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 2019
字体∶
一立斋歌川广重:一世一代江户百景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9-08-13 17:03:19 阅读人次:47 回复数:0)

  龟户天神社,东京都内为数不多的紫藤名所,始于祭祀太宰府天满宫的神主、学问之神菅原道真之像,原名“东宰府天满宫”,1873年改称“龟户天神社”。为了仿真,龟户天神仿造了太宰府天满宫的社殿、心字池、太鼓桥等场景,还在心字池周边设置了藤架,变得有模有样起来了。每年4、5月间,紫藤垂挂,花期繁盛,吸引花见客摩肩接踵,远近相闻,是为江户百景之一。

  
浮世绘名作系列《名所江户百景》,是歌川广重的代表作,收录了两幅龟户的名胜:一幅为《龟户天神境内》(1856年7月),描绘了藤花曼舞、桥映清池的胜景;另一幅是《龟户梅屋铺》(1857年11月),名声更为响亮,几乎成了浮世绘的招牌画之一。枝干遒劲的卧龙梅以近景特写的姿态横亘于眼前,中远景是疏朗的梅林和看花人,在构图上形成了极端的远近对比,红色的天空与墨绿的土地形成了鲜明的上下对比,给人以冲击性的视觉感受,印象深刻。

  
歌川广重笔下的江户百景传到了欧洲,让后来的印象派大师们感到惊艳,其中的两幅龟户小景尤其受到青睐。前期印象派三杰之一的莫奈,参照《龟户天神境内》的景物,在自家建造了有太鼓桥的日本庭院,还画了名作《日本桥睡莲》;后期印象派三杰之一的梵高,在近30年后受到《龟户梅屋铺》崭新构图的刺激,临摹原作画成《日本情趣:梅花》(1886年),还临摹了百景中的《大桥骤雨》(大はしあたけの夕立),这些都成为浮世绘直接影响印象派的实证。小小的龟户天神、苍老的卧龙梅,借助浮世绘之笔而飞越重洋,在欧洲寄宿重生,歌川广重更是大师中的大师,受到印象派的膜拜。

  
歌川广重是江户后期的浮世绘名家、名所绘大师,与葛饰北斋、喜多川歌麿齐名,后世并称为“浮世绘三杰”。广重一生画了很多风景,从早期学习北斋的《东都名所》,到确立名所绘大师地位的不朽名作《东海道五十三次》,再到著名的《近江八景》,还有晚年推出巅峰之作《名所江户百景》,凡120幅,由好友梅素亭玄鱼制作目录绘,出版商鱼屋荣吉付梓,被奉为“一世一代,江户百景”。

  
歌川广重旅行一生,绘景无数,早年曾刊发《东都名所》系列,江户百景可能是贯穿一生的创作主题。屐痕踏遍江户的街市隅隈,笔端画尽庶民的活色生香,不追宏大壮美,惟求真景实感。江户百景信手拈来,无所回避,举凡柳条摇曳、鲤帜漫泳、梅香飘溢、马粪点地、雨声淅沥、木屐轻音、阳光明丽、春风佛面……眼前所见,均可入画,是风景又不止于风景,传递着超越时空的亲切感人的魅力。时至今日,翻阅《名所江户百景》,依然让人爱不释手。

  
《名所江户百景》创作于歌川广重60岁还历之年削发为僧之后,即临终前最后两年,毫无疑问是浮世绘名所绘的集大成之作。安政2年(1855)10月2日,江户发生大地震,房屋倒塌,火灾蔓延,死伤无数。安政3年 (1856)2月开始,广重发刊“江户百景”,年内共发表37幅,亦有镇魂之意。安政4年(1857),创作完成108 幅,对应了人世间有108种烦恼之说。安政5年(1858),4月再成一图,7月广重改题为“江户百景余兴”,又发表了《芝神明增上寺》、《铁炮洲筑地门迹》两幅,4月-8月间共发刊7图,改题2图,同年9月6日,广重死于流行病疫,年仅62岁。广重身后,又刊行《比丘尼桥雪中》、《上野山下》、《市谷八幡》三幅。安政7年(1859)4月,二代歌川广重付印《赤坂桐畑雨中晚霞》。至此,《名所江户百景》由初代落款118幅,二代落款1幅,再加目录绘1幅,合成120幅完篇。

