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 2016
字体∶
日本领衔世界最先进的医疗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6-08-07 10:53:41 阅读人次:255 回复数:0)

  “日本人的惊世发明”4期连载

  
第四回“医疗器械篇”

  
作者:山尾升

  
翻译:杨文凯

  
江户兰学医书翻译本《解体新书》的历史意义

  
迄今为止,我在开篇的标题中,以“制造业:日本人一脉相承的传统”为题,介绍了日本的家电产品;以“不仅限于和食的日本人气食品”为题,介绍了日本的畅销食品;以“探索酷日本的源流”为题,介绍了在动漫和漫画等各种文化和亚文化领域里日本人震惊世界的发明。在最后这一章里,我将以在再生医疗领域中备受期待的iPS细胞(人工多功能干细胞)的研究和开发为首,列举并介绍几种支撑起日本先进医疗的医疗器械,正是这些先进医疗帮助日本走在世界前列,早早地进入了长寿社会。本次,与此前的三次拙稿一样,先从日本在世界上值得夸耀的医疗技术或者说开发先进医疗器械之所以成为可能的日本独特的历史、社会背景入手进行说明。

  
至今为止的连载,作为“日本人惊世发明”诞生的背景,我讲解了日本这个国家之所以成立的独特的岛国地势、四季分明的自然,近代以来与各外国交流的历史等错综复杂的情况。环顾世界,日本的近代医疗水平很高,众多国民能够享有如此优质的医疗环境,这与先辈们令人感动的奋斗是分不开的,也是不能忘记的。

  
众所周知,日本从17世纪初开始的260余年是江户时代,由于当时的德川幕府(有德川家历代将军实施的幕藩政治)颁布了锁国令,除了荷兰等一小部分国家以外,日本与世界主要国家都断绝了贸易和交流。为此,日本与外国之间也没有战争,日本国内由于全国各地大名藩镇统治的长期化,在经济、社会、文化、生活各领域形成了日本独自的、或者说充满地方特色的传统文化和生活习惯的样式。而且,在锁国状态下采取了严格的取缔措施,西洋的文化、文物、科学技术等进入日本变得十分困难。然而,在医学领域最早意识到了解人体的组织结构、生老病死、疾病治疗等科学知识必要性的人,是江户时代的兰学医师杉田玄白(1733-1817年)。在江户幕府的眼皮底下,有机会去江户(现在的东京)郊外的罪犯行刑场参观的杉田玄白,在医学同伴前野良泽的协助下,把德国医师写的、用荷兰语出版的有关人体解剖的学术专著《解剖学》翻译成日语的《解体新书》(1774年刊、本文4卷、图1卷),向身边的朋友们介绍了参考在西洋已经正规化的有关近代医疗的知识、技术的重要性。在几乎没有荷兰语和专业医学用语知识的环境中,相关翻译工作的辛苦之谈,在杉田玄白晚年著述的《兰学事始》中有详细记载。

  
那个时代,日本人的平均寿命不过50岁前后,如果生病了,只能用各地自古传下来的山野草药来治疗。武士在战斗中身负刀伤或枪伤,一般充其量只是用酒精消一下毒,然后等待伤口自然恢复。对于人是否死了,是根据心脏停止了、脉搏不再跳动来判断而决定的,当时就是那样的时代。顺便提一句,在有关人体医学的研究已经获得大幅度进展的现在,为包括幼儿在内的疑难杂症患者实施了很多脏器移植,人的死亡,需要具备“心脏的跳动-脉搏”和“肺的呼吸”都停止的“心肺停止”,再加上脑功能停止(脑死)这三个条件,,才能对“死”做出最初的认定。

  
作为一名医师,从职业关心开始,杉田玄白以日本语翻译《解体新书》为中心,使得日本人第一次了解了人体的组织和部位的成立、那些不做解剖就不能亲眼看到的人体的内脏组织和各个部位的运动、以及相互的关系作用等,可以说是划时代的贡献。这是距今不过250年前的事情。在江户时代,要成为医师必须到长崎学习兰学和医学,那里有着对荷兰贸易窗口的出岛(即使现在,要成为医师首先必须进入大学医学部,那也是难关;在江户时代,如果不是大名家的御医-藩医-的子弟,要成为医师是绝无可能的)。如果没有杉田玄白等人立志学习兰学医学,积极吸收西洋医学的知识所打下的基础,那么从江户幕府到明治新政府的体制转变(1867年的明治维新)以后,即使伴随着文明开化和西洋文物的流入,还是会有很大困难。所以,无论什么时代,有能够预期未来的开拓者的存在,是十分重要的。

