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间物语 >> 2010
字体∶
钓鱼岛撞船事件波纹大扩散

人间物语 (发表日期:2010-10-11 18:24:22 阅读人次:930 回复数:0)

  

  
中文导报编辑部

  
中日钓鱼岛撞船事件,以中国船长詹其雄在9月24日获释而暂告段落。但是,中日在外交领域依然隔空叫阵口角纷飞,中国的渔政船和日本的海保巡视船在争议海域对阵多日,中国发动反制措施带来的波纹逐渐扩大,日本右翼过激言行连连人数虽少影响却很大,旅日华侨华人在日本现地生活中更遭遇到种种尴尬——这一切,都显示钓鱼岛撞船事件影响中日关系至广至大、伤害国民感情至深至痛。

  
两国关系可以转冷,交流可以暂停,但生活仍然在继续。在日华侨华人置身现地感受最深,期盼中日冷静、妥善处理纷争,尽快修复关系的呼声也最强烈。

  
一、中断交流,观光业界受损首当其冲

  
9月7日发生撞船事件,日方扣船押人,拘留了中国船长詹其雄。中方在强烈呼吁和郑重交涉未果的情况下,从政府到民间发动了第一轮反制措施。内容包括:人大常务副委员长李建国延期访日、推迟中日第二次东海油气法律问题政府间谈判、在联合国总会上中止中日首脑会;中止省部级以上官员访日交流(包括省长)、中止增加中日航班的谈判、推迟中日煤炭综合会议等。

  
在观光交流方面,中国国家旅游局中止了今年最大规模的“中国旅游说明会”和“中国旅游之夜”活动,上海世博会中止招待1000名日本青少年计划,宝健日用品有限公司也中止了原定今年秋天实行的10000人访日计划。民间观光交流活动的中止或延期,影响超越了政府层面,损失涉及行业和企业,伤害波及心理和感情,其负面冲击难以估算。而中日观光业界则在受害方面首当其冲,其损失短期难以弥补。

  
中国总理温家宝5月访日时郑重发出邀请,上海世博会招待1000名日本青少年。但是,这次盛大的交流计划却因钓鱼岛撞船事件而在成行前一天被迫中止。9月20日,日本主办方通知因中方原因而取消行程,近千名满怀热情和憧憬的青年人备感失望和无奈。

  
据主办方关系者介绍,世博会千人访问团成员,由日中友好七团体、学校、大企业、自知体等负责招募,原则上以没有去过中国、甚至是没有办理过个人护照的青年人为优先。本次世博会参访团共募集了996人,是从众多应募者中挑选出来的。这些青年人来自日本各地,大都与所在学校、企业、机构协调了日程。有些住在广岛等较远地区的团员提前一天住进了成田机场附近的宾馆,等待出发。

  
参访团原定9月21日出发。20日是日本全国节假日,日方就在这一天接到了取消行程的通知。一位联络人告诉《中文导报》,他接到日中友好会馆的通知后赶往办公室,紧急联络自己担当的几十位团员,直到下午三点多才全部联系上。说实话,团员们反应不一,但整体印象不好。许多人没有去过中国,也不了解中国,感觉上是从一个极端被抛到了另一个极端,非常失望。虽然行程取消的原因定为“延期”,但中方是否会恢复邀请还是未知数,而即使继续邀请,估计有一半人不会前往了,究其原因,一是时间调整不易,二是不少人产生了抵触情绪。

  
中国民间企业宝健日用品有限公司原定今年秋天实行10000人访日计划,曾经被作为日本实施“观光立国”的形象工程而受到热烈报道。宝健日用品有限公司去年曾组织大批客人赴台湾旅游,本次万人访日是日本政府观光厅厅长沟田宏和日本国际观光振兴机构(JNTO)理事长间宫忠敏在6月访中时接下的大单,日方全力以赴,观光业界做了大量准备。

  
据《中文导报》了解,由于万人访日团报价压得太低,日本几大旅行社都不愿接团,最后由近畿旅行社所属的支社接下该团,每接一名客人,旅行社账面亏损3000日元。对于万人旅行团,日方原本计划分14批接待,每批700人。但最后中方组织了6800人,日本预定分14批接团,每团500人,均下榻位于台场有明地区的华盛顿饭店。宾馆方面为中国游客提供了超级廉价的食宿费用,每人住宿一晚加早餐,费用5000日元。在观光移动方面,由大阪一家华人经营的汽车公司提供服务。日方动员观光业界的企业做了周全安排,希望能让万人访日计划一炮打响,扩大中国人访日效应。但访日活动中止的决定,却让业界和企业都蒙受了损失。即使在中国,组织方的宝健日用品有限公司也宣布将承担2亿5000万日元的损失。

