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 2013
字体∶
富士山登录世界文化遗产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3-08-15 10:27:40 阅读人次:839 回复数:0)

  ~ 对信仰和艺术给予高度评价~

  
作者:山尾升

  
译者:杨文凯

  
从日本第一高山走向世界名山

  
日本第一高山走向了世界。日本最高峰(3776米)、自古就是民间信仰的对象、同时作为浮世绘的题材对国内外艺术思想给予巨大影响的灵峰富士山(位于山梨、静冈两县),在2013年6月22日被决定正式登录世界文化遗产。“富士山”成功登录,是继2011年“平泉文化遗产”(位于岩手县)之后的日本第13件世界文化遗产,再加上“白神山地”(位于青森、秋田两县)、屋久岛(位于鹿儿岛县)、小笠原诸岛(位于东京都)等自然遗产,日本的世界遗产达到了17件。

  
富士山登录世界文化遗产的正式名称是“富士山—信仰的对象与艺术的源泉”。除了标高1500米以上的山岳部分,还包括富士五湖和周边的浅间神社等25个构成部分。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咨询机构曾要求把胜景之地“三保松原”(位于静冈县)除外,不过由21国代表组成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驳回了劝告,最终决定予以登录。这显示日本方面的申遗人士为促使委员国等理解并承认“三保松原的文化价值”而进行的最终陈述和努力是成功而奏效的。

  
在1990年代,以当地市民为中心,正式展开了为富士山申请登录世界自然遗产的活动。2003年,日本政府研讨会向世遗委员会推荐申请世界自然遗产,但被否决了,2012年再次推荐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经过20年的迂回曲折,热爱富士山的众多日本国民的夙愿终于达成,当地民众掀起了欢喜的大合唱,群情沸腾。不过,伴随着富士山登山客人的混杂和观光客人的增加,担心自然环境会恶化的声音也早早地出现了。

  
山梨和静冈两县为了抑制登山客人的人数,将尝试在今年夏天的短时期内征收登山费,可以预料登录世界遗产之后,富士山热潮势所必至。以让人担心的垃圾问题为首,为防备山岳事故和将来的火山喷发,提前制定更加严密而有效的对策变成了当务之急。

  
富士山备受欢迎的秘密

  
峰出云上,俯瞰四方,下闻雷声,富士第一。

  
刚上小学的儿童在音乐课学唱第一首歌,日本人谁都知道是富士山的歌。即使长成大人后,不少人回想起儿童时代都会情不自禁地唱起这首歌。无论男女老幼,都对富士山感到如此亲切,不仅因为她是日本第一高峰,还源于她拥有独立山峰的美丽容姿、值得夸耀的柔和而流畅的山体线条、对应于春夏秋冬四季的百变容貌,这真是一座以形取胜的名山。富士山的优美风貌,不仅在日本国内家喻户晓,在海外也是作为日本的象征而广为传播。在英语中,“Mount Fuji”与Fujiyama 、Geisya、Sushi、Tenpura 等日本语一起,在过去就是作为日本的代名词而存在的。

  
富士山几乎坐镇在日本列岛的本州中央地区,所以在首都圈的东京,以及更远的地方都能眺望富士山。各地都有“富士见坂”的地名,就是为了宣传那些在天气晴朗的清晨和黄昏都能看见富士山的绝佳地点而命名的。

  
此外,位于青森县的岩木山被称为“津轻富士”、位于鹿儿岛县的开闻岳被称为“萨摩富士”,都因为是独立山峰、其优美的圆锥型山体与作为本家的富士山及其相似而至。在地方上,富士之名也被广泛用来命名各地名峰,富士人气蔓延全国。

  
从飞机上,或者从近处驶过的东海道新干线的车窗里,还有从东名高速道路上,都可以眺望到巨大的富士山。像这样日本人和外国人有很多机会看到并接触到富士山,可以说也是这座灵峰得以闻名于世的一个重要原因。笔者长年在外国工作和生活,至今依然记得相隔很久回到日本时,每每从飞机的机窗里看到被白雪装扮的富士灵峰,都会油然升起无限感慨。

  
在庶民休憩场所的都市澡堂里会有巨大壁画,许多都描绘了从骏府(静冈县过去的称呼)的三保松原眺望的富士山,对于普通庶民来说,这可能印证着富士山就是近在身边的日本的象征。我在后文还会说到,成为艺术表现对象的富士山也是让庶民感到无比亲切的巨大存在,富士山人气的领域和范围在不断扩大。

  
灵峰富士是活火山

  
那么,介绍一下富士山的概况。以悬垂曲线的山体容貌为特征的富士山,由玄武岩质的成层火山构成,其巨大的山体一直延伸到面向太平洋的骏河湾的海岸边。

  
在久远的过去,富士山被敬称为“灵峰富士”,特别是建有浅间神社的山顶部分被视为神圣场所,后来衍生出浅间信仰和富士信仰。同时,在富士山修验道的开山鼻祖富士上人的努力下,修验道不断开阔拓展,使得登山参拜,即“登拜”成为可能。

