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集林 >> 2010
字体∶
河合弘之:中国归国者最忠实的朋友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0-02-11 14:55:58 阅读人次:1369 回复数:0)

  

  
日本著名律师、さくら共同法律事务所创始人河合弘之,被称为中国归国残留遗孤的恩人、最忠实的朋友。河合大律师在1981年12月22日看到新闻报道,决心以法律手段帮助归国残孤徐明重获日本国籍,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近30年来,河合弘之关心、帮助、守护中国归国者如一日。迄今为止,由河合先生和さくら共同法律事务所经手提出的归国遗孤重获日本国籍申请多达1328件,其中有1209人获得日本国籍。这些归国者虽然离开了中国故乡,却在日本祖国获得了安定的身份,这为他们进一步挣取生活权利创造了条件。

  
七年前,在河合弘之等法律界人士和社会团体的支持下,中国归国残留遗孤于2002年12月发起了全国性的国家赔偿诉讼。来自全日本的2212名中国归国者为了获得社会尊严和安定生活,在15个地方裁判所相继起诉,形成了声势浩大的残孤诉讼运动。在做出判决的8个地裁的判决结果中,残孤原告团虽然1胜7败,但他们的苦难命运和生活遭遇获得了世间的同情。在河合律师等人的策划下,残孤原告团最终与国家达成和解,诉讼运动由法庭斗争转向政治解决。2008年3月,日本政府实施“中国残留邦人新支援措施”,归国遗孤终于获得了安定而有尊严的老后生活。在长达6年的漫长诉讼过程中,河合弘之堪称残孤原告团的精神支柱和智慧源泉,功不可没。河合先生表示:中国残留遗孤归国后,一直受到社会各方的帮助,而全国诉讼运动,则是归国者们通过自己的努力,显示了团结的力量,最终获得了应有的权利,我为他们感到高兴。

  
河合弘之大律师,1944年4月18日出生于中国长春,父亲是旧满州电力公司的干部。1945年8月日本败战后,年仅一岁的弟弟因营养不良而死去,父母带着两个姐姐和不到2岁的河合弘之赶到葫芦岛,于1946年登船回国。河合先生回顾说:“如果再晚几天,我也可能死掉,跟着弟弟一起去了。”与留在中国的残留孤儿们是同一世代,却遭遇了不同的命运,这成为河合律师关注和帮忙残孤事业的一个内在原因。

  
1981年12月22日,河合弘之在《朝日新闻》上看到报道,归国遗孤徐明因为认领的日本人父亲经血液鉴定而被否认亲缘关系,无法获得日本的在留资格。当时,《朝日新闻》记者菅原幸助、志愿者郡司彦、千野诚治等人组成了“徐明支援会”,徐明的悲剧性身世引起广泛社会同情。河合弘之以此为契机,于1982年1月29日向东京家庭裁判所提出了让徐明“就籍”申请,由此拉开了为归国孤儿争取国籍的浩大运动的序幕。当年5月31日,东京家裁判定徐明重获国籍,她成为归国孤儿中第一位日本国籍取得者。徐明的日本名字叫池田澄江,后来成为残孤原告团团长,成长为归国者的代表。在徐明事件完成判例之后,河合律师打通了归国遗孤取得国籍的法律通道。此后,有大批归国者在河合律师的帮助下取得国籍,开始在祖国日本安定下来,开始了第二人生。

  
在日本泡沫经济时代,归国孤儿虽然拿低工资,干脏累差的活,至少还能维持生活。但泡沫经济崩溃后,语言能力差、社会关系弱的归国者首当其冲成为被下岗对象。超过80%的孤儿被迫靠国家的“生活保护”过活,生活极端不安定,更失去了面向老后和未来的生活希望。为此,中国归国者们团结奋起,发起了对国家的赔偿诉讼。河合弘之律师在斗争方向和诉讼策略上引导了这场运动。他一方面鼓励20多年来帮助他完成遗孤国籍取得事业的池田澄江勇敢地站出来成为第一号原告,成为残孤原告团的代表;另一方面也审时度势,从法庭斗争和政治解决两方面入手,最终引导残孤原告团在适当的时候、以适当的方式,争取到了最大限度的合理化利益。就在新援助措施出台半年后,雷曼兄弟证券倒闭,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相关人士都表示,如果再拖半年,在社会大危机中,残孤问题可能被边缘化,得出结果可能遥遥无期。河合弘之的经验和智慧,在这场诉讼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河合弘之对归国者充满了感情,也是有大局观的人。他认为,归国遗孤通过诉讼运动团结起来,形成了互帮互助的自主力量,这股力量不能因为诉讼结束而解散。为此,他提议帮助残孤们申请成立了“NPO法人中国归国者•日中友好会”。河合律师还帮助NPO法人找到了日常活动的常设会馆,动员遗孤们自己动手,在短期内建成了“中国归国者之家”。

  
河合律师谈到自己关注、守护归国遗孤事业的原因时表示:日本国家片面强调爱国心,但政府对自己的国民不关心,不认真对待,残留孤儿的存在就是证明。出于对日本国家政策的不满和愤怒,我全身心投入支持和帮助归国者的事业,目的是让他们与普通日本国民一样获得社会尊严和安定生活。归国遗孤常说“中国是故乡、日本是祖国”,我对他们充满信心,希望他们作为日中之间的一个特殊存在,能为日中理解架设友好之桥。

  
据池田澄江介绍,河合弘之是中国归国者最忠实的朋友。他心胸宽广,有同情心,充满智慧和行动力。在关照了第一代残孤之后,他又在关心残孤二世、三世与日本社会融合的问题,同时也在关注菲律宾的日系人、俄罗斯沙哈林地区日系人的归国问题。河合律师己年届65岁,但他依然精力充沛地活跃在各种场合,尤其受到中国归国者的欢迎和爱戴。

  
中文导报794期 2010。2。11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0
    间宫忠敏:中国人访日游成长空间巨大 
    关志雄:人民币政策运作管理重于浮动 
    王子江:创作电视主题画方兴未艾 
    陈 敏:2010日本巡演感动落幕 
    夏德仁:求贤若渴欢迎海归创业就业 
    颜 安:推动李玉刚、黄豆豆来日公演 
    罗怡文:没有国际化就没有企业再生 
    耿 忠:推动中日电影交流获贡献奖 
    关志雄:人民币汇率松动何以影响中日经济 
    冯学敏:“西部文化之旅”摄影展助阵世博 
    圆顺子:建立吸引外国人的综合配套政策 
    刘洪友:和平友好樱花园举办首届中日赏樱会 
    高欲生:听琴是缘 饮茶是福 
    张 栩:夺“棋圣”达成七冠王伟业  
    关志雄:解析中国GDP赶超日本的真实内涵 
    王传峰:用作品传递春天的信息  
    河合弘之:中国归国者最忠实的朋友  
    佐佐木芳邦:从坚定的革命家到沉稳的野村人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