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 2017
字体∶
R25休刊:日本出版业逝者如斯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7-03-04 18:28:33 阅读人次:274 回复数:0)

  

  
在日本风靡一世的R25要休刊了。

  
运营方Media Shakers在3月1日宣告称,4月28日出版最后一期就拜拜了,给大家添麻烦了,谢罪的心情是沉重的。Media Shakers是由利库路特集团和电通广告共同设立的公司,专门运营R25的出版及广告业务。本次,发行方出此选择当然很无奈,出版界则从中感受到了行业严冬来临的寒意。

  
创刊于2004年的免费情报志R25,以30岁前后处于上升期的新锐商务人士为主要阅读层,每周提供他们感兴趣的时事、职场、结婚、理财等热门话题及讲解,最高发行量曾达60万部,引领了火热的免费情报志时代。十余年前,R25杂志每周芬芳印刷新鲜出炉,车站、便利店、书店等公共场所里成堆成捆,行色匆匆的上班族顺手捎上一册,几乎成为一道风景。

  
全盛时期的R25虽为免费的Free Paper,返还率却低到令人惊异的2%。以R25为代表的Free Paper的超高读者到达率,让免费情报志成为广告新宠,在渐受蚕食的传统纸媒广告与方兴未艾的网络数码广告之间打了一个漂亮的时间差。乘此东风,面向新社会人的R22、以20世代女性为对象的L25等纷纷出笼,共同构筑了免费志,或者说免费纸的繁荣时代。

  
然而,这个回光返照式的繁荣仅是权宜之计,不过十年就宣告了终焉。随着智能终端和网络广告的勃发,免费情报志和免费广告纸印数不断下滑,全球纸媒面临生存难题,日本也莫能幸免。R25调整了发行策略,在2015年9月终止纸媒印刷,作为网络媒体而继续运营,虽获得过单月超过1500万页面的点击率,还是无法顺利募集到相应广告,最终无奈落下了发行13年的大幕。

  
同样在2015年,拥有90年以上历史的资生堂企业文化杂志《花椿》废刊了;创刊于1967年的招工情报纸《an》也在首都圈和关西圈的部分地区休刊了。在出版不景气的大环境下,这些免费纸媒面临着共同课题,即广告收入不足以支持庞大的印刷、配送等费用,而网络转型绝非易事,最终不得不选择自我了断。

  
在日本与R25面临相似困境,不得不发表“终了宣言”的印刷类杂志接二连三。2016年11月,著名时装杂志《Cancam》的姐妹志、2007年3月创刊的《AneCan》休刊;2016年4月,创刊26年的男性时尚杂志《Gainer》休刊;2016年1月,生活类杂志《Free & Easy》休刊。另外,Oricon发行的娱乐周刊《Ori Sta》休刊,发行了37年的《Oricon Weekly》也将休刊。现在去图书馆,可以看到杂志区的休刊启事越来越多,杂志没有了,留下了一个个空格诉说着逝者如斯的时代创伤。

  
如果说,R25无奈停刊是出版业不景气的冰山一角,那么日本出版界的巨舰重镇也是每况愈下。根据出版研究所发表2016年的统计,日本的书籍出版连续十年负增长,而杂志出版则连续19年出现下滑。

  
2016年11月,大型出版企业小学馆新楼落成,同时也酝酿着重大的组织变更。例如,原来的女性杂志局改组为女性媒体局,除了杂志编辑外,更要拓展数码媒体事业。为了适应新的变化,日本最大出版机构讲谈社也在2015年春天进行了大规模的组织改变。出版社从迄今为止以纸媒杂志为主的体制转向数码对应,是基本方针,也是大趋势。

  
以发行《周刊文春》而知名的文艺春秋社,尽管在2016年推出了两部文艺作品《羊与钢的森林》和《便利店人间》,都成为销售突破50万部的顶级畅销书,但个别繁荣难掩整体萧条。文艺春秋高层介绍,因为出现了两部50万册的出版物,让单行本部门完成了年度目标,但小型文库本的销售现状并不乐观。智能手机普及、实体书店和销售点减少,以及各种原因,都使得出版界的寒冬越来越近了。

  
当今日本出版市场,一部分特定的畅销书籍和杂志,与此外的大部分不畅销出版物,形成了两极化态势,从整体上看情势非常严峻。2015年,文艺春秋也是因为出版了芥川奖获奖作品《火花》一炮而红,录得年度良好业绩,而在特定畅销书以外的整体出版都在下滑。

  
其中,小型文库市场的低迷尤为深刻。以出版“新潮文库”为主干的新潮社统计了文库本年度销售量,1990年售出4400部,达到顶点,2000年销售跌破3000万部,2013年跌破2000万部,2015年销售不足1600万部。销售量年年跳水,传统出版正在迎来黄昏。

  
无独有偶,近年来书店的关门歇业,也与出版业的萧条互为因果,形成恶性循环。在东京书肆神保町,著名的岩波Book Center自我破产。书店因主人柴田信去年突然去世而闭锁,原以为只是一时性闭店,此后再也没有开业,终至走向破产。岩波Book Center曾以良心经营而知名,走向破产对业界冲击很大。在店前还残留着大幅招贴,上面写着“书物复权”,就像一句再也实现不了的挽歌,敲打着爱读一代的心灵。

  
中文导报 第1134期 2017.3.9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7
    从上海到东京:内山书店薪火相传走过百年 
    “亚洲之雄”东京大学的前世今生 
    平生风义兼师友——怀念白西绅一郎理事长 
    超级大横纲白鹏究竟有多强 
    安倍想名留青史,日本人接受吗? 
    R25休刊:日本出版业逝者如斯 
    改变生活的机器人离我们还有多远? 
    战后日本制造业最大破产案落槌 
    日本式24小时营业模式出现松动 
    正在逐渐消逝的日本“当铺”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