  
在山岳信仰的另一面,在巨大的富士山麓周边有着富士五湖等许多观光名所和风景胜地,在天气比较安定的夏天,登山不是太困难,所以富士登山也吸引了很多人气,受到欢迎。

  
富士山的另一个特征,是随时可能喷火爆发的活火山。在古代,富士山直到15000年前一直在喷火,据说是火山喷发的火山灰不断堆积,才使得富士山成长为标高超过3000米的高山。在离现在最近的江户时代的宝永4年(1707年),因为富士山喷发而在山体的东南斜面上出现的宝永山,就是在喷火口上诞生的。虽然发生年代不详,但在漫长的历史中伴随着火山喷发活动而引起的山体崩塌,迄今不下十余次。人们一直忧虑,在山体下面可能存在的活断层的活动,可能引发里氏7级以上的地震而导致山体崩塌。如果出现大规模的山体崩塌,火山流和泥石流会流向骏河湾,巨大的灾害有可能在广阔的地域里发生。

  
根据研究者对富士山的现地观测和确认地壳变动的结果,这些可以解释为地下能量不断积聚的活火山的表征。富士山自迄今最后一次喷发的“宝永喷火”以来约300年中一直处于平稳期,不过内阁府有识者研讨会在今年5月指出,受到东日本大地震的影响,富士山在本世纪中恐怕会发生大爆发。

  
憧憬富士山壮丽的姿容

  
富士山另有一个别名叫“水之山”,从山顶到广阔的山中腹地、巨大的山麓地区,有雨水大量降落和积雪长年覆盖,形成了地下水的潜流,同时涌现出大量伏流水,因此在山麓各地散落着许多湧水地和水池、湖泊、河流等。河口湖、山中湖、西湖、本栖湖、精进湖等富士五湖,都不只源于河水的流入,富士山的伏流水和湧水也是重要水源之一。

  
活火山在过去多次喷发的结果,是在富士山的山麓周边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各种熔岩洞窟。其中最大规模的熔岩洞窟是西湖的Koumori穴(山梨县河口湖町),被指定为国家的天然纪念物。在富士山西北地区,还有被称为青木原的巨大森林“树海”。也许是开玩笑吧,有传说称树海面积太大,在里面一旦迷路就永远也走不出来了,所以过去那里是作为自杀圣地而闻名的。

  
虽然富士山拥有各种不同“面孔”,但对于日本人而言的富士山,正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委员会在说明登录理由的决议文中指出的那样,不外乎“始终支持并鼓舞着山岳信仰的传统”和“成为无数艺术作品诞生契机的对富士山的憧憬”两点。“对于庄严姿容的感动”和“对于富士山的憧憬”,堪称是自古以来在日本人的内心代代相传的心灵文化和精神文化的DNA。

  
回顾富士山的历史,距今大约1000年前的12世纪平安时代就开始的修行僧人的登山活动连绵不绝;在江户时代,民间信仰“富士讲”益发繁盛,富士山成为庶民的山岳信仰的对象。

  
另一方面,富士山在日本最古老的歌集万叶集中已经受到吟咏(8世纪)。富士山除了被西行(12世纪左右)、松尾芭蕉(17世纪)等日本有名的歌人、俳人采纳写入作品,得到广泛介绍以外,在日本的代表性艺术浮世绘中也多有描绘。江户时代的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19世纪)创作的《富岳三十六景》特别有名,据说经过艺术变形的由北斋描绘的富士山给予西洋艺术家们巨大影响,其中“红富士”这幅作品特别有名。在听到世界文化遗产登录决定后,安倍晋三首相发表讲话称:“在梵高的绘画作品中也被描绘的富士山,堪称是真正的‘酷日本’的鼻祖。”

  
进入昭和时代,纵贯富士山麓的收费高速道路“富士 Subaru Line”在东京奥运会的举办年(1964年)开通,紧接着第二年在富士山顶的气象观测所“富士山测候所”又启用了气象雷达。由此,不仅日本气象预报的精度和规格获得大幅提升,对于国民来说富士山更加成为近在身边的存在了。

  
走过曲折20年终于达成夙愿

  
对日本人来说,如此名实两全、存在巨大的富士山,却在日本国内第17位登录世界遗产,着实令人感到意外。

  
日本在1992年批准世界遗产条约之后,马上启动了让富士山登录世界自然遗产的工作,但因为开发和垃圾等问题不得不作罢。作为替代性对策,申请方重新审视了灵峰富士受到庶民信仰、成为浮世绘等艺术对象的特点,最终转换目标为申请文化遗产。在这个过程中,法隆寺地区的佛教建筑物(奈良县)和姬路城(兵库县)登录了世界文化遗产,屋久岛(鹿儿岛县)和白神山地(青森、秋田两县)成功登录了世界自然遗产,日本各地的有力候选景观地一个个都超越了富士山,这才有了现在的状况。