  
歌川广重临终前留下了著名的辞世之句:“ 東路へ筆を残して旅の空 西の御国の名所を見舞 ”,意谓“我把一生的绘笔留在了东路浮世后启程了,想到西方净土去旅行,去看看彼岸世界的名所”。广重撒手人寰时的心情值得揣测,从遗言来看似乎有“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潇洒,既有对现世的了无遗憾,也有对彼岸的无限憧憬。《名所江户百景》画出了江户的实景,也画出了日本的美,广重完成了对生他养他的江户大地的回馈报恩,也为十年后的江户落幕日本开国提前留下了挽歌。

  
宽政9年(1797),歌川广重生于江户八代洲河岸的安藤家,父亲安藤源右卫门,幼名安藤德太郎。13岁时父母相继离世,他继承了消防的家业成为重右卫门。因为自幼喜欢绘画,文化8年(1811)入浮世绘大师歌川丰广门下,取丰广之“广”与重右卫门之“重”合而为名,浮世绘将诞生一代巨匠歌川广重。

  
据称广重一生作画5000余幅,堪称高产画家,他经历了各种创作尝试,涉猎过狂歌绘本、役者绘、武者绘、美人绘、花鸟绘等,最终在风景版画中发挥了天分,展现了才能,完成了飞跃,把庶民的生活艺术浮世绘提升到世界的层次,成为日本的艺术符号。

  
遥想当年的江户,并非都是风光明媚的大地,夏日有酷暑,冬日有严寒,平野有沙尘,海岸有风暴,平民的生活更少不了艰难困苦,然而,歌川广重描绘的江户百景却多给人以美的感受。尽管生活颇多逆境,但广重笔下的人们却能与风景融为一体,展现出谦逊和美的气质,成就了永恒的江户风情。广重从江户人的直感出发,融合了自己独特的观察力和想象力,以抒情性的笔调描绘了江户的风景之美、人情之美,也成功提炼并形象表现了日本式审美的真谛。

  
歌川广重自号“一立斋”,表达了靠一支绘笔而处身立世的意愿。受到葛饰北斋《富岳三十六景》的影响,歌川广重开始挑战系列连载,初期的作品有《月二拾八景》(1832),描绘各种各样的月下景色,可能是出版中断的原因,月下系列现存两幅。不过与北斋作品的重量感和视觉冲击相比,广重的早期作品就流露出丰富的抒情性,从画题到绘笔都洋溢着文学趣味。早期名作《月に雁》现存东京国立博物馆,在1949年入选“邮便周”纪念物,印刷发行了200万枚邮票,不仅家喻户晓,也成为后世集邮的珍品。

  
天宝三年8月(1832),广重跟随幕府官员从江户上京向皇室进贡骏马和战刀。他在往返途中用画笔记录见闻,翌年横空出世了代表作《东海道五十三次》,不仅描绘旅途的风景,也描摹人世间的风雪,一举奠定了“名所绘第一人”的地位。

  
在《东海道五十三次》的创作中,广重的绘笔精准描绘了朝夕夜的不同时间带、分别了雾雨雪的不同气候,以丰富的笔法回避了单调的场景,让人有一路同行的现场感而浸染了深深的旅情。《东海道五十三次》单纯、典雅,再现了传统和歌的文学意境和抒情气氛,更在不经意中唤起了世人对人生旅途、世事风雨的感应,也有对欣喜相聚、感伤别离的喟叹,迄今依然是最适宜寄托乡愁的作品。

  
作为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名所绘大师,广重的人生和艺术所能到达的顶点都凝聚在最晚年的名作系列《名所江户百景》中,所谓如实描绘眼前所见所闻的画面临场感、照相机镜头般抓取大特写近景的取景方式、采取鹰眼视角的俯瞰式构图、融汇了季节感和风土风物的画题取材、飘荡着江户情绪的抒情性笔调等,都得到了大胆的运用,获得了充分的升华。在江户百景的画面中,自然融入了春花、夏雨、秋月、冬雪、夕雾、云霞等传统的季节性意象,更通过直版竖幅构图为高远的俯瞰视角提供了充足的画面空间,体现了游刃有余的绘画技巧。

