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 2014
字体∶
富冈制丝厂和丝绸产业遗产群登录世界遗产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4-08-11 01:57:41 阅读人次:544 回复数:0)

  

  
作者:伊藤努

  
翻译:杨文凯

  
日本国内第18件,近代产业遗产首次登录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6月21日在中东卡塔尔首都多哈召开的世界遗产委员会上,正式决定将日本推荐的位于群马县的“富冈制丝厂和丝绸产业遗产群”登录为世界文化遗产。日本国内的世界文化遗产,这是继去年登录的富士山之后的第14件;若包括自然遗产在内,这是日本第18件世界遗产。而近代 “产业遗产”成功登录世界遗产,还是第一次。

  
富冈制丝厂(位于群马县富冈市)是在明治维新后第四年的1872年,由明治新政府引进西洋技术而建成的当时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机械制丝厂,即使到现在,由红砖砌成的蚕茧仓库和巢丝厂等生产设施依然完好无损地保存了下来。本次世界文化遗产,由制丝厂加上与养蚕相关的三个设施,共四处历史遗迹构成。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决定理由中指出,“从法国引进的技术促进了日本传统养蚕业的发展,最终引领世界。这里诞生了生丝大量生产的优秀样本,那些融合折中了和洋风格从而形成自己独特样式的建筑物也非常珍贵”,对此给与了高度评价。在正式决定之前,教科文组织的咨询机构“国际纪念物遗迹会议”在今年4月,以“对世界制丝产业的革新发挥了决定性关键作用”为由,提出了世界遗产登录劝告。在6月21日的审查中,除了日本以外的20个国家中,有18个委员国认为“这是产业遗产的绝好范例”,赞成登录为世界遗产。出席世界遗产委员会大会的群马县知事大泽正明荣幸地接受了各国赞誉,他在英语演讲中明确表达了“要把我们的遗产完好地传承给未来世代”的决心。在知事演讲结束时,日本代表团的席位上传出了感极而泣的哭泣声。大泽知事在随后的记者会见中表示,“在申遗的普及活动中,对群马县所有地区认真参与推广的县民们充满了感谢之意”。

  
世界文化遗产,每个国家一年只能推荐一件,日本下一个推荐的候选项目是“明治日本的产业革命遗产”(包括福冈、鹿儿岛等8县),今年夏天教科文组织的咨询机构预定访日进行现地调查。

  
明治初期的官营工厂,由法国人指导建设

  
世界遗产,以联合国专门机构教科文组织认可的作为人类共同财产、拥有“显著的普遍价值”的文化遗产和自然地域为对象,在文化和自然的分类以外,还有同时兼有文化和自然价值的综合性遗产。根据各国的推荐,世界遗产委员会从各种侧面对候选项目的价值进行审查,一旦决定登录为世界遗产,就会强化保护活动。日本在1992年批准加入世界遗产条约,包括本次富冈制丝厂在内,国内已有18个登录项目。今年,全世界的世界遗产登录件数将超过1000件,据说教科文组织的审查条件倾向于越来越严格。

  
正如前面所说,富冈制丝厂是在明治初年从当时西方列强之一的法国引进技术、建起的官营(国营)机械制丝厂。明治政府把“殖产兴业”作为产业支柱,通过振兴生丝出口以获得外汇,为此选择了盛行养蚕、容易确保水源和煤矿的群马县富冈市作为现代化制丝厂的建设用地。全长超过1000米的巢丝厂和储藏蚕茧的大型仓库都是世界最大规模的生产设施,从全国各地招募来的女工们通过产业化而努力扩大生产、提高品质,为高档产品生丝走向大众化做出了重要贡献。以上的说明和记述,在中学和高中的社会学科教学中,作为近代日本的历史事实被广为采用,许多日本人都是熟知的。官营工厂的富冈制丝厂此后被拍卖给民间,随着化学纤维的普及导致生丝价格大幅下落,终于在1987年停业,为120多年的历史画上了句号。

  
在富冈制丝厂停滞作业的1987年,当时的工厂所有者片仓工业(本社位于东京)确立了“不出售、不租借、不毁坏”三原则,决定保存已经老朽化的建筑。到2005年该会社把原厂建筑移交给富冈市管理为止,每年为修缮补牢都要花费1亿日元以上的资金。建议登录世界文化遗产的文化厅官员表示,“没有相关各方面的努力,本次登录是不可能的”,对以片仓工业为首的各界迄今为止做出的努力表示赞赏。

  
群马县开始启动世界遗产登录工作,始于十年前的2003年。围绕着“成为日本近代化基础的养蚕、制丝、织物业”主题,群马县选定了10个设施。但是,由于讨论并不充分,其中也有没有获得登录世界遗产所必需的国家历史遗迹认定的设施。而且,鉴于2008年岩手县的金色堂“平泉”在申遗时曾因“普遍价值的证明不充分”而被要求重新检讨资产构成,所以在获得有识之士大力协助的基础上,群马县的申遗重组工作正式启动。

