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 2015
字体∶
九段坂上的云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5-04-18 17:38:18 阅读人次:448 回复数:0)

  花季结束了,年年如斯的赏花名所依然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其中,从市谷桥到九段坂的靖国大道两侧,堪称东京市中心屈指可数的赏樱名所之一。烂漫的樱花伴着车流和人行渐入佳境,一直延伸到九段坂上的北之丸公园和千鸟渊,演绎出樱花交响曲的最高潮。

  
其实,九段不仅有赏花胜地,也是内涵丰富的历史名所。关于九段坂的由来,史说有二。一是江户城吹上庭园的役人官舍说:指在1709年(宝永6年)德川六代将军家宣换代之际,在此坡路上建造了九栋公务员宿舍,成为“九段坂”;二是石段说,指连接山手高台地与神田方向的陡坡由九层石段筑成,俗称“九段坂”。据说,九段坂是一个险峻的坡道,石阶铺路缓解了上下坡道的危险。

  
过去,江户没有高楼,从九段坂上登高远望可以看到无限美景,江户湾(东京湾)和房总半岛(千叶)一带的美景尽收眼底。而且,九段坂在江户时代也是赏月名所,每年1月和7月26日,人人都可以登高望远,欣赏坂上的月出,是为“二十六夜的等候”。现在,九段地区学校较多,也汇聚了众多历史纪念场所。九段下有千代田区役所、九段会馆、昭和纪念馆等;九段上有靖国神社、日本武道馆、北之丸公园、千鸟渊战殁者墓地等。当然,最热闹的景象还属一年一度赏花季。沿着日本皇宫护城河千鸟渊河畔的绿色大道和堤坝,800多株染井吉野樱和山樱夹道绽放,日樱极尽繁华美丽,夜樱备显幽玄神秘,成就了樱花胜景的极限演出。

  
九段地区的人文历史景观很多,一举手可触摸到古木残碑,一抬腿就跨进了历史门槛,这些都是寻常事。位于靖国大道北侧的靖国神社是非多,不说也罢。其他值得提及的话题有三,曰长明灯台,曰九段花街,曰东乡公园。

  
现在位于九段坂上北之丸公园入口处的长明灯台,在明治时代曾是东京,乃至日本的象征。1868年6月,在江户城内为戊辰战争的战殁者举行了招魂祭。以此为契机,1869年明治天皇颁令在九段坂上马场设立东京招魂社(靖国神社前身)。1871年(明治4年),东京招魂社的入口处设立了巨大的灯台型灯笼,成为维新后的东京名物。此前,出入江户湾的船舶都以江户总镇守神田明神的大灯笼(永代明灯)为地标。由于九段坂上地势颇高,在江户湾航行的船舶从品川冲和房总半岛都能远远望见这个新地标,遂让九段坂逐渐为人所知,受到了越来越多关注,而长明灯台也经常出现在描绘江户生活的风景画和风俗画中。当地人习惯与把长明灯台称作“高灯笼”,后来灯台移动了位置,但地标的存在感历久不衰。

  
1869年在九段坂上诞生的花街,是旧武家集中的九段地区出现新商业萌芽的标志。明治维新之后,最后一代幕府将军德川庆喜的后继者德川家达被赐予静冈领地,离开了江户。德川家的亲兵卫队也跟着去了静冈,这些武士家族汇聚的番町地区陷入了人去楼空的闲散状态。从前,东京的花柳界都在神社、佛阁等人流众多、风光明媚的地方自然汇聚。九段坂上自从建立了招魂社,这里成为军人常来游玩的地方,那些失业武士的妻子转身为艺妓,原来的旗本屋敷也变为接待客人的原始料亭(待合)。

