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 2013
字体∶
2020东京奥运考验成熟都市的真正价值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3-10-28 13:44:40 阅读人次:774 回复数:0)

  

  
作者:山尾升

  
译者:杨文凯

  
一、事前推测混战,投票结果大胜

  
2020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城市,最终定为东京。在东京举办奥运会,意味着日本自第二次世界大战败战(1945年)之后不到20年、仍然处在复兴途中的1964年(昭和39年)以来,相隔56年将再次迎来采集自希腊奥林匹亚山的圣火。下一届夏季奥运会将于2016年在巴西的里约热内卢举办,东京在此前的申奥过程中,在第一轮投票中曾因票数不够而早早出局。本次申奥从前一次的失败中汲取了教训,相关人士实施了绵密的战略,最终取得了成果。不仅是日本奥林匹克委员会(JOC)和东京都、体育界的相关者,更有众多日本国民为申奥成功而欢欣鼓舞。今年9月7日(日本时间8日凌晨),对于北半球最东面的国家(远东)日本而言,在位于地球另一面的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召开的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总会上,当罗格会长发表东京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决赛投票结果、展开了写有“TOKYO 2020”的纸片时,屏息凝神的总会会场爆发出欢喜和悲伤交织在一起的呼声,通过卫星直播而瞬间即时传到了日本国内。夸张一点说,日本列岛被欢声笼罩,成了沸腾的海洋。

  
在日本,冬季奥运会曾经在札幌(1972年)和长野(1998年)两个都市举办过,但说到夏季奥运会,自1964年东京奥运会以来,那些拥有自我个性的大都市如名古屋、大阪,再加上前一次申奥的东京都列入过竞逐名单,但最后都败于世界上其他对手城市。从这个意义上看,本次申奥大战对众多日本人来说是必须取胜的。在决定之后再回顾,本次由东京取得绝对胜利的2020年夏季奥运会申办大战,直到投票前的预测仍然认为西班牙的马德里、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和东京互有短长,三大候选中被视为绝对优势的都市没有出现。

  
二、英国人担任咨询顾问的申奥战略奏效

  
由此,对于申奥能否成功,申办城市在IOC总会上的最终陈诉被认为是取胜的关键。在长时间的申奥活动中,东京的申办理念在某段时期曾变得模糊而迷失。当初,从2011年3月发生的东日本大震灾中举起了“复兴奥运”的旗帜,但不知什么时候“震灾”、“复兴”等字样消失了,“彻底落实安全安心”、“选手第一主义”等技术层面的申办口号浮出水面。但是,面对持有投票权的100余位IOC委员,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发表的最终申奥陈述中,东京提出了融合震灾复兴与推进奥林匹克运动的“体育之力”的申办理念。受此触动,俄罗斯与中国等与日本关西密切国家出身的国际奥委会委员们也把票投给了日本,形成了超乎预想的巨大票差。在第一轮投票中落选的马德里因为经济不安,而在决胜投票中大败于东京的伊斯坦布尔因为今年以来发生了反政府大游行,似乎都成为负面因素。

  
在日本的最终陈述中,男子击剑奥运银牌选手太田雄贵、出身于受灾地宫城县的残奥会田径运动员佐藤真海、原著名电视播音员、具有突出语言能力的龙川克里斯汀等逐个登台发表演讲。在最后的陈述结束后,包括笔者在内的好几位奥运爱好者都有共同感受,“无论是谁的演讲,都不像日本人发表的演讲”。父亲是瑞士人的龙川在演讲最后介绍了日本人的心,她讲解所谓“おもてなし”(日本式招待)也许正中奥组委下怀,陈述的话语非常理性,堪为国际社会都能理解的名演讲。

  
当然,各位登台演讲人也是拜事前的练习和努力所赐。相关人士一致指出,作为东京申奥的指挥者,英国人顾问尼克·巴厘的存在不可欠缺。巴厘是引导伦敦2012、里约热内卢2016申奥成功的著名国际顾问,他本人是欧洲贵族,熟知那些身为体育界名士的国际奥委会委员们的思考方式和对事对人的评价方法。有采访本次申奥活动的资深记者回顾称:“当然,世界有数的大都市东京在申办过程中比较顺风顺水,但是巴厘把寄托着震灾复兴希望的体育的力量作为王牌,提炼出感人的故事而完成最终陈述,这个战略是奏效的。”

  
三、记忆犹新的半个世纪前的东京奥运

  
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成为日本战后复兴的象征,也成为此后“开发型发展奥运”的先驱。东京奥运会是亚洲举办的第一次和平与体育的盛典,亚洲在此后又相继举办了首尔奥运会(1988年)和北京奥运会(2008年)。韩国和中国都正值收获经济发展成果的时期,举办奥运会成为向国际社会展示国力上升的绝好机会。

