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 2014
字体∶
相隔17年消费税上涨至8%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4-05-06 23:18:18 阅读人次:1069 回复数:0)

  相隔17年消费税上涨至8%

  
—伴随着高龄化社会的社会保障预算对策—

  
作者 伊藤努 翻译:杨文凯

  
增税的过程和背景

  
在日本购物、接受服务时需要支付的消费税的税率,从4月1日起由5%上涨至8%。自从1997年4月1日消费税率由3%增至5%以来,消费税相隔17年又一次上涨了。顺便介绍一下,在日本作为确保安定税收的一环,尽管历代内阁对于导入消费税做了各种各样的研究和探讨,但是一般而言,给国民增加负担的消费税是不受欢迎的。1978年的大平内阁(大平正芳首相在就任首相前曾长期担任大藏大臣)就探讨过导入消费税问题,但在总选举时遭到败绩而不得不撤回了增税提案。日本最初实行消费税,也是在长期担任过大藏大臣的竹下登首相执政的1989年4月,税率是3%。此后在1997年的桥本内阁时代首次增税至5%,其名目是“充实福祉”,打出了充实福祉预算财源的大旗,以期获得国民理解。桥本龙太郎首相也有过担任大藏大臣的经验。本次,为消费税增税开辟了道路的政治家是民主党的野田佳彦首相,他当然也担任过财务大臣,据说从那些无论如何都要实现增税的财务省官僚那里被灌输了各种知识。政治家一旦成为管理国家金库和钱袋的大臣(阁僚),即使增加国民负担,都会认为只要导入或上涨成为安定财源的消费税,就可以获得有魅力的税收来源了。

  
为此,随着本次消费税的上涨,众多的商品价格、公共支出、交通机构的乘车费等都上涨了,给作为消费者的大部分国民和一般家庭的日常支出带来了巨大负担。为此,直到4月1日增税之前,消费者都抱着“挤进末班车”的心态疯狂购物,在东京都内的车站大楼里为购买新年度月票的人们排成了长队,许多零售店为了更换价格标牌而忙碌着。法律上已经决定,在一年半后的2015年10月1日,消费税率将继续上涨至10%。安倍政权会在评估本次消费税上涨后的景气动向后,于今年年末做出最终判断。在消费税上涨之前的3月31日,安倍首相在国会答辩中强调说:“本次增税,是为了把日本在世界上值得骄傲的社会保障制度传给下一个世代,政府将实施一系列经济对策以缓解增税的影响,我们将全力以赴推动景气在7月份重回成长轨道。”

  
增长消费税,是因为日本社会的高龄化在快速演进,享受年金生活、接受介护服务的人口在增加,与社会保障相关联的费用每年以1兆日元的规模在膨胀。2014年度的政府预算案,其中的一般年度支出达96兆日元,迄今最大,其中与高龄化相伴随的社会保障费用约为30兆日元的巨额费用。从这个数字中可以了解到,社会保障的相关费用占到了国家支出的近三分之一,这个比例今后必定还要增加。负责编制国家收支预算的财务省(旧大藏省)估算,本次消费税增税后,2014年度的消费税收将增加4兆5000亿日元,全年度的消费税收有望达到15兆3000亿日元。如果能达成这个估算,会超过全体国民在取得收入的同时必须缴纳的所得税总计14兆8000亿日元,那么消费税将成为“收入最多的税收”。日本的税收制度,在战后很长时间以来一直以个人所得税和企业法人税等“直接税”为中心,消费税成为国家税收的最大项,意味着税制体系迎来了转换点。

  
阻止危机性财政恶化的安定财源

  
在今年4月与明年10月分两个阶段导入的消费增税,是在安倍政权诞生之前的民主党野田内阁时期决定的。2012年8月,在民主党与当时的自民党、公明党的三党协议基础上,国会通过了“以消费税增税为支柱的社会保障、税一体改革关联法案”,为消费增税开辟了道路。针对三党协议,众多在野党担心增税将对国民生活带来不良影响,同时也会给刚显露迹象的景气回复泼上冷水,他们从这个立场出发表示反对。消费税增税,不仅在国会展开了论争,媒体也纷纷卷入讨论,成为一大新闻——这是直接叩问作为消费者的一般国民内心的话题,绝不是可以被当作他人事而轻易结束的。然而与此同时,对于年金生活者和将来接受年金的世代来说,以确实的预算保证为基础的社会保障制度的完备也是受到重大关心的事情,与当前的财务状况相比,在希望中长期社会保障制度能够得到充实完备的众多国民中间,不少人也认为消费增税是不得而已的。

  
对于财务省而言是长年夙愿的消费增税决定后,在三党协议成立后的年末总选举中,执政党民主党因失去了拥有选举权的国民支持而遭遇了创纪录的惨败,由大胜的自民党主导的安倍内阁诞生了。安倍内阁事实上参与了三党合意的过程,并在2013年10月通过法律,决定在今年4月实施消费增税(由5%上涨至8%)。由此,对于面临着应对老龄少子化社会和阻止危机性财政恶化等国家课题、肩负着日本的责任的执政党和在野党来说,以任何形式确保财源已成为至高的命题。

