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间物语 >> 2013
字体∶
印学宝典《西泠八家印存》在日失踪成迷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3-05-14 12:46:37 阅读人次:550 回复数:0)

  


  
中国印学宝典、存世仅此一册,具有突出艺术价值、历史价值、版本价值的孤本原稿《西泠八家印存》,和丁敬刻两面印一方。在2011年9月被日展会员、全日本篆刻联盟副会长内藤富卿遗失,在日本离奇失踪、迄今莫知所终。事件发生以后,尽管印存原持有人,在日华人丁如霞与内藤富卿进行了多次交涉,并提起诉讼,但这一事件至今没有得出结果。

  
丁如霞女士日前接受《中文导报》专访时表示:《西泠八家印存》是家藏孤本,其价值难以估算,如果真正遗失,不仅是百年丁氏家藏的遗憾,更是印学界和西泠印社的重大损失。鉴于印存孤本的艺术价值和文物价值远在数千万日元以上,但内藤本人坚持只赔偿200万日元,两者相距甚远。该事件得不到圆满解决,可能留为中日文化交流史上一大污点,影响到中国艺术界对日本的信赖,也会影响到今后的中日文化交流。

  
一、印学宝典

  
《西泠八家印存》由丁如霞的祖父、西泠印社创建人之一的丁仁编撰,成册于1938年。丁仁去世之后50余年,印存一直由丁仁小女儿,也就是丁如霞的叔母收藏。2000年,叔母去世,丁如霞整理遗物时发现了印存,这本珍贵的印学宝典才得以重现人世。

  
据丁如霞介绍,祖父丁仁(号鹤庐,字辅之)是西泠印社的四位创社人之一。从丁仁的祖父丁申(号竹舟),叔祖丁丙(号松生)开始收集了西泠四家印章,到丁仁父亲丁立诚(号修甫)继续扩大收集到六家印章,再到丁仁收集到八家印章,是丁家祖上三代人耗时百年、用了毕生的精力和心血收集珍藏了西泠八家的600多方印章。

  
抗日战争爆发,人在上海中华书局工作的丁仁听到日军即将入杭的消息,急令次子政平连夜赶回杭州老家,从丁家老宅的藏书楼“八千卷楼”中抢救出了最珍贵的西泠八家印章五百余方。此后,“八千卷楼” 被日军焚烧而尽。

  
丁仁悲愤之极,产生了制作印存以传世的想法。他把儿子抢救出的西泠八家印章精拓成册,用蝇头小楷共9294字记述了每方印章的详细来历、篆刻家的生平和艺术成就等等。为了便于保存和展读,“印存”采用书画册页的经折式结构,正反前后两册组成。封面是书画收藏大家葛昌楹题写的书签,扉页是著名书画家高时显的书序,最后附有丁仁本人用商卜文写的跋和译文,仅是3位名家的手稿真迹汇于一书就价值无比。1938年,作为西泠印学的最后记录,《西泠八家印存》孤本传世。

  
《西泠八家印存》共收集印章641方,汇集了丁家世代收集的中国篆刻印学的精华,是丁仁晚年对中国印学的总结,也成为他的代表作之一。不同于一般印谱,印存不用印刷工艺,手写说明文近1万字,还有册页上剪贴印章钤片的装帧,在中国篆刻史实属罕见。举世孤本,为后人留下了考证西泠八家的珍贵资料,被誉为篆刻印学中的圣经。

  
2003年在西泠印社创立100周年之际,丁仁的孙女、旅日华人丁如霞首次将这本饱经风霜的“印存”公布于众。西泠印社文物保管部邓京主任曾专题撰稿,在2006年3月中国文物出版社发行的“书法丛刊”中发表,全面阐述了“印存”的历史和文化价值;2009年6月,中国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栏目5集专题片《西泠印社百年之谜》也对此进行过具体介绍。日本的杂志书刊更有多次专篇报道。

  
二、离奇失踪

  
为了推广西泠印学、促进中日文化交流,《西泠八家印存》原稿三次在日展出。2008年春,丁如霞在日本大东文化大学就丁家历史作了专题演讲,隆重推出了孤本“印存”。同年夏天,由中国大使馆和西泠印社做后援,在东京上野森美术馆举行了“丁鹤庐书画展”,“印存”公开亮相展览。2010年,在大阪市立美术馆举行的“日本篆刻展——丁家秘藏丁仁书画篆刻”,也特别展出过。

  
在中日邦交40周年的2012年,日本放送协会NHK原准备在“中日文化交流一脉相传”的大型系列专题片中,对《西泠八家印存》的来龙去脉进行报道,可是出于意想不到的原因,印存的孤本原稿已经无迹可寻了。

