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日关系 >> 2009
字体∶
森田实:期待地方改变日本政治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09-03-23 22:04:39 阅读人次:919 回复数:0)

  期待地方改变日本政治

  
——森田实解读日本政治与当前政局

  
政权支持率飞流直下、政权影响力已成强弩之末的麻生内阁还能支撑多久?在内政摇摇欲坠、景气对策难以有效实施的当前,麻生首相频繁出访会晤美俄等大国首脑,“麻生外交”能否掩盖“麻生内政”的脆弱本质?众议院解散总选举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如果民主党在下一次选举中获胜,日本诞生以小泽一郎为首的新政权,将引起怎样的反响,日美关系和日中关系又会如何走向?

  
针对这些国内外普遍关心、涉及到日本前途的重大问题,日本著名政治评论家森田实先生接受《中文导报》专访,详细解读了日本的政治脉络和当前政局。森田先生认为,通过总选举,自民党垮台,民主党夺权,几乎已是可以确定的事。日本需要在自民党和民主党之外出现第三势力,让那些来自地方、了解国民疾苦的新政治家崛起,才能改变民主与自民之间“无谓之争”的现状。时代呼唤有魅力的新型政治领袖。

  
对于日本政权的现状,森田实认为麻生内阁亲手实施众议院解散总选举的可能性极低。麻生本人并无解散的意愿,即使有,也需要阁僚们署名赞同,而现任大臣几乎无人赞成。麻生首相无法实现解散总选举,显示其政策指导力相当低下。

  
麻生政权究竟还能撑多久?森田实指出,麻生政权已成“跛脚鸭”,呈现出临死前的末期状态。自民党总裁任期至9月末为止,麻生内阁最多支撑到9月。此前两个月,自民党将在7月底或8月初进入总裁选战阶段。新总裁受指名出任内阁总理大臣后,可能提前解散众议院实行总选举。如果更快一点,麻生内阁在4月总辞职,自民党5月选出新总裁,新总理组阁后马上解散众议院,日本可能在6月至9月进入总选举时期。

  
麻生政权之所以支持率低下,败局已定,其原因众所周知。1.麻生首相在国会发言,频频失言,七颠八倒,本人已丧失了基本的政治信用;2.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发言批判现政权,打击自民党形象,小泉的破坏性格,使其不成为被政党和国民重视的对象;3.前财务兼金融大臣中川昭一在G7记者会上的丑态,更向全世界暴露了日本现政权在政策、能力、态度各方面的执政极限,自民党由此丧失一切。全世界都看到麻生内阁不受国民支持,自民党政权就要完了。

  
近日,日本各大媒体对麻生政权日益低下的支持率进行频繁调查。《产经新闻》和富士电视台集团在2月21日实施调查结果显示:国民不支持麻生内阁的比率超过80%,接近美国布什政权的末期;支持麻生内阁的只有11%,还比不上布什。由此看来,日本如果实行总选举,自民党必败,民主党胜选后组建小泽内阁已是必然趋势。这样的选举,不是自民党与民主党两强争胜,而是一场“负数的自民党”成全了“零点的民主党”的政治游戏。麻生、中川等人做得太烂,无论谁出马,都比他们强——这就是日本政治的现实,在自民党内部,目前尚看不到充满选举魅力、能够力挽狂澜的人物。

  
最近,麻生首相频繁出访,会晤俄罗斯、美国等大国总统,希望通过频频出镜的外交活动来挽回人气。但森田实认为,这样做没用。首相本该作为日本国民的代表而展开外交,现在麻生在国内已丧失政治信用,面临下台危机,他的外交行动和外交成果都是没有意义的。作为前例,2001年3月,森喜朗首相访美,回国后于4月辞职;1993年7月,宫泽喜一首相访美会晤克林顿总统,回国一周后内阁总辞职。可见,“形式上”的总理大臣无法决定日本的未来。最近的麻生首相也是如此,他给出无责任的约定,实行无意义的外交,对日本来说是危险的。

  
由于预测民主党将在大选中取胜,小泽一郎代表有望出任总理大臣组建新内阁,最近日本的煤体都有靠拢民主党的倾向。在中央官厅、行政系统、经济团体、行业团体内部,也出现了疏离自民党,或中立化的倾向。如果小泽民主党政权上台,将出现什么样的局面呢?