  
日本经济在过去20年里遭遇了深刻的通货紧缩,景气低迷一直在延续,执政和在野三党不顾及可能对国内经济造成负面影响而执意跨出了消费增税这一步,其政治判断的大背景是,伴随高龄化社会的到来,社会保障关联预算的膨胀已经不可避免,为此必须增加预算金额,而在发达国家中日本的国家财政恶化是最突出的。以国债(国家发行的债券)为中心的国家借款,已经突破了接近国内生产总值GDP两倍的1000兆日元。2014年度的一般财政预算案,为了确保财政收入而新发行的国债(借款)超过了40兆日元,几乎接近了政府预算的一半。如果将国家的财政状况比作个人家庭的财务,即年收入仅100万日元的人(家庭)却持有1000万日元的借款,家庭支出的一半不依靠借款就无以为继,完全陷入了“债务腌制”的窘境。靠发行国债的政府借款如果按照现在的速度继续增加,不仅本金在增加,需要支付的利息也在不断增加中。

  
日本的国债发行余额已经达到了天文数字,但没有象部分遭遇到债务危机的欧洲国家那样走向财政破产,是因为国内外对于紧迫的日本经济还抱有信用感,为购买国债背书的国民个人储蓄等金融资产还很丰润。但是,一旦日本经济的信用丧失,一旦出现卖掉国债以买回宝贵现金的动向,人们担心金利急速上升所引起的恶性连锁反应将对经济带来重大打击。如此,对日本经济而言,将成为噩梦般的事态。

  
为了防止在现有基础上的进一步财政恶化,面向财政健全化而重新找回财政规律,本次消费增税可谓是跨出了一大步。当然,为了实现财政健全化,彻底消除浪费预算等的行政和财政改革(实现小政府,把国家的权限委任给地方自治体的地方分权化)是不可缺少的。如果考虑到日本社会的急速高龄化所伴随的社会保障关联费用的扩大,用消费增税的收入去充塞社会保障费,这种选择也是无奈之举。政府表示,当消费税率上涨至10%时,4%(11兆2000亿)将投入到基础年金的国库负担财源以加强社会保障的安定化,1%(2兆8000亿)将用于充实养育儿童和减轻医疗费等政策的实施。

  
国际对比:日本消费税尚低

  
日本从1989年起导入消费税:一开始是3%,后来涨至5%,本次升至8%,明年10月会上升为10%(正式拍板的政治决定预计在年末)。但是,8%或者10%的消费税率在国际上相比较来看,绝对算不上高水准。例如,同日本经济发展阶段相似的发达国家进行比较,德国是19%,英国是20%,法国也在20%左右,可见消费税率在20%上下的国家占大多数。德国把消费税称作附加价值税VAT,虽然税率比日本高很多,但为了抑制高税率对消费者的负面影响,对食品的课税率就很低(比如,德国的食料品的税率只有7%,而在饮食店里餐饮的税率为19%;英国的食料品的税率为零,而外出就餐、糕点之类的税率为20%),如此针对特定消费品而减轻税率的例子非常多。

  
这就是说,单纯的消费税率只是一个数字,与实际的实效税率(国民、消费者的实际税负担)是无法比较的。一般来看,减轻税率可以把以食料品为首的生活必需品与高价的奢侈品区分开来,对前者实行非课税或低税率。消费税这个税收制度,存在着收入和所得低的人们反而会加重负担的反向累进问题。为了对应反向累进问题,很多国家采用了减轻税率的方法。在减轻税率方面非常有代表性的事例,在加拿大买五个油炸圈饼被视为外食,消费税率6%,而买6个以上的油炸圈饼被认为在现场吃不掉,一定会拿回家去,作为食料品可以不被征收消费税。这个税收制度表明,国家不同,税金方面的常识也会变化,这是非常有趣的例子。

  
日本正值消费税上涨之际,有关参考外国事例而应该采纳减轻税率的议论也在国会中展开过,但最后成为探讨课题而被搁置了。作为替代措施,政府对于收入所得比较少的世代和家庭以还付金的形式支给一定的现金,也以支援育儿的名义给与一定的返还。在日本,国民对于消费税率上涨予以强烈批评的是,以所得税等直接税为主要财源的税制体系持续了很长时间,在那些毫无必要的公共建设和官员空降政府系机构(这些人的工资由税金支付)等税金的巨额浪费被无形放置的同时,又通过税金的形式向一般国民榨取更多钱财,由此对政府和地方自治体的批判和抵制时有出现,形成了影响。不过,针对本次消费税率上涨的反抗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小的,可能是因为老龄少子化社会的快速到来,为应付不断膨胀的社会保障关联预算的支出,人们认识到这样做是必要的。

  
消费者在增税前通过集中购买实施生活防卫

  
在消费税上涨前的今年3月的每一个周末,都有超过通常客流量的大批购物人流涌向了家电量贩店和大型超市,这成为东京都内和日本各个都市的一道风景线。在集中抢购日用品之余,对于价格稍微高一点的家电制品和数码相机、小汽车等,许多购物客表达了相同的感想:“在涨税之前一直都很纠结,总是想减少一些费用支出,想赶在增税之前购买,所以来了。”

