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 2014
字体∶
日本公害“痛痛病”实现历史性和解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4-02-01 20:41:01 阅读人次:630 回复数:0)

  2013年12月17日,富山第一饭店白凤厅,“神通川流域被害团体联络协议会”代表高木熏宽和三井金属公司社长仙田贞雄握手,双方交换了《关于全面解决的合意书》——这标志着围绕著名公害“痛痛病”的斗争,在被害方与加害方历时40多年的司法博弈后有了最终结果,双方向着全面解决迈出了历史性一步。

  
在达成协议后,三井金属公司发表声明:“从1972年8月9日痛痛病诉讼审判开始,已经过了41年。我们诚心诚意地努力协商,为患者的赔偿、农业损害的补偿、污染农田的复原,以及作为源头的神冈矿业的公害防治寻求对策。近日迎来了全面的解决,我们感到非常欣慰和高兴。”不过,富山当地的受害者可能不赞同“诚心诚意”的说法。

  
“痛痛病”学名是“镉中毒导致骨骼软化(骨质疏松症)及肾功能衰竭”。所谓“痛痛”是因为患者最大的特征就是全身疼痛,最后在疼痛中死去。痛痛病和水俣病、新潟水俣病、四日市哮喘病并称为“日本四大公害”。

  
“痛痛病”的缘由,来自岐阜县的三井金属矿业神冈事业所即神冈矿山把金属冶炼中产生的废水未经处理就排放到神通川里,流经下游的富山县而引发的重金属污染。该矿山在江户时代已开始小规模生产铜、银、铅等金属,在周边也有污染记录。明治维新以后,矿山的经营主体转移给政府,由三井组全面接手经营,以日俄战争为契机进入大规模生产,此后历经日中战争、太平洋战争,以及战后的经济高速发展阶段,大量生产排出了大量金属污染,除了周边地区更影响到下游的农业和人体。自1886年三井组全面介入到1972年法院对“痛痛病”做出裁决,据推测神冈矿山共排放镉污染达854吨。

  
早在百年前的1910年开始,富山当地医院不断收治一些病人,共同特征是:全身骨头疼,容易骨折(这是钙质大量流失的表现)。患者时常叫喊:痛啊,痛啊。病人的近端肾小管被破坏,导致肾脏萎缩,产生尿毒症。大部分患者最后在疼痛中死去。尽管病患数量增加,但很长一段时间里,病因未明。1946-1960年,日本医学界从事综合临床、病理、流行病学、动物实验和分析化学的人员经过长期研究后发现,“骨痛病”是由于神通川上游的神冈矿山废水引起的镉(Cd)中毒。

  
1955年,当地的开业医师荻野升接受《富山新闻》记者八田清信采访,记者听到医院护士把患者称为“痛痛人士”,遂提案称“就这样叫痛痛病如何?”1955年8月4日的《富山新闻》社会版面首次用“痛痛病”来报道病名,从此流传开来,成为了世界环境史上抹不去的一个名词。

  
萩野升是一名医生,也是一位诗人,二战时被强制入伍,1946年从中国战场返回日本。他目睹的战争悲剧让他产生了济世情怀,特别是“痛痛病”患者所受折磨和家庭悲剧,让他决意要找到病因。萩野升否定了营养不良、过于劳累等传统说法,在神通川流域进行了详细调查,得出了神冈矿业在上游的采矿和排放才是致病的元凶。经历了社会质疑和个人坎坷之后,1968年“痛痛病”作为公害病被认定,萩野升获得了代表日本医生最高荣誉的“朝日奖”。

  
本次达成最终和解后,受害者代表、今年已经83岁的高木良信感慨道:“如果这些救济政策能够全部落实的话,那么离彻底解决"痛痛病"才算是迈进了一大步。”因为“痛痛病”,高木良信先后失去了外婆和母亲。2013年,高木良信81岁的妻子同样死于肾功能衰竭,他自己的肾脏也日益恶化。

  
1960年后期,高木良信从萩野升医生那里了解到,这种病是起源于三井金属对当地的污染,他走上了带领当地人索赔抗争的道路。1968年,由9个受害者和20名受害者家属组成的29个原告将三井金属告上法庭。战后日本去财阀化,神冈矿山1950年独立成为神冈矿业,1955年神冈矿业更名为三井金属矿业。2001年,神冈矿山结束了其数百年的开采历史,正式关闭。

  
最初,受害者提出的索赔金额是每名患者400万日元,每位死亡者500万日元。1971年,富山地方法院作出判决,受害者胜诉,三井金属方面不服,提出上诉。1972年,名古屋高等法院金泽分院作出裁决,判受害者胜诉,并判定三井金属向去世的患者每人赔偿1000万日元,尚在世的患者每人赔偿800万日元。这几次裁判尽管没有让事情最终解决,却让“痛痛病”作为一种环境公害的事实得到了确认,也奠定了日后索赔和追责的基础。

  
对个人病患者的赔偿和救济,主要由日本厚生省和当地政府完成。1973年,被害者们和三井金属达成谅,“痛痛病”受害者可以从日本政府那里得到医疗费、残疾补偿费、疗养费等补偿,而三井金属则支付赔偿费、医疗费、入院费、医疗看护费、温泉疗养费等。但是由于始终缺乏明确协议,这种赔偿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是一种基于人道主义的救济。

  
2009年,这场旷日持久的斗争有了转机。被害者团体提出希望达成全面和解的意向,迄今双方进行了12次谈判。随着时间推移,许多患者和家属也先后过世,公害问题引起的社会关注日益淡薄,被害者方面希望能够最终获得一个解决。从结果来看,对三井金属来说,也是较为有利的结果。

  
最终和解达成,根据双方的协议,三井金属将向1975年以前居住在被污染区域20年以上,并符合健康受损标准的居民一次性支付60万日元。而这些对象是由三井金属和被害者协会共同选出的委员组成的委员会来判断。符合第一个居住年限标准的约有9000人,其中符合健康受损标准的在500人以上。他们的赔偿请求将从2014年4月开始受理,2015年4月支付。同时三井金属还要向被害者团体进行道歉,并支付部分诉讼和行政费用。

  
出席协议达成仪式的日本律师山田博表示,“这并非意味着全部结束,但这样给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定下了一个规矩,事情就可以一件一件地处理。”三井金属则表示,目前神通川流域的被污染农田的复原工作已经完成,而对患者的赔偿工作将继续下去。

  
2014.1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4
    吴清源与《莫愁》 
    “四国遍路”走过1200年 
    日本流行姐弟婚 
    社长的条件 
    酸菜白肉锅 
    日本大空难 
    何以成人? 
    开发蓝光LED揭开“新照明时代” 
    日本官民携手力促海外留学倍增 
    富冈制丝厂和丝绸产业遗产群登录世界遗产 
    “四国遍路”走过1200年 
    相隔17年消费税上涨至8% 
    声音、气味将被纳入新商标保护 
    “和食”登录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日本公害“痛痛病”实现历史性和解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