  
中方中止省部级以上官员访日交流,发生了极大的示范效应。由政府人员参与的访日代表团,包括投资说明会、考察团、青年交流团、休学旅行团等,没有提出签证申请的都因自肃而停止了,不少预定成行的旅游计划也被取消了。日本接待中国客比较多的一些宾馆集团,如华盛顿饭店、王子饭店、新宿京王饭店等,在十一国庆长假期间,接待中国团队都有大幅下滑。据称,京王饭店下滑超过50%。日本观光厅数据显示:今年1-8月,中国人访日人数达104万,创历史新高。今年中国客访日人数预计可挑战150-180万人的目标,但钓鱼岛冲突事件使中日关系转冷,今年余下的几个月对观光业界来说难脱寒冷期。

  
在日本方面,原定在十月出发的几个大型访中团,现在也处于困惑中。比如,原定10月12日有400名中国高中生访日,作为回应有1000名日本青少年预定10月16日访中。另外,日中友好协会为了庆祝成立60周年,已动员全国各地的会员访中,预定10月15日聚集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庆祝晚会,日本歌手松井菜穗子也预定当日在北京音乐厅举办音乐会。目前中国进入国庆长假,一切都要等到节后的10月8日以后再定。届时,也不排除临时叫停的可能。即使活动如期举行,日方已出现不少取消行程的案例,让主办方感到忧虑。

  
目前,日本外务省公开称一切交流活动日程不变,日方正在如期准备。不过最终即使成行,交流效果肯定会大打折扣,让人无奈。

  
从航空业来看,自事件发生的9月7日以后,中国人访日团陆续取消,日本客人去中国旅行业变得谨慎,航空公司的中国航线遭受重创。截止9月29日,日航中国线取消人数超过1000人,而主打中国航线的全日空被取消的客人数高达3000人。

  
二、民间交流活动无奈蒙受阴影

  
紧张的中日关系,也给民间友好交流活动蒙上了阴影。

  
第23届东京国际电影节将在10月中下旬举办。近年来,来自中国的电影和明星几乎成为东京国际电影节的招牌,受到欢迎。在电影节期间推出的“中国电影展”活动,更是传播中国电影文化、吸引日本观众了解中国的最佳途径,受到广泛支持。

  
《中文导报》了解到,自2006年以来,日本风车影视株式会社每年都会在东京国际电影节期间在日推出“中国电影展”,同时也在中国举办“日本电影周”活动。这项交流活动在两国各界人士的关心下已经持续了5年之久,受到广泛好评。今年6月,“2010上海日本电影周”作为世博会的特别项目成功举办后,中日两国工作人员又全身心投入到预定在10月下旬举办的“2010东京中国电影周”的准备工作当中。然而,就在准备工作如火如荼,各项联络确认将近尘埃落定之时,中日发生了钓鱼岛撞船事件。

  
事件发生后,中日外交对抗升级,原定来日参加电影周活动的章子怡、梁家辉、谢霆锋、李宇春等许多中国知名演员和歌手因为考虑到政治敏感时期不适宜访问日本,纷纷临时取消了来日参加“2010东京中国电影周”的计划。此前,活动组委会已经在中日两国投入了大力宣传,因为中日关系恶化导致明星演员们取消行程,所有前期宣传工作全部白费,已经印刷好的各种宣传品等也无法使用。此外,不少日方的活动赞助商考虑到公司标志此时不适宜出现在中日交流场合,也取消了赞助计划。许多期待见到中国明星的日本影迷,也因为明星们取消行程而感到失望,取消了购票计划。

  
始于2006年的“东京中国电影周”在日本社会具有一定的知名度。电影周主办者之一,日中友好电影节实行委员会理事长耿忠小姐介绍,中日两国发生摩擦后,组委会每天都接到各个方面打来的电话,确认电影周是否会按计划举行。其实,为了把本届电影周办成规模和影响力都超过往年的盛会,组委会预定的影院和会场都是高级的大型场地。往年,大都灾电影周结束后,再向酒店、剧场等支付费用;而今年,各家日本单位生怕紧张的中日关系可能导致电影周延期或取消,遂频频向组委会“催款”,并史无前例地要求组委会在10月初就付清全部款项。

  
耿忠表示,中日工作人员咬紧牙关坚持承办电影周,却不能得到各方面的理解,觉得非常遗憾。她表示,越是两国间发生摩擦、中日关系趋于紧张的时期,像“中国电影周”这样跨越国境的民间交流活动就显得越为重要。“2010东京中国电影周”举行的同时,“首届电影与城市发展国际论坛”也将于10月20日—11月5日在东京中国文化中心举行。为了吸引更多日本观众观看欣赏中国影片,组委会还特别在“论坛”举行期间安排了长达17天的免费中国电影放映活动,让现场观众可以欣赏到多部优秀的中国影片。

