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间物语 >> 2012
字体∶
生逢大增税时代 华人情何以堪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2-07-03 12:11:55 阅读人次:845 回复数:0)

  中文导报综合报道组

  
日本执政民主党联合在野自民党和公明党,在众议院通过了消费税增税法案,接下来送交参议院审议,也没有不通过的理由,看来日本的消费税倍增计划已是铁板钉钉了。日本社会对此议论纷纭、臧否两分,但对于大部分低收入的国民,尤其是在日外国人来说,一年半后开始增长消费税,无论如何都是一件雪上加上的事。

  
生逢大增税时代

  
杜运来留日八年,大部分时间都在读书。两年语言学校、四年大学毕业后,总算在这两年不景气的就职冰河期里找到了一份工作。作为一个“新米”社会人,虽说收入不高,但有了稳定的收入才能思考人生的下一步。杜运来对于自己努力争取来的现实还算满意,准备拼命干两年后积蓄一点钱,在日成家立业。

  
去年以来经常听到日本社会舆论在讨论消费税问题,但杜运来对此没有太直接的感受。当初留日,日本的消费税率已经是5%了,杜运来一直认为5%的消费税就是商品价格的一部分,天经地义,没什么大不了的:消费得起就买,太贵了就不买呗。学生时代的杜运来除了日常的生活和学费开支外,少有额外消费,更没有经历过消费税从无到有、从3%到5%的转变,所以感受不到消费税带来的压力。

  
不过,杜运来有了工作以后就不一样了。上班不到两年,杜运来还属于“一把勺子扔到米缸里就听到咣当一声”的月光见底族,真正的人生积累和生活消费刚刚开始。但这次消费税率准备上涨到10%,杜运来真正有了“痛”的感觉。

  
按照日本媒体的试算,消费税涨到10%,年收不满250万的家庭将增加负担7万6255日元,年收300-400万的家庭大约增加负担9万日元左右,年收400-500万的家庭大约增加负担10万左右,而年收1000万以上的家庭大约增加负担19万。可见,收入越低的家庭,消费税的负担额所占收入的比例就越高。如果用企业经营来比喻,支付10%的消费税可能打破低收入家庭的收支平衡,迫使他们抬高止损线;而高收入家庭不过是从经常性的盈余中略微多付一些钱罢了。

  
日本的消费税将在三年内上涨至10%;而工薪族的厚生年金等社会保险费本来就每年都在阶梯型上涨,最终将涨到年收的18.34%;同时为了确保东日本大地震后的灾区复兴财源,从2013年开始个人所得税额将上涨2.1%——普通工薪层手中的可支配收入所剩几何,已经不难测算了。

  
无疑,年收刚过400万日元的杜运来将面对大部分日本工薪族面临的窘境:一方面基本生活支出被层层加码,另一方面未来买车买房以及结婚生子等大额消费支出将变得负担重重。杜运来本来有一个五年消费计划,包括结婚、买车;还有一个十年消费计划,包括生孩子、买房,但消费税即将上涨打乱了人生规划,催促他必须提早实施计划。就像女人的衣柜里总是少一件衣服一样,工薪族的钱包里总是少一份钱——工资收入赶不上税收上涨的速度,杜运来对此备感无奈。

  
杜运来说,日本减税的好处一次都没有享受到,而增税的负担自己全赶上了,这就是刚刚走上社会的年轻人的处境,在日外国人也不能幸免。杜运来对《中文导报》苦笑称:我读书的时候,日本又是减税又是补贴刺激消费,如买房可以减免所得税,买车买大型家电都送环保点数,但我那时候没有需求啊;现在我工作了开始有消费需求了,却要涨税了,生不逢时啊。我的基本需求还没有满足呢,更别谈奢侈消费了。

  
在日华人和日本国民一样,生逢大增税时代,情何以堪。

  
华人要提前购入大型商品

  
小刘来日已经8年了,也在5年前成家立业, 现在在一家商社工作,妻子在一家电脑公司上班。

  
小刘就职的公司比较大,因此一家人住在“社宅”里,上班比较近,商社里的“社宅”又很便宜,因此买房买车都没有进入家庭的议事日程上来。

  
小刘说:一是住房租金不贵,二是大学院毕业后工作没有几年,还没有那么多的积蓄;三是不想那样节衣缩食,生活得那么不自由,因此没有想购买住房等大件消费品。

  
但是日本国会众议院26日表决通过了提高消费税法案。根据这一法案,日本政府将于2014年4月把现行5%的消费税率提高至8%,并于2015年10月进一步提高至10%。消费税率提高带来的直接后果是家庭生活开支的增加。此间研究机构大和总研公布的一项测算显示,以年收入500万日元的四口之家为例,消费税率增至10%后,与2011年相比,每年新增消费税负担额约为17万日元,约占年收入的3.4%。对于收入越少的人群,提高消费税率后的相对税负就越重。

  
看到这条消息后,小刘的心情不由得沉重起来,算上一算,到2015年还有三年,那时等于生活负担一下子增加了5%,如果那时想买房,可能就更困难了。

  
日本购房时土地不课消费税,但是要买一套像样的新公寓,光建筑物就需要2000万日元,如果消费税涨到10%,那就要多花100万日元。

  
虽说现在住的是“社宅”,价钱比自己在外面租房便宜得多,但是“头金”不是总能住下去的。

  
算来算去,小刘觉得应该在2014年之前买一套自己的房子,这起码要攒出比较多的“头金”,这当然需要他们两口子和儿子节衣缩食,要是到了消费税长了上去再买房,不仅生活会更加紧迫,还要多花很多消费税。

  
小刘苦笑着说:本来是准备在日本长期住下去的,没想到毕业以后在日本总是听不到好消息,地震的时候把老婆、孩子吓坏了,我们双方的父母都劝我们回去,但是我们都在日本生活得比较习惯了,喜欢日本清新的空气,优美的环境。就把地震那一关挺过来了。