  
明治的富国强兵时代,“医学之师”是德国

  
那么,从蒸汽机车到电灯,在所有的西洋文物开始传入日本的明治时代,能成为日本医学之师的国家,是与日本一样、几乎同时代在北部强国普鲁士主导下完成国家统一、并迈向近代化的德国。德语中的很多医学用语,如指医师的“doctor”、指诊察记录的“medical record”、指手术的“operations”等,在现在的日本病院中也是常用词,留下了日本近代医疗技术导入时期有许多日本人留学德国而成为“医师种子”的历史痕迹。

  
当时的明治新政府向德国派送了很多日本的医学留学生和军人医师,希望通过学习并获得近代医疗的技术和知识,有助于实现富国强兵的理想。军医人数众多,主要是为了能够预防并治疗士兵们的常患疾病,以便向前线部队尽可能多输送一名身体健壮的士兵。如此取得的医疗技术和知识,主要是出于军事政策的需要,而应用于一般国民疾病治疗的想法和视点是欠缺的,这也无可否认。明治时代有一位赴德国留学的精英军人,即后来成为日本国民作家的森鸥外(他作为军人的正式名字叫做森林太郎)。森鸥外暨森军医,就任了旧帝国日本军最高的军医职位。当时,德国留学组的一大研究课题,就是前线士兵经常罹患的“佝偻病”,现在都知道维他命B摄取不足和太阳光照不够是主要病因,而当时为了与法国、英国等西欧列强共同竞争全球扩张而推行富国强兵政策的德国是治疗佝偻病的先进国家。所谓“同病相怜”经常被提及,以德国为典范的日本军和医学界受到了影响,从中可以一窥历史真相。

  
内视镜的开发,日本领衔世界

  
30多年前的1980年代后半叶,笔者在当时的西德驻在期间,公司的东京本社指示一年要做一次健康检查,为此我们到西德的大病院去接受了全套体检。当时,在日本的病院现场进行胃癌的早期发现检查,相较于胃镜摄影(内视镜检查),使用钡剂做造影检查是主流。但是西德病院的担当医师认为,使用胃镜摄影比用钡剂造影更有利于做出精密而准确的诊断,于是都让我们吞服了微小的胃镜。当时,对于既没有相关知识,也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我来说是首次经历,吞下胃镜的时候品尝到的痛苦,至今依然记忆犹新。从此,我陷入了胃镜恐怖症。让我们把话题重新回到“日本人的惊世发明”上来,在胃、食道、十二指肠、大肠等内脏各器官的检查与病患部位的切除手术中,经常被使用的各种各样内视镜医疗器械的开发方面,日本企业领衔世界。在精巧而小型化的内视镜镜头的商品化方面,原来生产照相机等光学器械的品牌奥林巴斯最有名,而以正在展开经营再建的东芝为首,已有好几家日本的大型制造业企业致力于高精尖的医疗器械领域。医疗器械市场已经波及到全世界,可以说这一事业的发展前景是极其有希望的。

  
再生医疗领域备受期待的iPS细胞

  
此后,限于纸面篇幅的关系,在日本的研究者和企业领衔世界的医学研究和治疗领域,我将依次列举并介绍由京都大学的山中伸弥教授率领的研究团队研制成功的“iPS细胞”(在皮肤细胞中植入四个特定的遗传基因,可以分裂成各种各样细胞的万能细胞),图像诊断器械的CT扫描、核磁共振MRI,可埋入体内的心脏起搏器装置和冠状动脉支架等用于循环系统疾患治疗的医疗器具。

  
医疗器械,按照其性能的高低,以及是否与患者的生命直接关联为标准,可以大致分为五大类型:那些近在身边的医疗器具,如体温计、隐形眼镜、辅助听力器、血压计等,种类超过4000种。无论什么器械,在医疗现场的治疗和手术中都是不可或缺的。随着医学进步,iPS细胞等再生医疗的应用和迎来高龄化社会后患者日益增加的癌症治疗不断取得进步,这是目前的现状。

