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间物语 >> 2013
字体∶
旅日华人学者热议“两会”焦点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3-03-11 22:07:36 阅读人次:700 回复数:0)

  

  
《中文导报》报专题报道组

  
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于2013年3月5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于2013年3月3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两会”焦点引起在日华人学者热议,他们畅所欲言,谈了他们对 “两会”的看法与希望。

  
“大部制”是行政改革的方向

  
在本届“两会”上,以“大部制”为中心的行政改革成为热议话题。据了解,铁道部与交通部合并,广电总局将与新闻出版总署合并,计生委或并入卫生部,等等。通过国务院部门的合并、精简、放权,构筑“小政府大社会”成为改革的方向。针对中国的行政改革课题,日本明治学院大学政治系教授、行政学专家毛桂荣接受《中文导报》访问,指出“大部制”行政改革的方向是必然的。

  
毛桂荣介绍称,中国实行“大部制”,在日本称为“巨大省”,改革的总体方向是对的。在行政学上有一个概念叫做“控制幅度”,即一个人最多能够控制几个部下。如果日本的内阁下设50个、100个省厅,那么内阁总理大臣是管不过来的。同样,中国的国务院以前下设40-50个部委,国务院总理也是难以顾及的。虽然现在已经减至28个部委,还是有精简归并的必要。现在一般国家的职能部委都在20个左右,日本只有12个省厅,大臣全部加起来不过16-17人,这是当年桥本龙太郎进行行政改革,在2000年以后实行“省厅合并”的成果。

  
毛桂荣称,“大部制”方向对了,但实行的过程比较复杂,进程缓慢。比如铁道部与交通部合并,形成“大交通”体制,广电局、新闻出版署可与文化部合并,形成“大文化”体制,等等。铁道部原有几十万员工,转制后人员如何归并,公务员身份怎么办?其实,铁道部的合并方案在2008年就提出了,拖到现在才有了眉目。实行大部制后,会有过渡性政策,不会一步到位,可以先设立铁道总局,等到功能慢慢减下去以后再设立铁道局。

  
部委合并以后,规模太大人员太多,如何管理?毛桂荣建议称,部委合并后需要进行功能调整和功能转移,比如可以把原铁道部里制定政策和实施政策的部门分开,前者留在部委,后者实施企业化,设立国有企业,可以通过设立行业协会、事业单位、企业单位等多种方法实现功能转移——在日本就是设立特别行政法人。

  
毛桂荣表示,从行政学角度来看,这样做的好处不仅提高效率,还能发挥相互牵制、相互监督的作用。通俗地说,政府不能既当裁判员,又下场打球。总得来说,“精兵简政”是大趋势,“小政府大社会”已是国际惯例。

  
另外,毛桂荣提出,中国政府面临改革的课题还有很多。比如户籍制度的改革也是个话题,建议户籍管理从公安部转到民政或人社部。

  
中国政府提出了“和谐社会”、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政策。公共服务的提供,需要政府把握各个政府所服务对象,户籍是行政服务的基本。但是户籍的管理是公安部,公安利用户口的目的是治安管理。户籍改革要改革这个管理制度。

  
作为行政学的研究者,毛桂荣关注这个制度的利用问题。他认为,国内户籍改革的议论很多,主要是户籍移动、非农户口取得、农民市民化等问题。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具体实施需要许多制度建设,除户籍以外,有公民身份证,还有居住证,但是,这些制度都不能作为公共服务的基础。

  
公民身份证不能确认居住地,居住证不是每个人都有,还有,身份证等证件没有家属关系的证明能力。现在有买房问题,以后可能还有遗产税问题等,都需要有户籍制度的支撑。户籍改革的一个重要侧面是户籍要归民政或社保部门。

  
反腐关键在于制度建设

  
今年中国将制订出台《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2013-2017年工作规划》,中国惩防腐败体系建设将进入又一个五年周期。反腐的也成为今年两会热议的焦点。

  
日本JCC新日本研究所副所长庚欣表示,表面上看,反腐对于中国人来说是内政问题,其实在当今世界一体化的格局下,反腐不仅是一个国家问题。欧美在廉政制度建设上有几百年的历程,从国外反腐经验看,从制度上规范约束权力,强化监督,是反腐败的治本之策。

