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 2019
字体∶
感动花事(旧文新发,岁时补记)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9-03-23 18:08:39 阅读人次:48 回复数:0)

  一株普通的樱树花开几朵?落红知多少?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在樱花盛开的季节里,有心的日本人做了一次匪夷所思的实验。

  
人们先选定一株百年樱树,用大型网罩圈起来。在第一朵樱花盛开、第一片花瓣飘落之前,专门请人守候在树下捡拾落英,再由另一组人把落花一片一片贴在横竖格纸板上,每板100片花瓣。整场实验为期两周左右。

  
刚开始,花儿初开,飘落几许,由人工捡拾后拼贴成板。花儿满开后,落英缤纷,先洒“花瓣雨”,再飘“樱吹雪”,不舍昼夜,浩荡满天。这时候,需要用吸尘器吸拾。那一边,贴花组的人手由少而多,不断增加。人们用原始的手工方法,耐心细致地把一片一片樱花瓣贴在纸板上,让一树烂漫的樱花在平面上铺展开来,蔚为壮观。

  
从花开第一朵,到贴完最后一片落红,这项细密耐烦的工程进行了18天,动用了70个人连续作业。贴满樱花瓣的纸板铺满了100叠以上的和室还不够放。统计结果显示,这株樱树飘落的花瓣总计有59万3342片。如果按一朵樱花有5片花瓣来计算,这株樱树开花将近12万朵。

  
每年的花季很短,但触动人心的花事却有许多。动员了那么多人,耗费那么长时间,终日痴守着一株樱树数花瓣,又不是争吉尼斯记录,象这样傻傻的事,恐怕只有日本人才想得到、做得出来。不过从各种花事中可以看出,日本人真是太喜欢樱花了,愿意为樱花做任何事,犹如面对恋人时的给予和奉献。对日本人而言,樱花不是生活的装饰品,不是对像化的观赏物,而是四季、自然、情感和生命本身。

  
鲁迅在《藤野先生》里写过:“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望去却也象绯红的轻云。”冰心也曾在《樱花赞》中说:“樱花是日本的骄傲”,“樱花和瑞雪灵峰的富士山一样,成了日本的象征。”这两篇文字都被收入中学课本,所以大部分中国人有关樱花的启蒙,多来自鲁迅和冰心的描述。

  
樱花在日本有上千年历史,生命力旺盛。著名的三大名木,山梨县的山高神代樱树龄2000年,岐阜县的根尾谷淡墨樱生长了1500多年,福岛县的三春泷樱也摇曳1000年以上。即使从鲁迅的所见算起,上野的樱花至少又云蒸霞蔚了100年。樱花象云,她的壮丽和华美出于成千上万。牡丹看一朵,樱花看一支、一株、一行、一片,规模越大,樱花越显出气势。与富贵华丽的牡丹相比,一朵小小的樱花素淡无华,不足挂齿,但成片的樱花连缀起来,却蔚成怒放的花海。日本的观樱名所,首先以数量见胜,三大名所一个赛一个多。长野高远城公园植樱1500株,青森弘前城种植3000株,还有奈良吉野山绽放30000株。花色层林尽染,花潮海浪汹涌,漫山遍野都是春天。

  
樱花的气势来自集体的力量,展现团魂的精神。本居宣长做和歌称,“欲问大和魂, 朝阳底下看山樱”。一般认为,樱花的瞬间灿烂和即时凋落,构成了生与死的价值统一体, 是世间难有的壮美,体现了日本人的生命美学,受尊为日本精神。不过,樱花的本色不事富贵,不习招摇,更不擅争奇斗艳,每一朵樱花尽管朴素淡雅却极尽开放,终臻汇合成夺目的美丽。这种超一流的团队精神,已经超越了生死境界,这才是日常生活中普通日本人的精神象征。在上述的小小实验中,一朵樱花,一片花瓣,毫不起眼;12万朵花,60万片花瓣,却聚成一树春色,完全超乎常人对花的想象力——这才是樱花的真实魅力。

  
中国的梅花、欧洲的樱桃、喜玛拉雅南麓的秋樱,都是樱花的同类,但日本的樱花因为有人事参与,花事也特别动人。就象中国人称“梅兰竹菊”为“四君子”,或誉“松竹梅”为“岁寒三友”一样,日本的樱花也渗透进太多的个人乃至民族情感,故而声名显赫,魅力出众。上起皇室豪门、文人墨客,下到寻常百姓、贩夫走卒,日本人在樱花上投入的人事车载斗量,才让花事一年胜过一年,一代胜过一代。吟咏樱花、观赏樱花,是寻年例事,在这以外,还有更多人与花的生动交流,感人心脾。江户以来的平民风俗,流传至今的民间传统,让樱花开得狂放无忌,骄艳无比。

  
岐阜县根尾谷淡墨樱,树龄1500年。63岁的藤原博龙在小学一年级时与千年古树相遇相识,从此自发成为淡墨樱的守护人。藤原从15岁起每年为淡墨樱拍照留影,从30岁开始观察并纪录淡墨樱的花期变化。藤原把淡墨樱花期日记写在23米的长卷上,经年累月,迄今集成11卷之多。一位摄影家与一株长在深山里的巨大樱树邂逅,从此象“恋人同士”一样不弃不离,坚持相约十数年,每年驱车几百里,赶去为樱树摄影,拍下樱树的花开花落和阴晴晦明。另一株树龄超过500年的野生虎尾樱,渐近衰亡,当地农民展开了一场抢救古树运动。他们像护养千年灵长一样,每年为古树整枝去腐,精心调理,经过16年的护养,老树开新花,虎尾樱重新焕发生命力。

  
日本人览尽花海的恣肆和烂漫,也喜欢“一本樱”的伟岸和繁盛。京都常照皇寺的九重樱、岩手盛冈的石割樱、静冈狩宿的下马樱、冈山落合的醍醐樱、熊本阿苏火山口的一心行大樱,都是铭刻人心的著名樱树。樱花是乔木,牡丹是灌木。淡然寂然的樱花可以在野外经风雨炼沧桑,结成参天巨木;娇艳的牡丹纵有国色天香,只能长在花园里供人采撷观赏。 静冈狩宿下马樱,树龄800年,自然生长于天地之间,以富士灵峰为背景,迎风招展,气宇轩昂,呈现出浩大的生命力。所以,与樱花樱树相系的生命观,不只是孤独、哀婉、凄美和感伤,还有蓬勃、壮丽、强健和傲然的一面。

  
(作者注:本文原载《中文导报》518期,2004.5.13。旧文新刊,岁时补记)

  
2019.4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9
    一立斋歌川广重:一世一代江户百景 
    为陈允吉师八十寿:感受拳拳之心 
    齐心协力 日华月华 
    感动花事(旧文新发,岁时补记) 
    读你千遍也不厌倦:爱上京都的理由 
    都市矿山变废为宝:日本绿色奥运出奇招 
    日本政府上调消费税再闯鬼门关 
    东京福祉大学惊爆千余留学生“失踪”丑闻 
    大阪喜获2025世博会主办权 迎来黄金发展期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