  
但是日本的政治家总是治理不好这个国家,就像一个不会过日子的家长,总是寅吃卯粮,然后就来欺负老百姓。

  
如果不趁消费税上涨前买房,恐怕就越来越买不起房,反正我看了这么多年了,看得出日本的政治家就会在政坛上为了一己之私和一党之私斗来斗去,不会治理好这个国家了。想回去吧,生活的基础也都转移到日本来了,回去也有很多困难。

  
要是在2014年之前买房,恐怕还要向我们双方的父母开口,寻求一点援助,虽然难以启齿,但是没有办法。

  
消费税使留学成本增高

  
“我还是不换工作了,在料理店打工至少还管饭,生活开销能节省点就节省点吧。”王建是东京某专门学校的留学生,他早上在一家快餐店打工,白天上课,晚上在一家中华料理店打工。不久前,同学给他介绍一份工厂流水线的工作,每小时1000日元,他比较了一下,觉得虽然料理店虽忙点、累点,但能节省出饭钱。王建说:“政府决定提高消费税,说是用这笔钱来填充社会保障资金的不足。我对此强烈不满,我没打算在日本养老,税金提高意味着在日本的生活成本又提高了,我决定尽减少消费,节省开支。”

  
从事留学中介工作的张立伟对日本留学市场表示忧虑:“日本经济状况越来越坏,工资水平也是在走下坡路,但税金越来越高,学校的学费也丝毫没有减少,不少大学的减免学费政策也取消了,这怎么吸引留学生啊。”

  
张立伟介绍,2009年日本政府对留学政策做出重大调整,明确提出至2020年接收30万留学生,并将此正式定为国家战略计划。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教育机构预测未来将会有大量留学生涌入日本,日语学校迅速扩张,日语教育各类学校从350多家增至490余家,签证批准率也大大提升。但事实上来日本的留学生并没有增加,反而有所减少。

  
张立伟说:“经济条件好的学生,更多愿意去欧美等英语国家留学。去年中国出国留学生近34万,但70%以上是前往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来日本的学生大多家境平平,虽然不少人学习目标明确,但还有相当多的人是抱着出去闯一闯、见见世面的想法来日本的。现在看来,日本经济不振,生活成本逐渐提高,来日本留学的魅力更是大打折扣。”

  
儿子说该涨就涨吧

  
住在千叶县的华人张女士,作为掌管一家大小柴米油盐的主妇,对于消费税当然是持“不该涨”态度。但临到消费税法案投票那天,也就是小泽领着腹心们向野田内阁造反那天,张女士态度却突然大转变,据她说是因为听了儿子给上的经济课。

  
每当家里开着电视,而电视上正播送关于消费税的新闻时,都只听儿子礼君喊着“还不快涨?”这时候张女士都告诉礼君:“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消费税涨了有啥好处?”

  
礼君是东京大学四年级学生,专业经济,平时讲起政治经济来头头是道,但周围人常常听得一头雾水。5月25日晚上,张女士又听礼君在支持野田涨税,就说你倒是说说凭什么要涨消费税?

  
礼君讲课提到的关键词是“负债”、“世代会计”和“世代格差”。目前日本的负债是巨款,需要通过税收来减少。对此,张女士提出一个疑问,那就是在1997年时,消费税从3%涨到了5%,但是那时候税收根本没有增加。礼君立即答道,1997年是特殊的年份,以山一证券破产为例,日本发生了金融危机,所以提升消费税所本该带来的好处未能显示。

  
简单来说,现在涨消费税是为了缩小世代格差,也就是世代间的不公平。现在50到60岁的人,是受了日本泡沫经济时期的恩惠,现在日本最有消费能力的便是这个年龄层……如果现在依旧按照5%,那么下一个世代就需要缴纳消费税35%。为了减少世代间的不公平,所以现在提升消费税完全是对的。

  
26日下午,各电视台都直播了国会投票,虽然小泽带领手下完成了大造反,令民主党面临分裂,但消费税法案算是通过了。礼君回家就说,野田总理干得好,对于该法案通过,海外评价也很高。

  
张女士说她又问礼君,是否一定要涨消费税,或者说是否有另一种形式来增加税收但不让自己这样的普通百姓受波及?比如说让购买高档物品的有钱人多缴税,而买便宜物品的可以不缴税?比如说售价2万日元以上的衣服要收税?对此,礼君立即说,那样的话,商场里会遍布19800日元的衣服,总之并无十全十美的方法来让穷人少缴税,富人多缴税。

  
当然,也有增加所得税等等方法可行,但对于目前日本的财政情况,涨消费税是最直接的方式了。唯一担忧的,是有钱的大叔们依然不肯消费,甚至要将钱拿到海外去消费。

  
听完礼君的解释,虽然对于很多原理还是没有明白,但是唯有一点清楚,那就是如果现在不增税,下一代或者下两代就负担很重。作为一个母亲,作为将要在日本长住的人,张女士感到一种生活在日本一员的责任。想想很多先进国家的消费税都高达近20%,日本两年后涨到8%也不算太过分。

  
中文导报 第909期 2012.7.1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2
    莫言把中国故事讲到西方殿堂 
    感言:“中日友好杯”代表大家的期待 
    王一亭后人重敲中日“友好之钟” 
    中华总商会会长严浩:挑战自我无愧今生 
    上海:实现“中国梦”的地方 
    生逢大增税时代 华人情何以堪 
    行走中国之云南印象纪行 
    华媒行走中国 ▪ 聚焦七彩云南 
    仙台育英学园中国留学生跨越灾难奔赴前程 
    东京中央春拍会成市场风向标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