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 2017
字体∶
战后日本制造业最大破产案落槌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7-07-13 19:00:55 阅读人次:195 回复数:0)

  

  
6月26日,深陷安全气囊召回事件泥沼的日本“高田公司”分别在日本和美国申请破产保护。此前,高田生产的安全气囊的发生爆炸,导致了一波全球性召回潮,公司为负担大规模召回成本,背负了逾100亿美元债务。日本帝国数据银行确认,高田成为日本二战结束后最大规模的制造业破产案例。高田气囊申请破产,为美国安全气囊制造商百利得以15.9亿美元收购高田核心资产铺平了道路,而百利得的大股东是中国的宁波均胜电子。

  
高田气囊是一家拥有84年历史的传统公司,成立于1933年。起初只是经营工业纺织品的家族企业,生产棉纺织品,二战期间供应降落伞材料。在第二代领导人高田重一郎带领下,从汽车安全带开始将业务转型至汽车安全领域,如虎添翼。1987年开始生产安全气囊,在其鼎盛时期成为世界第二大安全产品生产商。高田在全球安全气囊和座椅安全带市场占据20%左右市场份额。同时,高田还生产了全球三分之一的汽车安全带,以及儿童座椅、方向盘系统和其他部件。

  
上世纪80年代,高田与本田一起开发了日本首套驾驶员侧气囊系统。从第一代叠氮化钠,第二代四唑,到第三代硝酸铵,化学原料更容易生产、成本也更加低廉,高田气囊变得小而轻。不过,硝酸铵作为推进剂有致命缺陷,会随温度变化而膨胀或收缩,片剂最后会碎成粉末,水和潮湿会加速这个过程。粉末的燃烧速度比片剂更快,如果安全气囊里的推进剂已经破碎,气囊触发弹开时反应会更剧烈,原先设计的受控爆炸会变成一场真正的爆炸。高田是全世界唯一一家使用硝酸铵作为原料的安全气囊厂商,主要竞争对手的原材料以硝酸胍为主。在价格上,硝酸胍比硝酸铵贵得多,高田却没有把产品的安全性放在首要考虑因素。

  
2008年,有人开始怀疑高田安全气囊的气体发生器可能存在缺陷,在潮湿环境下易发生爆炸。2013年春,安全危机加剧,丰田、本田、日产、马自达因副驾侧安全气囊气体发生器问题,在全球召回了逾300万辆汽车。本次高田申请破产保护后,落实召回和负担召回财务成本的重担就落在全球汽车业肩上。这一史无前例的召回程序,涉及全球约1亿台气囊,涉及包括本田、福特、大众、和特斯拉等19家汽车制造商的汽车。回收事件至少会持续到2019年底,成本可能是100亿美元。

  
严重的安全丑闻为高田带来巨大财务压力。在截至今年3月的一年里,高田录得796亿日元(合7.15亿美元)净亏损,也是连续第三年亏损。今年1月,高田公司在美国承认犯有欺诈罪,同意支付10亿美元刑事罚金,公司的三名高管受到控告。10亿美元的罚金中,有8.5亿美元用于支付汽车制造商负担的召回成本。

  
高田的创始人高田武三曾说过,“如果安全气囊出了问题,高田就会破产,我们不想走上这个危险之桥”。高田创业以来,社长几乎都由高田家族人士担任,兴也高田氏,败也高田氏。第二代高田重一郎的铁血扩张,为降低成本谋求利益最大化甚至不择手段;第三代高田茂久唯唯诺诺,对危机认识不够深刻,未能抓住合适机会及时反应。高田公司面对问题反映的迟缓,不积极调查;对于安全问题不够重视,多次傲气地表示“无法确认造成爆炸的根本原因所在”。在多重因素的叠加之下,高田最终走到了尽头。

  
相关统计,高田问题气囊至少造成了全球17人死亡,超过180人受伤。由于高田创业家族成员努力推动与汽车制造商达成庭外重组协议,磋商拖拉了将近一年。即使已经申请破产保护,高田面临的问题还有很多尚未解决。高田与很多汽车车商并未就召回达成一致协议,需要时间比预想的要久。由于不知道气囊出问题的具体潜在原因,难以确定伤亡事件是否会继续发生。

  
不过也有媒体指出,高田气囊的1亿辆消费者中有113位受伤者,失效率为0.00000113%,而被气囊拯救的人则更多。高田气囊价格低廉,可以使原本装不起气囊的车装上气囊,拯救了更多乘客的生命。虽然高田使用硝酸铵难辞其咎,但是产品和工程往往是时间、金钱、能力和质量彼此妥协的结果,不可能做到100%正确。

  
2016年财年,高田的销售营业额还高达7180亿日元(合63.9亿美元),其中35.7%来自安全气囊业务,仅次于瑞典气囊制造商奥托立夫,与采埃孚-天合持平,远高于收购者百利得(KSS)。员工超过4.3万人,几乎向日美欧所有主要汽车制造商供货。即使这样,高田还是难逃破产的恶运。

  


  
2017.7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7
    从上海到东京:内山书店薪火相传走过百年 
    “亚洲之雄”东京大学的前世今生 
    平生风义兼师友——怀念白西绅一郎理事长 
    超级大横纲白鹏究竟有多强 
    安倍想名留青史,日本人接受吗? 
    R25休刊:日本出版业逝者如斯 
    改变生活的机器人离我们还有多远? 
    战后日本制造业最大破产案落槌 
    日本式24小时营业模式出现松动 
    正在逐渐消逝的日本“当铺”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