  
富冈制丝厂支撑了被誉为“世界第一”的日本生丝的出口,当时世界最大的生产设施被原样保存下来,其价值很容易获得理解。为此,“实现生丝产业化生产的技术革新”这一主题首先被明确化。据此,那些即使有历史价值,但无法证明与制丝厂有关联的设施从候选名单中被剔除,申遗项目的构成资产最终集中为4件。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咨询机构的要求,群马县还提交了当年与西方各国进行技术交流的追加材料,同时也听取了海外有识者的意见,申遗的准备工作逐渐走向完善。

  
富冈制丝厂等四大申遗资产构成

  
“富冈制丝厂和丝绸产业遗产群”,除了“富冈制丝厂”以外,还有堪称近代养蚕农家原型的“田岛弥平旧宅”(伊势崎市)、靠自然冷气来储藏蚕卵的“荒船风穴”(下仁田町)、养蚕技术的教育机构“高山社迹”(藤冈市)等4处遗迹构成。

  
明治政府在法国工程师保尔.布留纳等人的指导下,建造了官营的机械制丝厂,是为了实现富国强兵而必须的殖产兴业,更是为了获得国家近代化建设所需要的资金,为此对当时最大的出口产品生丝进行扩大生产和提升品质变得不可或缺。结果,采用了当时最先进技术的世界最大规模工厂开始建设,北关东地区的富冈被选为建设用地,最重要的原因是周边地区原本就盛行养蚕,容易收集到大量蚕茧。明治政府在当时也对群马县接壤的长野县和琦玉县进行了调查,用于蒸汽引擎的煤炭可以从邻近的高崎市取得,而近处的河流可以确保工厂用水的需要,由此决定了建厂的选址。

  
明治政府的官营工厂,现存的只有富冈制丝厂,是那种木质骨架外加砖墙、还有瓦片覆盖而成的房顶,是和洋折中的别具特色的建筑物,迄今依然是制丝厂的代表性存在。日本学校的教科书里刊载有富冈制丝厂的照片,这是日本人非常熟悉的建筑物。而且,工厂遗址内保存着全场超过100米的东西蚕茧仓库、可供300名女工一起缫丝的巢丝厂、工厂的铁制烟囱、铁制水槽、蒸汽大锅等设施,此外还有供传授制丝技术的法国人女教师居住的女工馆、工厂长居住的布留纳馆、女工宿舍、检查人馆等。这些在工厂内的建筑物,许多都被指定为国家重要文化遗产。

  
在丝绸、纺织产业的重要工程制丝厂里工作的女工,就像过去经常读到的《女工哀史》、《啊,野麦岭》等文学作品中描述的那样,在各地制丝厂和纺织工厂中有大量从事严酷繁重劳动的女性确是事实,但富冈制丝厂是作为向地方上传递技术的近代日本“模范工厂”而营造起来的,形成了在当时世界上尚属罕见的优良劳动环境。劳动时间1天约8小时,每周休息1天,夏季、冬季的定期休假都得到保证,三餐费用和住宿费用都由工厂承担,工人的厚生福利非常充实。那些在富冈制丝厂工作并学习了技术,然后去各地纺织工厂成为技术指导者的人不在少数。有评价称,在明治时代以家事为中心的女性走向社会的过程中,富冈制丝厂扮演了角色、发挥了作用。

  
为富冈制丝厂奠定基础的“深谷三伟人”

  
对于富冈制丝厂登录为世界文化遗产,邻县的琦玉县深谷市和本庄市也掀起了祝贺热潮。这两个城市与属于不同县的富冈制丝厂有着特别因缘,特别是深谷市,有指挥建造富冈制丝厂的明治时代著名实业家、深谷市出身的涩泽荣一,有以色泽的学问为师、出任富冈制丝厂首任厂长的尾高惇忠,有为工厂建设而担当资金调用和管理工作的韮冢直次郎,这三人与制丝厂关系深厚被称为“深谷三伟人”而受到彰显。在历史上,“如果”的假设是不成立的,但是如果说与富冈相对比较近的深谷没有这三个人,富冈制丝厂的基础就建不起来,应该不算言过其实吧。

  
在本庄市,象“竞进社模范蚕室”和“旧本庄商业银行煉瓦仓库”等,以富冈制丝厂为中心、与该地区的丝绸产业发展具有深刻关联的设施也有好几处。本庄市的相关担当人表示:“经历了明治、大正年代,正是在全国首屈一指的本庄蚕茧市场,支持了富冈制丝厂发展起来的。今后,我们在完善本庄丝绸产业遗产群保护环境的同时,也会跨越县境,不断深化与富冈市的各种联系。”

  
而且,去年深谷市与富冈市缔结了友好城市合作协定,深谷市的责任人表示,“在深谷,以涩泽、尾高的出生故居为首,有很多文化遗产,今后两市将深化合作,深谷市也要进一步弘扬世界文化遗产”,他同时向群马县民和富冈市民示好,传递了良好愿望。深谷的乡土史研究家说道,“富冈制丝厂是继承尾高精神的地方,也是尾高思想结出硕果的地方。作为深谷市民,对此感到非常自豪。”

