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日关系 >> 2009
字体∶
虞家复案揭中日谍影重重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09-06-01 20:19:34 阅读人次:1443 回复数:0)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5月5日,以违反国家机密泄漏罪的名义,判决前新华社外事局局长虞家复有期徒刑18年。该案起诉书公开指名道姓,称日本现任驻华大使宫本雄二亲自送钱给虞家复,此后的判决书虽然模糊记载为“大使馆员”,但日本现任大使被曝光涉嫌情报收集活动,在中日之间引起了很大的骚动。

  
有日中关系论者指出:近年来,中国有重要职务和社会地位的一些人士涉嫌对日对韩情报泄漏,相继遭到拘押调查,而日本对中外交人员也不断被指责在中国从事情报活动,这显示在中日关系走向战略互惠的大背景下,水面下互相渗透的情报战依然在激烈展开。尤其是涉及朝鲜问题的相关信息资料,都是日方迫切需要的情报,也成为中方人员失足的陷阱。

  
虞家复被判刑消息,由他已加入澳大利亚国籍的女儿向当地报纸透露。虞氏家人认为,所谓情报,都是外国媒体机关已经报道出来的消息,不成其为国家机密。被告方不服判决,已提出二审控诉。

  
日本的《韩日新闻》、《读卖新闻》、NHK等媒体都对该案做出报道,并以宫本雄二大使涉案作为新闻眼。据报道,宫本雄二在1998年担任日本驻华大使馆公使期间,与虞家复是旧识。法院判决书指出,在宫本赴北京就任大使后的2006年9月至2007年7月之间,虞家复向日方提供了中国外交政策的资讯,并收取了宫本大使馈赠的300万日元。2006年11月8日,在朝鲜于当年10月进行核武试验后,虞家复告诉日方中国做出对朝鲜停止汇款措施。此外,在2003年7月至2005年8月期间,虞家复也把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朝鲜日程、朝核六方会谈期间美朝秘密接触等情况告诉了韩国驻中国公使,他从韩方收取了3000美元、3000人民币以及高档高尔夫用品。

  
现年62岁的虞家复在上个世纪70年代进入新华社工作,负责日韩等东亚局势。2007年4月前,他担任新华社外事局局长,是高级记者,还兼任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理事等职,退休后享受正局级待遇。中国有关方面对他进行了为期半年的监控,以发现经济问题为突破口,于2007年7月对虞氏夫妇实行“双规”。

  
日本政府对该案判决保持低调立场。内阁官房长官河村建夫表示:日本在外公馆的外交活动尊重并遵守现地法令,不存在任何问题,对于个别事件的处理,日本政府不予置评。宫本大使也通过使馆人员表示:说明外交活动中个别事件的过程细节,可能对今后的活动形成障碍,故而不做公开回答。日本外务省的中国•蒙古课表示:“中国政府方面没有向日方提出特别抗议,所以日本方面也没有提出抗议的打算。”

  
据了解,日本政府没有提出抗议,意味着默认了从虞家复那里获取信息和馈赠钱财的事实。不过,有意见指出,宫本大使本人是否直接参与本案,有待确认:一方面,日本大使馆内设有公安调查厅派驻人员,大使没有必要直接参与情报收集;另一方面,在该案判决之后的5月12日,宫本大使作为外国使节团成员,赴四川参加了汶川大地震一周年纪念仪式,受到胡锦涛主席接见。宫本大使赴任以来,对中国官方比较热情,对民间团体相对疏远,在官民之间存在毁誉参半的事实,但宫本大使的外交活动基本上是获得肯定的。

  
有关虞家复案,据说有几个重要事实:1、因为老友旧识,据说宫本大使曾在北京长富宫酒店的日本料理“樱花”内同虞家复会面,并馈赠钱款,不过那笔钱不是出自外交机密费,而是某电机会社给出的顾问费;2、在北京的日本媒体特派员中流传着这样的看法,虞家复与韩国方面的KCIA联系更多,透露给韩国的朝鲜消息超过日本许多;3、虞家复的女儿留学澳洲,并于2007年取得澳大利亚国籍。当时,中方判断虞家复有可能出走澳洲,才对虞氏夫妇实行双规并逮捕;4、案发后,虞夫人希望日、韩的涉案当时人能出面说明情况,但两方都没有回应,虞的家人备感失望和愤怒,感受到世间的冷漠。

  
宫本雄二大使卷入情报收集案,受到曝光,这对日本的外交面子是一大损伤。虽然中方没有正式提出抗议,更不会为此驱逐外交官,日本方面也没有招回大使的打算,但今后宫本大使的去留动向值得观察。据悉,有关下一任日本驻中国大使人选,现任香港总领事佐藤重和非常有力。不过,佐藤不可能从香港直接上北京,外务省必须把他招回,转任一个相当的位置以后,才可能派任出使北京。所以,佐藤重和何时回日本,可能涉及日本对中外交人事的大变动。

  
最近几年,中国方面加强了对国家泄密的取缔,一些高职位的官员、学者相继失足落网,在国内国外形成了很大话题。在虞家复以外,中国国际友联会理事王庆前大校,因涉嫌向日方泄露军事情报,已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中国前驻韩国大使李滨也涉嫌泄露国家机密而被羁押调查;今年初,又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金熙德涉嫌向日韩泄露朝鲜领导人金正日的身体状况而受到调查。事实上,北京已成为日韩获取朝鲜情报的重要途径,一些自我管理不严的中方人员为此失足,并收取钱物,令人惋惜。

  
在日本,从事情报工作的机构也没有闲着。除了警察厅和公安调查厅等公开部门外,外务省的国际情报统括官组织在2006年9月,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定为“间谍”组织,而内阁情报调查室也具有这一功能。日本外务省现役的重要担当官员,曾被曝在中国从事过情报工作。日本媒体转述报道时,也冠之以“间谍”称号,并揭出不少疑惑和悬案。但这些对中日关系没有大影响,多人依然活跃在对中外交的第一线。

  
中文导报759期 2009。5。21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09
    新中日友好21世纪委员会换届  
    温家宝赞赏民主党对华积极立场 
    中日历史共同研究延期发表  
    日中关系“民冷官热” 
    中日各界救助台湾风灾施援手  
    森田实:建立在缩小志向上的民主党政权 
    日中绿化交流基金走过十年 
    中日高层对话携手克时艰  
    中日高层经济对话六月再开 
    服部健治:中国经济保八有望  
    虞家复案揭中日谍影重重 
    第12次中日友好交流会议在香川 
    森田实:期待地方改变日本政治  
    关志雄:摆脱危机 中国将一枝独秀  
    垂秀夫:中日关系面对敏感之年  
    中日化武处理踟躇不前 
    日方借《非诚勿扰》之热吸引中国客 
    增设中国总领馆 新泻领跑  
    朱建荣:展望奥巴马时代的中美日关系  
    麻生上台百日大检证  
    2008中日关系十大新闻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