  
日本研究团队走在世界最前列的研究课题iPS细胞,是在人的皮肤等细胞中植入基因而人工制做出来的细胞,这与在母亲的子宫内处于尚未分裂状态的细胞(干细胞)拥有同样的能力。后来获得诺贝尔生理医学奖的山中教授等人的研究团队,在2006年首次从老鼠的皮肤细胞中成功制作出了与ES细胞(胚性干细胞)一样拥有万能分化能力的iPS细胞。在母亲的子宫内,胎儿形成之初只不过是一个由精子和卵子受精之后形成的受精卵细胞,在大约十个月之后婴儿诞生时,受精卵发生了变化,分化成各种各样的细胞,同时分化出来的各种细胞互相协调配合,生成了组织和脏器,在婴儿诞生时已分化出60亿个细胞了。山中教授等研究人员使用iPS细胞,在试管中模拟实现了在子宫里发生的事情,从而在理论上可以做出人体的细胞、组织、脏器。用这种方法生成的细胞和脏器如果移植到人的身体上用于治疗,受伤的部分就有了修复(治愈)的可能性。

  
iPS细胞自身还处于研究和开发阶段,尚未在再生医疗中得到实际应用,不过再生医疗的概念在医疗现场中已经付诸实践的是骨髓移植。骨髓移植从1970年代开始,就在世界各国实施了。现在被称为“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技术,是指开始使用干细胞进行治疗。这种治疗方法和针对难病患者实施的脏器移植,在认真制定了与移植治疗相关的法律法规和伦理基准的基础上,日本各地的大学病院已经做了许多例手术,这完全是拜日本的医疗技术,以及使之成为可能的先进医疗器械的开发成果所赐。

  
心脏、血管等循环器官的医疗器械也在进化

  
与癌症治疗并列最多的患者,来自与生命直接相连的心脏和血管等循环器官的内科疾病。在日本,医疗技术的进步发达,再加上经济发展带动饮食生活质量的提升,使得国民的平均寿命不断延长,已经成为世界上最长寿的国家。不过,长寿社会的背面则是与高龄化相伴而来的糖尿病、动脉硬化等生活习惯病和成人病的快速增加。盐分摄取过量、饮食生活紊乱、日常运动不足等原因导致了高血压的慢性化,动脉硬化的危险性也在升高,脑内出血等导致的脑中风、心肌梗塞等心血管疾病发生的病例越来越多。现在,脑中风和心肌梗塞等疾病越早治疗,引起身体障碍的后遗症可以大幅减轻;如果适当的治疗晚了,就会直接导致死亡。

  
为这些循环器官系统的疾病患者带来福音的,是为心脏跳动和人体全身输送血液、能发挥水泵作用、可以调整心脏内血流量的心脏起搏器和冠状动脉支架等医疗器械群。其中,被称为火材盒大小的微型电脑、用来调整心脏脉搏的心脏起搏器,对于抑制脑中风和心肌梗塞带来的危险发挥了有效作用,对于直接危及生命的心率失常的患者来说,是非常有用的医疗器械。通过手术,在心脏相反部位的右侧胸部内埋入心脏起搏器,使用锂电池,可以工作7-8年没有问题。

  
在人体检查中发挥巨大作用的图像诊断

  
在癌症的治疗和检查等身体的图像诊断中发挥巨大威力的,是被称为CT检查(扫描)和核磁共振MRI的大型医疗器械。CT检查,是用X光线在人体周围照射一下,获得的数据通过电脑计算,就像电网眼一样做成二维图像,从而把握治疗所必需的患者的症状。另一方面,利用MRI的磁场,可以检查人体内氢原子的数量和氢原子的存在方式。通过这种方法,可以从各种断层中把握病变部位与正常组织的状况。

  
这两个大型医疗器械,都因为使用了让人体躺在圆形机械中以观察身体断层的检查技术,被称为“身体切片检查法”,然而其中的原理完全不同。也就是说,MRI使用强力磁场来作用于体内的水分并拍摄断层照片,而CT扫描则是X光检查的立体版,通过X射线照射后在电脑上作出影像图片。为此,MRI和CT扫描技术都各有利弊:MRI在大脑和肌肉等水分多的部位的图像诊断中发挥作用;而CT扫描则在骨头等水分少的身体部位的图像诊断中有用。从各自的短处来看,MRI虽然不用担心放射线的辐射,但全身拍摄需要一个小时左右;而CT扫描因为使用了放射线,人体多少会受到一些辐射的影响,