  
花街在大正年间进入全盛时期。据说当时有艺妓700多人,花柳界的从业人员多达4500人。即使进入到昭和年代,据1929年由中央公论社出版、今和次郎编撰的《新版 大东京案内》“花柳总览”记载,九段花街仅次于浅草和柳桥,位列第三,当时还有106家艺妓屋,在册艺妓人数为385人。早在1919年(大正8年),该地区的三个行业(包括“待合”、“料理屋”、“艺者屋”)在警署的协调下便结成了三业组合,九段由武家之町向军人、文人、商人之街转型。九段花街对日本的社会和世风有重大影响,本身也成为“大正浪漫”的一部分。“大正文学与花街”,已经成为正式的研究课题。当年,小说家菊池宽、直木三十五、剧作家小山内薰等都是花街的常客。

  
出生于1881年(明治14年)的小山内薰,幼年住家就在现在的九段南2町目6番地,位于花柳界中心地带。他当时在筑地第一中学上学,每天行走在花街,以至于学校里有传闻说“小山内经常出入待合等接待场所”。小山内为此很苦恼,曾经要求搬家,让母亲颇感棘手。不过,小山内的创作与成名也是离不开花街的,成名以后颇热衷于这里的豪游。

  
以“直木赏”而闻名的直木三十五公然声称“自己就是喜欢艺妓”。当年,他对一位名叫香西织惠的年轻艺妓情有独钟,甚至想看她洗澡的样子,想得不行。他叫上一些友人作家陪他连日等候在浴室门口,最后得到了香西织惠手写“喜欢你”的一张纸片,收藏在钱包里,如获至宝。

  
耽美主义大作家永井荷风在1910年(明治43年)受到森鸥外和上田敏推荐,担任庆应义塾大学文学部主任教授。据说他在1927年挽救了一位名为“铃龙”的艺妓,在1928年4月开设了一家待合(料亭的前身),永井每天就寄身在店里面写小说。可以说,永井文学就是他的生活写照与人生风格。

  
在武士没落后,近代日本有军人兴起。九段不仅是文人的乐园,也是军人的住地,特别有大批将校级军人集居于此,形成了风气。现在的三番町就有东乡平八郎的住家,现在的九段南2町目也有山县有朋的住家,当年都与充斥着莺声燕语的花街毗邻。在二二六事件中成为戒严司令部的九段会馆(旧称“军人会馆”)和东乡元帅纪念公园(东乡平八郎的住家遗址),被视为九段作为军人之街的象征。

  
东乡平八郎生于1848年1月27日(弘化4年12月22日),萨摩藩士出身,日本海军元帅海军大将,侯爵,与陆军的乃木希典并称日本军国主义的“军神”。他参与了日清战争和日俄战争,在对马海峡海战中率领日本联合舰队击败俄国海军,创下东方黄种人打败西方白种人的先例。

  
东乡早年结婚后,从品川搬到了九段与市谷之间的番町居住。据说,在东乡出征日清海战时,母亲满子到当地的“二七不动尊”祈愿了上百次;在东乡出征日俄海战时,妻子又百次踏破“二七不动尊”祈愿,最终在满愿之日的5月27日取得了奇迹般的海战胜利。

  
司马辽太郎的历史小说《坂上的云》描述了那个时代,借用“顺着山坡上升的云”的意象折射出日本在明治时代发奋图强、学习西方、追赶列强、扩充国力的情景,NHK后来拍成了“大河剧”。有人考证“坂上的云”究竟是指什么坂?虽然结论莫衷一是,但如果真的有所指,九段坂或可以成为候补之一。

  
中文导报 第1044期 2015.4.23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5
    为安倍长期政权把把脉 
    战争与和平 
    九段坂上的云 
    千年和纸成功登录非遗名录 
    安倍的面子与日本的里子 
    诺贝尔奖揭晓:日本人连续两年多人获奖 
    百年大计TPP为日本带来机遇和挑战 
    制造业:日本人一脉相承的传统 
    东京自来水何以成为“天然饮品”? 
    日本酒文化 
    日本登录世界遗产风生水起 
    巨星陨落高仓健:为战后日本电影史留下巨大足迹 
    永远在一起:忠犬八公苦等80年盼来主人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