  
在这个发展过程中,如果给近50年前举办的上一次东京奥运会定位的话,日本在申办成功数年前就相继投入了高速公路和东海道新干线的大规模建设,在从战败废墟走向国土复兴的同时,东京也成功晋身世界先进大都市的行列,这给许多日本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一时期,也就是1960年代前半,正与日本高速经济成长时代重合。东京奥运会迎来了世界93个国家和地区的5000多名运动员,在田径、游泳、排球、柔道、举重、摔跤等多个项目上展开激烈较量,当时正值电视在日本真正进入普及时期,众多国民深切感受到世界性的体育盛典近在身边。

  
而且,包括各国参赛选手团的工作人员在内,如此众多来自世界各国的外国人出现在东京及其周边地区,这是前所未有的经验,为岛国日本与国际社会加深交流提供了巨大契机。东京奥运期间,还是小学5年级生的笔者,曾在自家附近的国道上欢呼声援奥运圣火的接力传递,也曾通过黑白电视机的实况转播而看到了被称为“东洋魔女”的日本女子排球队与强豪前苏联队激战并最终摘取金牌的辉煌时刻。国民在茶余饭后热烈声援奥运会的景象让人记忆犹新,尤其难忘的是10月10日在东京国立竞技场举办的奥运会开幕式。

  
四、给少男少女们提供梦想的奥运会

  
东京奥运会开幕式的10月10日,后来作为“体育日”而成为日本的国民节日。1964年奥运开幕式当天,前一天的大雨神奇地转为秋日的晴空,航空自卫队用飞机的“蓝色脉冲”在蓝天上描出了奥运五环的鲜明印记,给孩子们带来了感动。世界上有五大洲(欧洲、美洲、亚洲、非洲、大洋洲);古代和近代奥林匹克发祥地是希腊;在古代即使有战争,却有为了举行被称为奥林匹克的体育盛典而暂时中止的习惯——这些知识孩子们都是第一次知道。而且,包含着孩子们不太熟悉的项目(如现代五项、击剑、马术等)在内的奥运竞技,通过邮政省发行奥运纪念邮票,在中小学生中掀起了集邮热潮。日本的孩子们真实感知到在广阔的世界上有许许多多国家,有各种各样肤色和体格完全不同的人种存在,就是从东京奥运会开始的。

  
奥运会的魅力在于,那些不太受关注的项目,只要运动员个人或团体在奥运会上发挥出色、摘取奖牌,就会提升人气,增加竞技参与人口,迅速扩大该项运动的普及范围和参与幅度。比如,在东京奥运会和之后的墨西哥奥运会(1968年)上,日本国家排球队和国家足球队表现出色,在中学生和高中生中开始参与排球和足球运动的年轻人迅速增加。为此,在小学和中学期间曾经是少年棒球手的孩子们不断转向了足球等运动。在田径比赛中,由于体力之差,身材矮小的日本人选手离开摘取奖牌还很远,但在42公里的长距离马拉松赛跑中,夺取奖牌的日本运动员不断出现,激励勇于挑战长跑或者说马拉松的年轻人显著增加。顺便说一下,虽然女子马拉松在如今已是备受欢迎的竞技之一,但出于女性难以跑这么长距离的考虑,在约50年前举办的东京奥运会上竟然没有列为比赛项目。当时,女子摔跤、柔道、举重等,都没有列入比赛项目。

  
包括在奥运会之后召开的残奥会,体育竞技的大门面向女性和残疾人不断扩大,促进了人类的进步。日本的传统竞技通过奥运会而传播到全世界,最后成为国际性竞技项目,也不乏先例。在1964年东京奥运会上,柔道首次列为奥运比赛项目。如今,柔道已经成为在世界各国广为传播、外国人竞技人口越来越多的国际性体育项目“JUDO”。不过,讲求礼仪、安慰失败方、锻炼形成自身人格等柔道本来具有的武道精神,却在普及和扩大过程中逐渐丧失,不能不让人感到遗憾。

  
五、七年后东京奥运可能创造的经济效果?