  
MRI检查因为在强力磁场的环境下会延长,体内埋藏有心脏起搏器的患者不宜接受检查。所以在接受身体全面检查之际,需要向担当医师准确传达自己感到的不舒服、健康不安、既往病历等,这是十分必要的。

  
医疗观光的未来也受到注目

  
迄今为止,笔者自己曾在东西两德统一之前的西德、泰国、巴基斯坦的病院接受过治疗,加上在东京大学病院有过三次手术和入院的经历,还有在家人、朋友接受手术治疗时也有现场陪同的经验。我知道从狭窄范围的经验出发来得出结论是危险的,但不得不承认日本的医疗技术水准极其高超,而那些被称之为发展中国家、新兴工业国家的亚洲各国,如果在大学病院或当地的大病院,医师们的技术水平也是相当高的。在泰国名门大学、朱拉隆宫大学病院里,一位曾因脑中风而紧急入院的新闻社的前辈记者,接受治疗后没有留下后遗症;最近又见证了另一位我认识的女性朋友因交通事故而肩部骨折,在初期治疗后,她接受了毫无痛苦的整形外科医师的治疗,实现了早期治愈。那位前辈记者介绍称,病院方面的初期对应非常适当,他说“我在泰国捡回了一条命”。

  
此外,东南亚都市国家新加坡已经先行一步了,以“医疗观光”和成套医疗检查为目的,参加该国旅行的外国人很多,充分反映了新加坡综合病院的医疗水平之高。与此相对照,一位在中国工作期间得了慢性肝炎的新闻记者朋友,因为担心北京病院的医疗水平而提前向东京本社提出申请,取得长期病假后,选择回东京的专门病院接受治疗。另外一个例子,一位友人于1990年代在法国巴黎驻在期间,儿子罹患小儿性白血病,他毫不犹豫决定提前归国,选择在日本的专门病院接受治疗。儿子康复痊愈了,朋友表示当时的归国选择太正确了,同时他也强调对于这种难病,日本的医疗水平确实很高。

  
现在,日本正在推进中的“地方创生”备受关注,地方上有治疗实绩的大病院在接受全套身体检查的同时也展开医疗观光,已有好几个地方都市都在探讨相关的政策措施。确实,政策环境的改善必须得到切实推进。

  
医学、医疗技术发展的“光与影”

  
日本的医学和医疗技术的发展非常出色,但有光亮就会有暗影。最大的暗影,就是日本虽然被称为世界第一长寿国,但伴随着日本人寿命的大幅延长,高龄化社会也在快速推进中。包括阿尔兹海默症在内,因脑功能障碍等原因而导致的老年性痴呆症患者年年增加,那些拥有老年性痴呆症的年迈父母的家庭,在身心方面承受的负担极其沉重。

  
近年来在日本,正如“健康寿命”这样的概念所言,出现了“拥有健康的长寿才是幸福的”这样的想法。尊严死、延命治疗等,对于患有重病的高龄者,应该施以什么样的治疗?与此同时,放弃只给末期患者带来痛苦的以延命为目的的治疗,在临终关怀的设施里安稳地迎接死亡的末期医疗,是否也是一种选择?

  
医疗器械和治疗方法的高度进化、“日本的惊人发明”带来了长寿社会的实现,同时也向我们提出了新的课题。永无止境的科学技术的发展,是否真正只为人类提供了恩惠,能否将人类引向幸福的彼岸?如今需要再一次停止脚步,从“科学与伦理”的观点出发,获得重新思考的机会。同时,对于活着的意义是什么,谁都无法逃脱的“生与死”的课题,都需要进行认真的思考。

  
过去四次连载中,介绍了催生那些“惊世发明”的有名或无名的日本人的先辈们。他们经历了各种各样的辛劳和困苦,度过了充满价值和意义的人生,这是确实无疑的。

  
2016.8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6
    “你的名字”为什么这样红 
    如何理解天皇“生前退位”意愿 
    日本的“年度社长”什么样 
    东京马拉松魅力何在? 
    草思堂前一剪梅 
    “廉价卡西欧”重获青睐续写传奇 
    日本领衔世界最先进的医疗 
    筑地市场搬迁倒计时 
    为你探索“酷日本”的源流 
    日本活用犯罪余款发福利奖学金 
    不仅限于和食的日本人气食品 
    日本获得113号元素命名权 亚洲首例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