  
据东京新宿的家电量贩店透露,进入3月以后,空调、冰箱、洗衣机等“白色家电”的销售量同比超过了2倍。另外,东京都内的大型超市也表示,在增税前的3月任何一个周末,“单个客人的平均购买量都增加了”,其中,瓶装饮料水和大米,简直卖得飞了起来。这家超市为了应付增税前的“赶末班车需求”,在库准备的商品存量是往年的2倍左右,为了不发生缺货的情况而提前做出了努力。进入4月以后,作为对末班车消费的大量购物的反应,商家纷纷担心销售额会下降,大型量贩店等各家会社都在商讨对策,打出了吸引客人的各种新招。

  
那么,在赶末班车式的集中消费后,市场的实际反响如何呢?在消费税上涨后两星期的4月中旬时点上,曾经沸腾的百货店的销售额较前年同比减少了近两成,以高额消费品为中心的销售减额最为明显。另一方面,在难以事先购买存货的食品和餐饮行业中却出现了销售额上升的公司,从整体上看,消费并没有大幅度走冷。

  
日本大型百货店四大集团的3月份销售额,因为高额珠宝饰品和进口名牌产品大受欢迎,较前年同比激增了近三成。但进入4月后情况翻转,开始出现下落,不过这都在预料之内,因为“来店的客人并不少”(三越伊势丹)。各家百货店集团都早早实施了对应抢购之后销售下滑的对策,比往年更早地从4月1日就开始了面向夏天的“清凉商务”关联商品的特别贩卖,男士用的衬衫等销售额看起来在扩大上升。

  
低所得家庭和街道商店主负担沉重

  
不过,从4月1日开始消费税率上涨至8%,确实加重了低所得层和街道商店主等的负担。例如,拥有幼儿的母子家庭,“在增税后只有削减伙食费”,“与唯一可以谈谈心里话的好友的聚餐次数只有减少了”等叹息之声时有所闻。那些做着零时工而勉强维持生计的低所得家庭表示“即使增税,至少也应回馈一部分孩子的养育费、提供一些教育支援”,持有这种诉求的人并不少。

  
在都内经营小型电器店的商店主表示,“大型店可以展开降价攻势,但街道小店面对增税却很难随之涨价”,面临的情况很严重。增税后的商品采购价上升了,如果这些价格不转嫁给客人,那么每年店主自己就要负担数十万日元的差价。这位店主吐露心声说道:“我也时常想涨价,但脑海中马上会闪现客人离开了。至于消费税率涨至10%以后的情况,现在都不敢想。”

  
象这样对于消费税上涨的接受方式,处于不同立场的人会大不相同。关于消费税增税的影响,经团联的米仓弘昌会长在4月7日记者会见中表示:“4-6月期的景气,由于政府提前执行了5兆5000亿日元的经济对策和补正预算,与1997年提升至5%的时候相比,一般认为负面影响会小一些。”同时,针对2015年10月预定提升消费税率至10%而言,米仓会长强调:“即使日本经济因为安倍经济学是否重回成长路线的轨道尚需评估,但按照既有的规定实施消费税率上涨是很重要的。经济成长与财政健全化,对日本来说都是重要课题。”

  
财政学专家、东京大学大学院教授吉川洋接受媒体采访,谈到本次增税至8%时表示,“这是迈向财政健全化的第一步”。他同时也指出:“然而,即使按照预定上涨至10%,政府打出到2020年实现基础财政收支的黑字化目标也是难以实现的。伴随高龄化的医疗和年金等社会保障费的支出,正以每年1兆日元的速度在增加,所以对财政健全化来说,包含了重新修订给付水准的改革是不可缺少的。”

  
分两阶段实施消费税增税,并不能就此达成财政健全化的目标,与高龄化社会的急速推进相适应,提高公共年金的开始支付年龄等,可以说社会保障制度的整体性调整是不可或缺的。现在,对于国民而言最关心的大事莫过于经济发展的前景和年金、医疗等社会保障的改革问题。希望为国家掌舵的政治家们能够给出合理良好的制度设计,而对于一个一个消费者来说,适当控制不要不急的购物,可以选在打折扣的日子去购物,通过聪敏的消费行动来实现生活防卫是十分必要的。

  
“从今开始,每个月节约1万日元。”——某生命保险会社通过网络、以1000名利用者为对象,在去年年末实施的调查结果显示,消费者考虑对饮食和娱乐等支出予以控制,每月节约的平均金额为1万0076日元。那么,你呢?

  


  
2014.5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4
    吴清源与《莫愁》 
    “四国遍路”走过1200年 
    日本流行姐弟婚 
    社长的条件 
    酸菜白肉锅 
    日本大空难 
    何以成人? 
    开发蓝光LED揭开“新照明时代” 
    日本官民携手力促海外留学倍增 
    富冈制丝厂和丝绸产业遗产群登录世界遗产 
    “四国遍路”走过1200年 
    相隔17年消费税上涨至8% 
    声音、气味将被纳入新商标保护 
    “和食”登录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日本公害“痛痛病”实现历史性和解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