  
2020年东京举办奥运会一锤定音后,出现了两种相反的意见:一种意见称“还有七年时间”,另一种相反的意见认为“只有七年时间”。到东京奥运会召开为止,以主会场国立竞技场的大幅修缮改装为首,有28个以上的运动场馆需要建设和完善,包括场馆周边地区的再开发、基础设施的升级等问题多如山积;另一方面,发掘和培养被称为“东京奥运世代”的各项竞技的实力型选手已是当务之急。无论如何,到东京奥运会召开为止,如何解决以上各项课题,全部筹备时间就是绝妙的七年。

  
其实,不仅仅因为2020年东京申奥成功了,在可以称为日本传统法宝的体操界,在里约热内卢和东京奥运会上依然令人期待会有出色表现的内村航平以外,还有目前是高中两年生的白井健三已经凭借G难度的“白井”腾跃而在世界锦标赛上成为日本人最年少的金牌得主,还有年仅20岁却被称为“自由体操专家”的加藤凌平等,构成了后浪推前浪的选手梯队。在伦敦奥运会上表现出色的日本游泳阵营、在短距离赛跑的选手队伍中,都有值得期待的下一世代的新星不断涌现。近代奥运鼻祖顾拜旦男爵提倡“奥林匹克精神重在参与”,迄今依然意味深长,但是夺取奥运奖牌,特别是摘取最辉煌的金牌依然是众多运动员们刻苦训练的目标。按照国家划分、项目划分的奖牌取得数,大致可以显示这个国家的体育活跃程度,但奥运会主办国因为奥运效应而摘取更多奖牌已经成为惯例。不断强化奥运选手的培养、主场比赛可以获得大型声援团、在高度紧张和压力下登上奥运舞台,这些都可能转化为促进主办国选手摘金夺银的巨大动力。

  
奥运会所带来的,不仅有世界一流选手给与的梦想和感动,经济效果也是巨大魅力之一。根据东京申奥委员会的粗略计算,以总建设费达1300亿日元的国立竞技场重建工程为首,从2013-2020年的七年间,因为投资和消费的增加,将会创出近3兆日元的经济效果,全国将创出15万人的就业机会。此外,如果算上日本全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和观光旅游,可能会达到数量级完全不同的150兆日元。

  
某著名经济分析师指出,“东京举办奥运会并不是扩大经济体本身,而是重在景气的气字,因为这个积极明朗的话题促使国民的心情转好,对经济的良性循环带来影响。”特别是,在东京都及其周边地区建设的比赛场馆中,有28座场馆位于以东京湾岸地区为中心的半径8公里的区域内,对推进临海副都心地区的开发具有“显著的、看得见的经济效果”。

  
在晴海地区将建设能够入住17000人的奥运选手村(总工程费约1000亿日元),在奥运会之后可以用作销售和出租,目前在选手村建设用地附近已经开始建造超高层商住大楼。而且,在港区、新宿区、涩谷区以及神宫外苑地区,东京都已经制定了大规模的再开发计划,能够容纳8万人的奥林匹克体育场(对旧国立竞技场的重建)预定在2019年完成。

  
六、在成熟都市举办奥运会的意义

  
半个世纪前的东京奥运与七年后的东京奥运最大的不同,是本次将在成熟都市举办奥林匹克运动会,不再注重道路和铁路等重厚长大型的建设工程,而追求“如何在有限的空间里进一步发展”则成为重大课题。

  
作为具体案例,安倍政权内部正在讨论:1、连接各比赛场馆和选手村之间的新交通系统(例如设定汽车自动行走的专用车道等);2、通过人形服务机器人“おもてなし”等展示并活用日本的先进技术;3、为解决人口集中和交通堵塞等世界大都市都有的难题,东京奥运将为未来型都市提供展示场——这些简洁而又宏大的构想将要实现。为了实现这些构想而开发使用的新技术,将是进一步提升日本经济实力的关键,即东京奥运能否带动日本再一次引领世界,受到关注。在做出以上预测的基础上,七年的准备时间可以说是一段不长也不短的重要助跑路。现在日本正在推进安倍总理提出的以三支箭为主的经济成长战略的“安倍经济学”,2020年举办东京奥运会可能成为预想之外的隐形的第4、第5支箭。

  
如上所诉,东京奥运的经济效果受到很多人欢迎,但另一方面仍有15万人以上的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泄露事故的避难者还没有回到自己家里、发生事故的核反应堆尚处于如何完全封闭还没有头绪的阶段、“震灾复兴奥运”的理念因过早地被逐渐淡化而受到了严厉批评。2020年东京奥运能否成功,必须顾及到大震灾和福岛核电事故受灾者的心情,将问题一个一个去解决。为此,日本人选手如果能实现奥运奖牌的量产,一定会给受灾者带来巨大的勇气和感动。

  
2013.11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3
    史努比的世界 
    百年之“驿”东京站 
    近江商人与三方好合 
    德川家康与江户遗产 
    为安倍经济学把把脉 
    日本人的座右铭 
    2020东京奥运考验成熟都市的真正价值 
    村田奈津惠舍生救人展人性光辉 
    富士山登录世界文化遗产 
    日本将实行“国民番号”统一管理 
    留学生翻番 国立大先行 
    日本为什么是“长寿企业”王国?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