  
耿忠表示,我们期望通过中国电影,从各种角度来展映中国的社会变化、经济发展和人们的各种生活理念,让日本观众更多了解“真实的中国”、“变化的中国”,希望日本国民可以通过电影加深对中国的理解和信任。耿忠相信,中日两国人民之间最根本的信赖关系得到维持,最坏的事态终会避免,情况会逐渐好转的。因此,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自己和全体工作人员一定要把今年的“东京中国电影周”办好,期望社会各界能一如既往地给予支持。

  
三、普通华人在日生存环境转恶

  
在钓鱼岛事件引发中日争端后,日本右翼在各地有一些反华举动,甚至威胁到在日华人和来日本旅游的中国游客人身安全。右翼的喧嚣,虽然人数少,但是声音大,影响广。这让在日留学生、就职者、经营者等感到不安,也让一些善良的日本市民感到不安。

  
宋先生在一家日本公司就职8年了,平日与日本同事们关系良好,两个孩子分别在日本的普通中学和小学读书。谈起这次钓鱼岛事件引发中日间关系紧张,宋先生向《中文导报》表示,个人平日的工作生活尚不受影响。自己是中国人,从心里认为这次事件是日本政府挑起的,甚至有些政府高层至今还在不负责任的挑动民间反华情绪,造成矛盾升级。不过在公司里,同事们都知道中国人与日本人立场不同,谈论这一话题会造成尴尬,因而日本朋友们在他面前不会主动谈起这一问题,他也不会主动挑起这一话题。不象北京召开奥运会时,日本同事看到他都主动谈论北京、谈论中国,发表赞扬。

  
即使如此,置身在日本人的工作环境中,总是有点尴尬。宋先生很担心,再这样发展下去,将造成中日民间对立。社会环境恶化,会影响到中国人在日本的正常生活,特别是影响孩子们的成长。

  
撞船事件发生以来,日本人对中国的印象明显改变。一位在五反田和目黑开中华料理店的华人经营者告诉《中文导报》记者:最近客人们常提起这个话题,日本客人多对中国表示不满。他们表示,事情不是过去了吗?人不是都放了吗?为什么中国老是没完没了。中国真的是强大了呀。另外,最近来吃饭的日本人减少。两国关系不好,对客人的情绪似乎也有影响。

  
位于东京池袋的华人物产店“阳光城”的经营者说,最近几天搔扰电话特别多。这些电话恐吓说:“尖阁诸岛是日本的领土!你们滚出去”、“傻瓜”等等。10月1,日本警方通知说,经常去他们那里闹事的右翼10月3日还要游行闹事,他们也比较紧张。10月3日,阳光城的工作人员一大早就把店头的商品都搬进了店内。约12店左右,18名日本右翼打着“支那人滚出去”、“保卫尖阁诸岛”等标语来到店铺对面,狂喊“阳光城从池袋滚出去”等口号。还有过路的日本人为那伙人鼓掌,使他们的营业一时受到了影响。

  
据了解,在10月2日、3日两天,日本的18个城市发生了反华、辱华的游行,一时形成了浑浊的社会风气。近来,日本各地也发生了多起针对中华学校等的骚扰事件,横滨、神户和长崎的华人学校相继接到了威胁电话,还发生了玻璃被砸碎的事件,京都的岚山公园内地“周恩来诗碑“也被泼了油漆——这都令在日本生活的中国人感到前所未有的不安。

  
不过,在中日关系紧张对立、日本社会环境转恶的背景下,昭和大学中国留学生间流传着一个小故事,给人一丝温暖。该校一位女留学生在生活中结识了一位开饭店的日本市民,这位店主非常喜爱中国文化,会说些中文,与女留学生很谈得来。女留学生经常去店里吃饭,聊天,相处融洽。

  
9月底几天,日本右翼的反华活动达到高潮。正巧中国留学生利用几天休假去外地旅游,那位日本店主看到女留学生几天都没有踪影,很是挂念,就找到女留学生的家。他看到家里没人,就在门上留了一张纸条。大意是:中日间发生了钓鱼岛冲突事件,很是遗憾,但那是国家之间的事,与我们老百姓之间的交往没有关系。我们之间的友情不应该受到影响,我们之间还是照常交往吧,希望你在日本的生活愉快,还常来店里吧。