  
事出2011年8月5日,日本书道篆刻界名人、日展会员、全日本篆刻联盟副会长、西泠印社名誉会员内藤富卿为举办“鉴古印社篆刻展西泠前四家书画展”,向丁如霞提出借用《西泠八家印存》的要求。出于对日本书道界的信任和推广西泠艺术的愿望,丁如霞把八家印存和西泠八家之一的丁敬的一方两面印无偿借给了内藤。展览会期为8月15日-21日,结束后一直未还。9月5日,丁如霞在一个古董拍卖会上见到了内藤富卿,催其归还印存等借品,内藤答应9月10日去埼玉县浦和上课时顺路带给住在川口的丁如霞。10日下午3时,丁如霞如约到川口车站,等了15分钟,始终没有内藤的联系。丁如霞觉得奇怪,给内藤打了电话。没想到内藤竟然在电话里告诉丁如霞,物品丢了。

  
据内藤富卿称,他当天把原装在黄杨木书盒内的印存和印章一起放在一个白色的纸袋里,带到浦和ROYAL PINES HOTEL的“读卖文化中心”去上课。下课后,他带着纸袋进了教室旁边的厕所,把纸袋放在便池上面的架子上。用完厕所后匆匆离去,走到车站要给丁如霞打电话时发现手上没拿纸袋,赶回酒店厕所,放着的纸袋不见踪影了。

  
内藤随后到车站前的警察所做了失物申报,仅是填写遗失单。丁如霞赶到现场后,向警察讲述了失物的贵重,警察才和他们两人一起去现场了解,却没有结果。内藤希望丁如霞再等几天,看看失物会不会被送到酒店前台或是警察所,这在日本也是经常有的事。但是等候了三天没有内藤的一丝消息,丁如霞感到担心,打电话给内藤要求面谈,提出在所借物品归还前须要有抵押物。内藤先是拿出其他人的印刷品印谱做抵押品,丁如霞不接受,则内藤提出以赔赏200万日币了结此事。丁如霞感觉到内藤根本没有诚意解决此事,案发的近1年后,向法庭提出了起诉。

  
三、诉讼焦点

  
怀抱着促进中日文化交流的愿望,丁如霞一直都无偿提供《西泠八家印存》用于展览,但这次蹊跷的遗失事件导致损失惨重,也使得赔偿问题浮出水面。

  
表面上,内藤富卿本人表示承担责任,愿意为遗失物品提供替代品,但他仅支付赔偿金额200万日元(约12万元人民币),其中“印存”150万日元、“丁敬刻两面印”50万日元。丁如霞认为内藤作为专业人士,完全了解遗失物的价值,他的对应是不诚实的,而200万日元完全不能体现《西泠八家印存》这本无价之宝的价值。

  
据内藤所说,他把印存和丁敬刻两面印放在白色手提纸袋中去教室上课,但在教室中没有人看到过内藤拿了白色手提纸袋,所以丁如霞不相信内藤因遗忘而丢书的经过,于2012年7月委托律师向东京地方裁判所提起诉讼,东京地方裁判所也怀疑内藤有吞没物品的嫌疑。要求内藤富卿在指定时间归还孤本原稿。内藤心中有鬼,对于诉讼采取消极对应,即使接到了法院的通知书也拒不到场。2012年底,东京地裁一审判定内藤富卿应归还“印存”原稿和印章,丁如霞胜诉。于是,法院对内藤家中和其事务室都进行了强制调查,没有发现书遗失物的踪影。

  
因为第一阶段诉讼要求原物归还无果,同时感受到内藤的不诚实言行和卑劣态度,丁如霞不得不委托律师于2013年1月二次起诉,请求赔偿。在评估了《西泠八家印存》和丁敬刻两面印的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后,再加上旷日持久的精神赔赏费,原告方诉状请求3000万日元(约180万元人民币)的损害赔偿。

  
对此,内藤富卿于2013年1月16日也向浦和警察所提出“告诉状”,竟以“受害人”的面目出现,申报2011年9月10日丢失了价值200万日元这么两件的物品,要求警方调查追寻犯人。

  
丁如霞表示,丢失了从先祖手里继承下来的珍贵遗物,非常难过。3000万日元的诉讼赔偿是根据对方的偿还能力而提出的最低标准,实际上这本书的价值远远高于这个价。而内藤富卿说:把书弄丢是我的过失,感到非常抱歉。我心里很想给予赔偿,但这本书并不值3000万日元——于是,该书的价值成了官司的主要焦点。

  
原告方认为,对于中国印学宝典的遗失和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的重大悬案,请求3000万日元的赔偿金额是合情合理、有充分依据的。故日本篆刻家艺术大师,也是内藤的老师的小林斗庵,在2006年将他收藏的一部分印谱精品捐赠给东京国立博物馆,其中也有丁仁编辑的其他印谱。编辑时期基本相同,没有任何亲笔题字和解释文,共制作了21部的“丁丑劫余印存”,博物馆的评价额是600万日元(约36万元人民币)。另外,在2011年西泠印社秋季拍卖会上,收录印章500方,没有任何亲笔题字和说明文,共制作了50部的“西泠八家印选”也被拍卖到60万人民币。而被遗失的印存是孤本,收录了641方印章,还有丁仁手写的共9294字的说明文和同一时代的书画收藏家葛昌楹和书画大家高时显的亲笔题字。

