 2013
字体∶
周玮生:日本的蓝天是怎样“炼”成的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3-01-21 21:05:39 阅读人次:845 回复数:0)

  分享按钮 周玮生谈日本的蓝天是怎样“炼”成的 2013-01-21 20:03:55 编辑 删除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2013年新年伊始,中国各地就笼罩在浓郁的雾霾天气中,尤以北京为甚。中国快速增长的经济与恶劣的空气质量互为表里,印证着“这是一个最充满希望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值得忧患的时代”。

  
与中国一衣带水的日本,尽管在年后也少不了雨雪纷飞,但澄澈的空气和湛蓝的天空总是让人安心。回想日本在经济高速增长年代,环境问题也是非常扰人的。那么,如今日本的蓝天是怎样养成的呢?对此,立命馆大学政策科学部教授、可持续发展学研究中心首任主任、立命馆孔子学院名誉院长,知名能源环境问题专家周玮生接受《中文导报》专访,给出了解读。

  
周玮生介绍说,日本在上个世纪60年代的经济高速增长时期,也经历过“天空是红色的、海水是黄色的”时期,有历史照片为证。

  
当年在北九州、大阪等重工业地带集中了化工厂、发电厂、炼钢厂等,污染气体大量排放恶化了环境。那时,许多人都认为这是经济发展社会欣欣向荣的象征,而不是环境污染。后来社会开始重视环境问题,市民频繁举行反污染抗议游行,促使政府在整治污染、保护环境方面有所行动。从1970年代开始,日本的中央和地方自治体政府、研究机构、企业、市民社会携手合作,对环境展开综合治理,仅用十年时间就见成效了。

  
周玮生指出,日本的环境整治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一、在政策方面,推行低硫政策。调整能源结构,尽量使用清洁能源,比如大量使用低硫煤炭、石油,以及含硫量为零的天然气,从排放源上减少污染;二、在技术方面,导入脱硫装置。无论是针对发电厂等固定发生源,还是针对汽车排放等移动发生源,都制定严格技术标准,强制导入脱硫,脱硝装置,在排放环节上实施环保措施;三、在物理手法上,把烟囱建高。利用日本周边都是大海的地理环境和海洋性气候特性,让污染气体尽快往周边海洋发散掉;四、在能效方面,展开系统节能。日本的单个项目能耗与中国的差距不是很大,但把制作过程、中间环节等整体流程加在一起,日本的系统能耗为世界最低,远不是中国可以比拟的。比如单项能耗,中国可能是日本的1.5倍,但整体性的系统能耗,中国可能达到日本的4-5倍,甚至更多。如下图所示,日本从1970年开始大量导入脱硫装置,直到90年代末还在装,但在80年代已见成效,空气的污染浓度大幅降低。日本从红天黄水回复到蓝天碧水,走过了弯路,付出了沉重代价,也积累了宝贵经验。可见,中日在环保节能领域的合作空间很大。然而,遗憾的是,日本走过的弯路,中国正在走,令人担忧。

  
北京的污染问题由来已久,首先是汽车尾气的排放量大、污染物重;其次是重污染企业虽然搬到了郊外,但北京四面环山,污染气体扩散后不易发散;其三,中国人的家庭厨房和饭店酒店等油烟排放量大、黏度高、发散难;其四,大陆性气候与海洋性气候比较,更不容易处理悬浮物污染等。所以,北京乃至整个中国发生长时期的雾霾,是气候与污染物的综合原因所致,需要综合治理才行。周玮生说:“治理环境没有什么神奇的做法,用数学公式都可以描述出污染物质的来源和如何减少污染物,关键是要下定决心控制污染源,但中国没有彻底去做。治理中国环境污染的根本办法在于老老实实,彻彻底底地控制污染源。”

  
现在周教授领导的研究团队正在为北京作为世界城市目标,从空间(地上,地下),时间(短期,长期)和对策(单项对策和综合对策)着手规划设计环境治理方案供中国参考。

  
多年来,周玮生教授在国内外多个场合呼吁:在气候变化和公害问题上,中国应该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充分利用后发者利益,而不能重复别人的弯路。他表示,中国未来可持续发展进程中,面临五大潜在内患,即腐败问题、贫富差距问题、民族问题、生态破坏问题、资源瓶颈问题;也面临两大潜在外患,即外来纷争和大规模气候变化。中国需要治理生态和环境问题,如沙漠化、冰川缩小、黄河干涸、长江洪水等,已经刻不容缓了——这也是实现两个百年,建设“美丽中国”的本意。周玮生提出建言报告呼吁中国改革分三步走战略。过去30年,中国建立经济特区,实施经济体制改革,实现了“效率发展”。这是第1步;现在应建立政策特区(或叫行政特区),进入行政体制改革,让中国行政体制与世界接轨,以解决中国面临的腐败,公正,教育,福利等社会问题,以实现中国的“公平发展”。这是第2步;未来不可回避政治体制改革,建立符合中国的政体与国体,以实现中国的“永续发展”。

  
作为环境问题专家,周玮生也提出了石棉的公害问题。目前,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石棉使用国,石棉被广泛使用在建筑材料、汽车刹车片等众多领域。由于石棉粉尘吸入肺部会造成严重危害,且潜伏期长达30年,因此这可能成为中国未来将要承担的最大公害问题。目前,美国早已全面禁止使用石棉,企业曾经赔偿到倒闭;日本也已禁止使用石棉,企业也为此做出大量赔偿;加拿大生产石棉,但自己不使用,只卖给中国。周玮生呼吁: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将石棉问题划为职业病,而不是公害,今后肯定后悔。

  
中文导报 935期 2013.1.24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3
    莫邦富:认清中国这条大河的主流 
    晋 鸥:收藏不只是个人的事 
    严 俊:获红绶褒章天皇会见首相招待 
    黄教奇:华人篆刻家模刻400年前家康巨印 
    刘洪友:旅日书法家名列“金陵十家” 
    丹羽宇一郎建议中日“中断”领土争议 
    熊 峰:个人书展穿越时空对话经典 
    陈建忠:南极探险独与天地精神往来 
    颜 安:站在巨人肩膀上开创新局面 
    马骁绘画世家:讴歌天地自然人 
    张 晶:“大地”油画展加深中日理解 
    石原信雄:协调意见实现友好是政府责任 
    翁永飙:“金山软件”日本开拓之路 
    茅原郁生:中国增强军力拓展战略国境 
    茅于轼:把温良恭俭让引入国际关系 
    林全南:中国梦是海外华侨华人共同的梦 
    关乃平:“海上丝路”画展从泉州起航 
    林全南:把旅日侨声带到全国政协 
    樊锦诗:畅谈敦煌研究院的对日合作 
    周玮生:日本的蓝天是怎样“炼”成的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