  
女留学生回来看到纸条后,感到了善良的日本市民的友情。学校里的留学生们知道这件事后,也感到很温暖。

  
四、国际婚姻家庭气氛微妙

  
中日关系转冷,也是国际婚姻家庭经受价值观考验之时。虽说老百姓基本上可以不顾天下事,民以食为天,但对于非常敏感的领土问题,也往往引起家庭口舌之争。

  
《中文导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中日关系谁是谁非,对于国际婚姻家庭的影响,大致有以下三种情况:

  
第一种,东方压倒西风型。婚姻就是一场掌握家庭经济权、话语权的战争。一个家庭在中日关系发生纷争时的最终取向,其实就是看在一个家庭中,谁说话有用。

  
嫁到千叶县菊池家的上海新娘李青,3年前刚来日本时,是个唯唯诺诺的小媳妇,不敢多说一句话,不敢多走一步路。3年过去了,李青用她的厨艺和泼辣能干,成为一家人的主心骨。最近,钓鱼岛问题成为日本电视台新闻的重头戏。丈夫常常一边吃饭,一边看着电视嘀嘀咕咕,问李青觉得钓鱼岛是不是日本的?这时候李青总是二话不说,作势要撤走桌上的饭菜,再反问丈夫“钓鱼岛是谁的“,丈夫连连回答:是你的,是你的。

  
对于日本扣留中国船长不放人,李青意见很大。她说这是日本民主党太笨了,都不知道怎么搞政治,所以把事情闹大了。李青对记者说,过去也有过因为中日关系不好而在家中争论的情况。记得她来日本不久,日语也不好,丈夫让她出门少说中国话,怕让邻居觉得不舒服。当时她很不开心,觉得日本人坏,在日本生活也找不到归属感。自从2年前生了女儿泉泉,李青才感到日本越来越像自己的家了。随着掌管一个家庭越来越熟练和投入,家中的话语权渐渐转到了她手里。

  
第二种,莫谈国事型。尽管中日关系问题天天在电视上炒得很火,但在东京都的郑玉洁家里,好像没有这回事。小学六年级的儿子要考私立初中,一家人连电视都很少打开。不过,晚饭桌上,儿子小亮说起“时事问题”,即考初中时“社会”科目里的部分内容,父亲就告诉他,不用猜题了,肯定有这次事件,所以要好好搞清楚。这时候郑玉洁不敢插话,因为面对日本的中学入学考试,她不敢让自己的价值观影响到儿子,哪怕为此少了一分,也可能考不上如意的中学。所以,她在家中不谈国事。

  
事实上,来日本15年,生活安定幸福,郑玉洁很少将电视上谈论中日关系不好的言论,与自己的生活结合起来。文革中,家庭受了冲击,使她对于政治非常敏感和回避,能躲则躲。生活第一,不谈国事。对于钓鱼岛到底属于谁,她也想跟儿子讲讲另外一套看法,那是与日本教科书上不同的说法。但现在面临考试,关键时刻,她不敢“捣乱”。她想着要在考试以后,把另外一种看法告诉他。更关键的是,她想通过这件事告诉儿子,“国事”不必谈,因为任何时代,从不同的角度,都有不同的看法,没有唯一标准。作为一个学生,重要的就是好好学习,好好考试。作为一个平头百姓,重要的就是好好工作,好好生活。

  
第三种,争吵不休型。日语中有句话,叫做“越吵架越相好”。来自四川的梁婷立性格直率,不肯服输。她坚持钓鱼岛是中国的,日本抓人是不对的,而说日本没错的丈夫肯定是有错的。为了争论钓鱼岛到底是谁的,他们曾经越争声音越大,以至于平时不管闲事的邻居都来劝架。但是,这样的争论,从来没有结果。日本略占上风时,梁婷立的丈夫就喜上眉梢,好像意味着他的正确。日本放人,梁婷立则立刻眉飞色舞,似乎这展示了日本承认错误。

  
每天一打开电视看新闻,两人都会为此争论得越来越认真,以至于梁婷立说再这样下去她要考虑离婚了,因为和根本价值观上都不同的人,怎么能过一辈子?当然,这也许是玩笑。她自己也说,每当吵得自己真来气了,那肯定是中日关系进入冷战;而冷战之后,肯定又会开始领导人互访,他们的婚姻也随之回暖了。

  
中文导报 第826期 2010.10.7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0
    华人巧用“环保积分”收益不浅 
    钓鱼岛撞船事件波纹大扩散 
    海外人才工作成上海发展亮点 
    在日华人房产投资新趋势 
    在日朝鲜族:联结亚洲 
    华人面对日航破产冲击波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