  
反腐是个老话题,20多年来政治局委员下马多是因腐败问题,政治问题是其次。陈希同、陈良宇是,薄熙来也是,他们利用公权贪腐甚至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今后谁再出问题估计还是同样的原因。

  
首先,反腐要确保社会稳定。中国反腐,要符合中国特色,符合中国发展阶段,也要符合老百姓的接受程度。中国面临着既要发展又要改革的多重社会需求,要看到腐败在现实中存在的基础,才能认识到腐败的艰巨性。反腐必然影响政治稳定,所以在反腐的同时要有保持社会稳定的大局。

  
其次,反腐应该是渐进式的。反腐要注意到社会的多种需求,要注意其复杂性,在中国反腐要和大局稳定结合起来,农民起义、革命式的反腐都是不可取的。从历史看,“革命式反腐”尽管一时轰轰烈烈,但终究难逃“人去政息”。

  
最终,反腐关键还是在于制度建设。腐败的源头是权力运行失范,从源头上厘清公权的边界,是规范权力运行的基础。如果因制度不健全让少数人获得利益,那么对多数人来说是不公平的,社会也难以持续稳定发展。在制度建设上,中国刚刚起步,但政府已经清醒认识到这一点。“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十八届中纪委二次全会上的这句话,被媒体解读为未来一个时期,中国的反腐路径将重在制度建设。

  
反腐要从运动式转向制度化,这也是两会代表、委员们的共识。但是,具体怎样用制度构建权力之“笼”?反腐制度建设的着力点应在哪里?这是中国未来的反腐之路必须面对的课题。

  
日美应该细读中国外交主线

  
杏林大学华人教授刘迪在谈到这次“两会”所展示的中国外交政策时指出:温家宝总理在人大《政府工作报告》中总结过去5年的外交成绩,指出全方位外交取得新的重大进展。我们积极推进同各大国关系,加强与周边邻国的互利合作关系,顺利建成中国—东盟自贸区,推动上海合作组织等区域合作机制发展,深化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传统友谊与合作。

  
他说,我觉得建成中国—东盟自贸区和推动上海合作组织等区域合作是过去5年中国在外交上取得的重大进展,顺利建成拥有20亿人口的中国—东盟自贸区,对推动中国与东盟的经贸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也成了世界经贸合作的典范。

  
有人说中国现在受到周边国家的“C型包围”,也有的人受到了“U型包围”,而中国—东盟自贸区的建立,从国际政治角度看,有助于中国突破新型对华包围。今后中国可以通过该自贸区,逐渐与接壤国家建立“C型友好外交地区”。三年来,中国—东盟自贸区推动了该区域的域内贸易与人员往来,深化了该地区的相互信赖。中国—东盟自贸区的建成、发展说明,重视、强化与周边地区的经贸、人员等关系,对中国稳定意义重大。中国一贯强调全方位外交,但是在现在的国际形势下,周边安全更重要。推动上海合作组织等区域合作机制发展也是如此,这种合作机制的稳定、发展,不仅缓解了中国西部的压力,还证明中国是一个拥有建构、推进国际政治秩序能力的大国。

  
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还提出了加强海洋综合管理,发展海洋经济,提高海洋资源开发能力,保护海洋生态环境,维护国家海洋权益。我觉得这一点也是很重要的。中国从辛亥革命开始从前近代国家过渡到近代国家,而近代国家的特征就是“领域国家”,但是到目前为止中国没有做到领域国家对周边海洋的经常性管控,过去5年,中国加强了对海洋的管控和利用,这是中国国家建设的一个进步。

  
刘迪说:温家宝总理在人大《政府工作报告》中没有具体谈到中日关系,但是强调要继续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旗帜,始终不渝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推动世界持久和平、共同繁荣。

  
虽然现在国内有些舆论预测“中日必有一战”,日本有些舆论也在强调“中国威胁论”,但是我觉得温家宝总理强调的“推动世界持久和平、共同繁荣”,这才是中国外交的主线。虽然他在报告中也提到“军事斗争准备不断深化”,但是养军队的目的就是准备打仗的,这是军队的职责,强调“军事斗争准备”并不说明战争不可避免。