  
深谷和本庄两市表达了强烈意愿,将借着本次世界文化遗产登录的东风,进一步提振观光产业,同时对与富冈制丝厂有着渊源关系的涩泽和尾高等故居的文化遗产,予以更加广泛的推广。

  
老朽化建筑物的修补与观光客对应成为课题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咨询机构,对于明治初期的建筑物能够保持原貌的良好保存状态,评价为“奇迹”,但是富冈制丝厂的各处设施正在走向老朽化,进行修补和抗震化改造必然需要高额费用,此外以本次成功登录世界文化遗产为契机,可以预想到来自海内外的观光客将会猛增,如何妥善对应等等,今后需要解决的课题很多。

  
无论什么建筑物,按照现行的抗震耐震标准来看,多少总是有些问题,目前设施整体只有20%左右能够公开也是事实。今年初的一场大雪,使得建筑物的一部分受到损坏,整体性修补的完整预算估计需要100亿日元以上。富冈市决定通过收取入场门票来积累资金,同时也希望通过民间募捐来取得必要的修缮和维护资金。

  
如何对应今后势必增长的观光客是当务之急。在咨询机构建议登录世界遗产之后的春节大型连休期间,访问富冈制丝厂的游客一天高达8000人左右,创出历史纪录,也引起了现地大混乱。此后的周末,也有5000人左右的访客杀到,包括确保停车场在内,富冈市役所在“快乐的烦恼”状态下面临着令人头痛的重大问题。而且,“荒船风穴”等其他三个设施之间的距离很远,一天之内无法周游的现实也成为观光瓶颈。确保交通手段和培养自愿者导游,已成为现实课题。

  
群马县虽然拥有伊香保、水上等全国闻名的温泉地,但近年来在都道府县魅力排行表上一直处于低位。群马县内的观光消费额也持续出现减少倾向,县役所的观光担当者内心的算盘是,“如果登录世界遗产,就能提高国民对群马县的关注度,希望世界遗产能与温泉地联系起来,共同提升县内的观光产业。”富冈市在今年,已经确保了800个停车位,相当于去年的5倍,但市里负责人表示,“制丝厂范围内必须实施入场限制,停车场进一步增加困难重重。”

  
2007年成为世界遗产的岛根县大田市的石见银山,在第二年的2008年迎来了相当于2006年观光人数2倍的81万人。因为大幅度增加了公共巴士,噪音和振动等引发了落石等事故。石见市采取了单线运行、巴士数量减半,让客人在矿山町徒步巡游的措施,但该市的责任人后来总结称,“这样很不方便,可能导致观光客减少,遗产的一部分遭受损失,从长远的眼光出发,还是应该认真对应”,对此提出了有益的建议。

  
在群马县,观光客骤增让人担心“高山社迹”建筑物会加快老化劣化,还有目前实际有人居住的“田岛弥平旧宅”等也会受损伤,世界遗产热潮会引出了新问题,这种可能性正在出现。

  
教科文组织针对新规申遗审查日益严格

  
富冈制丝厂是日本第18个世界遗产项目,2015年即将接受审查的“明治日本的产业革命遗产”的相关自治体组成的世界遗产推进协议会的干部表示“一定要继续下去”,表达了强烈的申遗意愿。但是如前所述,教科文组织近年来的审查越来越严格,这种情报也在相关人士中口耳相传。

  
富冈制丝厂提炼出4大构成遗产,将普遍性价值明确化而获得申遗成功,但是“明治日本的产业革命遗产”除了九州山口以外,还有分布在岩手、静冈等8县的23个设施共同构成。其中之一是被称为“军舰岛”而广为人知的端岛炭坑遗迹(长崎县)的风化速度在加快,而八幡制铁所和长崎造船厂等设施依然在运作,这些设施如何保存如何公开等,可能会受到教科文组织相关机构的严格评判。国际咨询机构“国际纪念物遗迹会议”日本国内委员会委员长、东京大学大学院教授西村幸夫指出:“富冈制丝厂对世界丝绸产业做出的巨大贡献及其价值获得积极评价。不仅仅从近代化的日本视点出发去描述,从世界范围内极为稀少的大背景和大故事出发加以说明更为必要。”

  
日本国内的世界遗产“暂定名单”还剩有10件。文化审议会从中选出“长崎的教会群与基督教相关遗产”等4件,作为接下来的申遗推荐候选名单,这个方针已经确定了。

  
2014.8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4
    吴清源与《莫愁》 
    “四国遍路”走过1200年 
    日本流行姐弟婚 
    社长的条件 
    酸菜白肉锅 
    日本大空难 
    何以成人? 
    开发蓝光LED揭开“新照明时代” 
    日本官民携手力促海外留学倍增 
    富冈制丝厂和丝绸产业遗产群登录世界遗产 
    “四国遍路”走过1200年 
    相隔17年消费税上涨至8% 
    声音、气味将被纳入新商标保护 
    “和食”登录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日本公害“痛痛病”实现历史性和解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