  
比如,巨大的近景梅树枝干大胆分割画面的《龟户梅屋铺》,眼前的鲤鱼旗帜以顶天立地的气势占据整个画面、从上俯瞰神田川、远眺富士山的《水道桥骏河台》,巨大的马尾和马蹄占据一半以上重要画面的《四谷内藤新宿》,形如满月的松枝成为画面绝对主角的《上野山内月之松》,充分压低视角、无限突出近景花朵高大上的《堀切的花菖蒲》等,都是让人感受视觉张力、获得感官冲击的名作。

  
江户百景中两幅有关深川的作品,值得推介。《深川万年桥》,画家巧妙地以超近景的手桶和万年桥的栏杆作为画面的边框,手桶上悬挂着等待放生的乌龟,远眺着桥下的生命之水和极远处的富士山,怅然若思。整个画面突出了一匹弱小的乌龟,却展现出比雄伟的富士山更大的存在感,广重以奇崛的构图表现了生命的尊贵。

  
《深川洲崎十万坪》,一只大鹫在画面上空盘旋,鹰眼俯瞰雪野中的苍茫大地,远眺地平线尽头的筑波山。栩栩如生的大鹫扑天而下,充满了昂扬的生命力,也象征着整个江户百景的创作视角。这里有动与静的对比,有生与死的追问,有深邃的夜空和遮天的大翼,还有从天际线一直铺展而来的大地雪野,直至被大海吞没而消融于无形的银色世界,一切都是那样的写实,又是那样的神秘,画家展示出深广的内心宇宙和超凡的想象力,显示了完成一代杰作的底力。

  
日本的耽美主义文学家永井荷风备受周作人推崇,对日本审美趣味中恬淡静寂的人间清欢有深刻的体验和感悟,自谓“凡是无常无告无望的,使人无端嗟叹此世只是一梦的,于我都是可亲、可怀的”。永井荷风曾用文字作比喻,把葛饰北斋的画喻为辞藻华丽的纪行文,而歌川广重则是细致且平稳地款款道来的文章,他认为北斋在高峰期的杰作似乎并不特别体现日本情趣,而从广重的作品中更能领略到典型的日本风情和纯粹乡土的感觉。(《浮世绘山水画与日本名所》)

  
鲁迅一生喜欢浮世绘三杰,晚年尤爱广重。他写信给日本友人说:关于日本的浮世绘师,我年轻时喜欢北斋,现在则是广重,其次是歌麿的人物。不过,适合中国一般人眼光的我想还是北斋。(《给山本初枝的信》1934年1月)

  
广重当然是表现江户风情和乡土感觉的高手,不过他作为艺术家的想象力和表现力不止于此。以上的深川小景已见锋芒,江户百景中被编排在最后的《王子装束榎木大晦日的狐火》,是这个超大系列中唯一超脱了现实生活,取材于传说场景的一幅作品。

  
日本著名动漫导演、去年4月刚刚去世的高畑勋在生前曾表示:如果被问到《名所江户百景》中最喜欢哪一幅,我愿意举出狐群在夜里点燃狐火,汇聚在榎木大树下的“大晦日的狐火”,这幅作品的原尺寸即使放大两倍以上来看,依然使人痛感到它不同凡响的杰出。

  
据传说,每年除夕之夜,关东的狐狸都会聚集到位于王子的装束稻荷神社附近的榎木大树底下,按照攀跳大树的高低顺位而授予官职,然而狐群替换女官装束去参拜神社;近邻的农家则根据狐狸口中吐出狐火的数量,来预测明年的丰凶。

  
广重在作品中,描绘了深沉夜色下的狐群汇聚和狐火明灭,表现了与人世间不同的另一个灵异世界。夜空星斗闪烁,与明暗的狐火上下辉映,在神秘而幻象的氛围中,歌川广重可能已经依稀看清了彼岸的风景吧,所以才会表现得如此真切而渗人心脾。

  
中文导报 第1253期 2019.9.5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9
    一立斋歌川广重:一世一代江户百景 
    为陈允吉师八十寿:感受拳拳之心 
    齐心协力 日华月华 
    感动花事(旧文新发,岁时补记) 
    读你千遍也不厌倦:爱上京都的理由 
    都市矿山变废为宝:日本绿色奥运出奇招 
    日本政府上调消费税再闯鬼门关 
    东京福祉大学惊爆千余留学生“失踪”丑闻 
    大阪喜获2025世博会主办权 迎来黄金发展期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