  
二战结束后已近70年了,世界一直都没有发生两次大战规模的战争。有人认为,某些利益需要通过战争才能调解,因此希望战争发生。不能否认,某些集团、某些势力希望通过战争获得利益。但是,中国国家外交的基本政策是“持久和平、共同繁荣”,这是一个不动不变的目标,这是中国外交的一个重要出发点,也为如何解决周边关系问题提供了一个方向。不能用一个点,比如说钓鱼岛问题等,曲解中国主要的外交政策。日本、美国的政治家及媒体应该注意到这一点。

  
盼以现实态度迎接华侨归国服务

  
城西大学教授张纪浔教授对于“两会”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和愿望。他表示:“这次两会对待侨务问题还是比较认真的,首先侨办主任要换了,要换成更年轻更有实干能力的专家,而侨办这个系统也会进行一定的改变。

  
海外华侨对于国内的侨务政策,尤其是和自身有关的问题,都十分关心。我关注国内侨务政策已经10多年了,比较注意的是子女教育问题。比如加入国籍的人和华侨子女要上国内的大学,目前采取不同的方法,希望能有新的政策让加入国籍的人和没有入籍的人差异缩小。比如上北大、清华,入籍了的子女考分就可比较低,而对华侨子女和国内子女要求是一样的。

  
此外,华侨在国内买房子和国内的人是一样的,反过来加入国籍的人在国内不能买房子。这两样是和侨民、华人切身利益息息相关的问题,期待领导能加以注意并解决。当然,这也不是侨办说了算,需要教委的支持,而房子问题需要得到中国更有强力的组织的支持。中国人现在都想买房子,外籍人员买房子不行。中国希望海外华人即使加入外国籍后,也心向中国,但又不给他好的条件,像对待外国人一样,很容易使他们对中国变得不感兴趣了。

  
国内这十几年来,一直致力于引进新华侨的工作。老华侨吸引不了,都八九十岁了。国内希望新华侨在海外做出过一定贡献的能回国谈谈计划,希望新华侨团队回国服务,但是如果回国服务,就会出现刚才提到的子女上学问题,如果和国内的考生一起考,根本考不上。作为新华侨,除了自己的问题以外,更关注的是子女问题,不回国的很大原因是为了子女。比如国内一个大学你给100万或50万的安家费,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国内拼命搞这样的活动,其实收效不大,只不过一些镀金者被吸引过去了,但对国内不会有很大作用。比如在海外拿了硕士、博士的人,回中国并没有得到承认。读一个博士,起码在海外待8年,一年起码150万日元,这是对自己的投资。但回国后和国内的人工资一样,比如给3000人民币或者2000人民币就有人去。对博士来说,就是自己的投资得不到相应的待遇,不说回报吧,起码比国内的工资要高点儿。

  
侨办常举办呼吁国外中国人回国服务的活动,但起不到什么根本作用。国内希望海外的人带专利回去,但在日本公司工作的人,不可能有专利,那都是一个组织的专利。带回去,就是偷别人的专利。以前也出现过这种问题,有人把人家企业的专利给中国,不但他本人受影响,所有华侨的名声都受影响。

  
再就是关于回去参加活动的路费,现在还不能解决。住宿费其实不算什么,主要路费最贵。大学教授,或者公司的小组长,才是有一定成就的人, 和那些光镀金的人不一样。让他们牺牲大学教授等位置,光给几十万的安家费,解决不了国内买房或子女问题、工资差异问题,光是号召爱国是不够的,这和人的实际生活不是一码事。

  
中文导报 第942期 2013.3.14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3
    王一亭后人敲响友好之钟唤起善邻共济 
    “四化两型”谱写中国梦的湖南篇章 
    南极探险:独与天地精神往来 
    印学宝典《西泠八家印存》在日失踪成迷 
    雅安强震:李克强赴震中指挥救援 
    “东京中央”建文物拍卖新规范 
    旅日华人学者热议“两会”焦点 
    樊锦诗访日畅谈敦煌研究院的对日合作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