  
日本篆刻家协会副理事长井谷五云表示:“印存”不仅是丁家的秘藏品,更是篆刻史上极其重要的宝典。“印存”纷失,不仅是丁家秘宝的损失,也是日中两国篆刻艺术的重大损失,更是在两国文化交流史上留下污点的重大事件。他希望当事人能够拿出负责任的态度,给出适当的赔偿,主动争取事件得到圆满解决。

  
中国西泠印社社员、吴昌硕四世孙吴超认为:独特的制作方式和独一无二的孤本,及权威部门的推介,使得《西泠八家印存》成为艺术价值极高、影响极大的篆刻文献,受到了众多藏家注目,其价值难以估计。如在中国参与拍卖,目前成交价估计可达人民币600万元以上(现约一亿日元),而且随着岁月推延,其价值肯定会远远超过上述价格。

  
西泠印社社员、东京中央拍卖会书画首席顾问、日本华侨华人收藏家协会会长晋鸥认为:如果把《西泠八家印存》拿到苏富比、佳士得、西泠印社等国际性拍卖会上出品,根据以往经验,不仅会吸引个人收藏家,更可能引发国家级单位出手。近年来,有名人亲笔题字记事的古籍文献手稿类的拍卖价,比前几年涨了几倍,甚至几十倍。丁如霞女士开出的3000万日元赔偿价格是偏低的。内藤认为印存和丁敬刻两面印只有价值200万日元,我可以肯定200万日元买一方丁敬刻两面印都不够。

  
中国著名篆刻家、中国美术学院的教授陈大中表示:“对书法艺术来说是巨大的损失。这不是钱的问题。如果查清这本书的确是在日本被遗失的话,那今后借用中国的珍贵文物在日本展出就不可能了吧。”

  
年逾九十、现为西泠印社名誉副社长的高式熊先生,得知举世孤本竟然会在举办展览的日本当事人手中销声匿迹,深表遗憾和愤慨。他指出,《西泠八家印存》是西泠印社创始人丁仁用了毕生的精力和心血编辑的一本与其他印谱完全不同的手工印集,在中国篆刻史实属罕见,为后人留下了考证西泠八家的珍贵资料,被誉为篆刻印学中的圣经。对创始人家族世代相传的无价之宝竟被同为西泠印社社员的日本篆刻家丢失而痛惜至极。他希望事件能尽快妥善处理,得到应有的赔偿,以不至于影响到中日的文化交流和两国的友好关系。

  
四、谜团重重

  
事件虽然已经发生了一年有半,但事情的整个过程依旧扑朔迷离,疑点重重。丁如霞认为整个事件没有人证物证,是最大的疑点。

  
其一、丁如霞个人觉得“印存”丢失得很蹊跷,各种迹象表明这似乎是有人提前做好了局。

  
其二、丁如霞指出,事发前后只有区区十分钟时间,又是在闲人进出极少的酒店厕所,不容易丢东西。

  
其三、丁如霞说,按照日本的习惯,一般丢失东西,95%以上都能失而复得,印存和印章,都是很专业的东西,不是行内专家一般不会了解其价值,所以拾到的人一般会交到警察所,拿走的几率不高。

  
其四、丁如霞最不可理解的是,整个事件至今没有人证。到目前为止,找不到人看到过内藤是拿着白色纸袋去上课、然后进厕所。

  
综上所述,丁如霞不排除内藤富卿有“贼喊捉贼”的嫌疑,寄望法院能做出公正的裁决,弥补损失于一二。内藤方面则坚持称:即使法院强制搜查也没有结果,因为已经丢失了的物品不可能失而复得。

  
西泠印社执行社长、现年86岁的刘江先生得知事件后非常痛心,希望这件悬案能够水落石出,得到圆满解决,不影响到中日文化交流。

  
如今,《西泠八家印存》这部印学宝典究竟是仍在世间,还是已经灰飞烟灭?如果侥幸存世,究竟落在谁的手里?能否还有再现江湖、重见天日那一天?这些谜团有待揭开,让人拭目以待。

  
中文导报 第950期 2013.5.16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3
    王一亭后人敲响友好之钟唤起善邻共济 
    “四化两型”谱写中国梦的湖南篇章 
    南极探险:独与天地精神往来 
    印学宝典《西泠八家印存》在日失踪成迷 
    雅安强震:李克强赴震中指挥救援 
    “东京中央”建文物拍卖新规范 
    旅日华人学者热议“两会”焦点 
    樊锦诗访日畅谈敦煌研究院的对日合作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