  
森田实指出,政权、政治家,首先要向国民表明政策,这是民主主义的基本原则,但小泽民主党并没有明确公布综合政策。现在日本国民在感情上远离麻生政权,只有借助小泽民主党来打倒自民党政权。但是,民主党现在几乎成为小泽一人独断的政党,党内没有反对的声音和批判的意见,这是极不正常的。小泽一郎本人是策士,政策表述不明确,个人说话前后矛盾。比如他对美国说坚持日美同盟,对媒体又说日美不应该是从属关系,应是对等关系。事实上,小泽了是日本最亲美的政治家之一,也是敢于突破宪法9条的极少数政治家之一。小泽明确表示,只要有联合国决议,日本自卫队可以不受宪法约束,在海外展开军事行动。小泽一郎上台,可能比所有的前任总理都更具军事性、更具危险性。

  
在国内政策方面,森田实认为民主党的经济政策接近财务省的“财政再建市场主义”。在财政再建优先一切的前提下,日本抵抗财政出动,金融缓和也举步维艰,这使得日本在本次经济危机中表现最差。民主党政权的倾向与财务省提倡的“日本经济缩小主义”相近,也反对财政出动建设公共事业,反对经济扩大化。这样,日本经济将陷入恶性循环,经济不景气,内外贸易难以扩大,人民不富裕,企业和个人交不出更多的税,财政只会一边倒地恶化下去,难以改善。所以,小泽民主党若取得政权,是胜在感情论上。民主党政权可能比自民党政权更危险,经济搞得更差。

  
民主党取得政权后,日中关系不会有太大变化,但必须注意民主党内有前原诚司为代表的反中“右翼政治家”存在。民主党人,其实都是在自民党内出不了头、或在地方上难以受到自民党公认推荐出选议员的人,他们与自民党没有根本不同,却比自民党更偏向右翼,这是值得注意的倾向。但民主党的崛起,是自民党长期推行有钱人政治,让缺少国民感觉的二世、三世议员执掌政权的必然结果。

  
森田实最后表示,国民对日本的现状都很失望,希望能有新的第三势力崛起。类似的政治构想有不少,但是没有人出来振臂一呼,更缺乏出色的、有魅力的政治指导者现身,这是日本政治的无奈。由此,日本国民只有暂时在“烂”与“更烂”的政党之间,在自民党与民主党形成的“无谓的对立”中进行选择。日本政治在一段时间里还会向更坏的方向发展,直到撞墙碰壁,激发出国民更大的愤慨。

  
造成日本如此政治现状的根本原因,是1994年起实行的“小选区制度”。这是当时人在幕后的小泽一郎制定的选举制度,在羽田孜和细川护熙内阁时代推行。由于政府为政党选举拨款,掌握经费的政党指导部变得很强势,政党政治走向独裁政治。目前,日本的两大政党都从这个制度中获利,是即得利益者。小泽一郎如果能在自己设定的制度下登上内阁总理大臣宝座,他将是名副其实的政治胜利者,但对日本而言未必是幸事。现在来看,小泽一郎什么都不用做,越来越烂的麻生自民党会把他变成英雄,把他捧上天。

  
目前,日本的地方财政、地方经济相当困难。在地方的困难中受到锻炼、得到启发的地方领导者们,如果能形成新的政治势力,在480席的众议院席位取得50席,那么就可以成为牵制自民党或民主党独裁的有效力量,或可能在今后的选举中夺得政权。地方改变中央,地方改变日本政治,是国民期待的新发展方向。

  
中文导报749期 2009。3。5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09
    新中日友好21世纪委员会换届  
    温家宝赞赏民主党对华积极立场 
    中日历史共同研究延期发表  
    日中关系“民冷官热” 
    中日各界救助台湾风灾施援手  
    森田实:建立在缩小志向上的民主党政权 
    日中绿化交流基金走过十年 
    中日高层对话携手克时艰  
    中日高层经济对话六月再开 
    服部健治:中国经济保八有望  
    虞家复案揭中日谍影重重 
    第12次中日友好交流会议在香川 
    森田实:期待地方改变日本政治  
    关志雄:摆脱危机 中国将一枝独秀  
    垂秀夫:中日关系面对敏感之年  
    中日化武处理踟躇不前 
    日方借《非诚勿扰》之热吸引中国客 
    增设中国总领馆 新泻领跑  
    朱建荣:展望奥巴马时代的中美日关系  
    麻生上台百日大检证  
    2008中日关系十大新闻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