  
环境省有识者组成研讨委员会,提出了“靠人的双手,变化正在发生”的建议。在决定放弃推荐申请自然遗产的同时,由当地的静冈县和山梨县展开讨论,在2005年末决定把申遗目标设定为世界文化遗产。据此,当地的中小学生学习有关富士山的知识,开始重新评价“富士文化”;当地住民和观光团体等也一直坚持在富士登山道和富士五湖周边展开清扫活动——富士周边地域结成一体,共同行动来改善自然环境。

  
正是这些实实在在的努力和不懈的推广得出了成果,文化厅在2007年的“世界遗产候选名单暂定一览表”中记载了富士山,日本政府在2012年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了富士山的申遗推荐信,强调了“信仰的对象”和“艺术的源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咨询机构“国际纪念物遗迹会议”在今年4月以“日本的国家性象征,其影响已经超越了日本、波及到海外”为由,高度评价了富士山的文化价值,建议登录世界遗产。随后,在柬埔寨首都金边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正式决定登录。

  
同时,在走过艰难曲折20年申遗道路的最后时刻,日本人还迎来了想不到的惊喜。在咨询机构的推荐和建议阶段中被要求“除外”的三保松原,在最后的正式决定阶段成功逆转,被认可登录世界遗产。三保松原离开富士山50公里以上,面向骏河湾,是由5万多棵松树构成的广阔的海岸线,在浮世绘等作品中经常与富士山一起被描绘,是有53个住宿地点连接起来的东海道唯一的绝美景观地。前文已经介绍了,在众多澡堂的壁画上描绘的富士山,许多是从三保松原方面瞭望的。对于大多数日本人而言,特别对于当地的住民来说,“正是有了三保的松才有了富士山”这样的想法是永远不会放弃的。

  
可以说这是一次令人高兴的失算,委员会中支持并声援三保松原入遗的外国代表们在演讲中如是说。心直口快的德国代表指出:“三保松原是非常出色的景观,应该与富士山融为一体。”对于他的发言,墨西哥、塞内加尔、泰国等表示赞成,柬埔寨、俄罗斯、法国等国代表也都赞成。各国代表虽然用英语、德语、法语等自己国家的语言发言,但都用生硬的日语发音高呼“三保松原”,几乎成为强烈要求将三保松原纳入世界遗产的日本代表团的后援队。三保松原从万叶集的时代开始就被文学和绘画所描绘,作为“天女曼舞降落的松原”是日本人深深熟悉的绝美胜景。相信这次,天女一定也在高空微笑着注视人间,保佑三保松原成功逆转登录世界文化遗产。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给出的课题

  
对于地方自治体等相关各方而言,坚持20年虽然达成了夙愿,但接踵而来的课题也是堆积如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已经给出了“防止过度开发”和“严格管理登山者和观光客等来访者”的艰巨课题。

  
据环境省统计,近年来在登山季节的每年7-8月,约有30万人登山。在富士山现地调查的教科文组织咨询机构指出:“现在的登山者人数会给登山道路带来严重压力。”接受以上劝告,当地的地方自治体正在检讨各种措施,呼吁登山者不要在山上小屋过夜而是实行通宵登顶的“弹丸登山”等自肃行动,同时增加安全诱导员等。有山梨县的干部称:有关今后的登山者人数,“直率地讲难以预测”,目前尚处于合理化人数的摸索阶段。静冈和山梨两县正在探讨从明年夏天开始,实验性地导入每人1000日元的“富士山保全协力金(入山费用)”,以此作为环境保护和登山者安全保障的财政来源。

  
教科文组织的咨询机构对于富士山周边的景观也提出了要求,针对河口湖提出了“这是国立公园的一部分,为什么允许水上摩托艇行驶”的疑问。在河口湖上,有不少噪音严重的水上摩托艇来回行驶,在富士五湖上有许多违法的栈桥和居留所,当地人放任这些事态的发生和存在被视为是不小的问题。为此,以观光协会为中心,借助本次富士山登录世界文化遗产的契机,正在着手制定有关栈桥大小和船舶数量上限的指导性政策文件。

  
垃圾问题也是一大难题。当地人士表示,由于强化了监督管理,产业废弃物的大量投弃有所减少,但来自一般家庭的家庭电器产品和汽车轮胎等的丢弃行为,却在人眼难以看到的山麓、树海和周边道路附近的树林里经常发生,且有增加趋势。在现地从事清扫活动的自愿者团体的代表指责说“富士山成为世界遗产,而垃圾也继续增加,真令人难堪”,他们强烈要求市民提升自我行为的操守。

  
另外,也有计划从山梨县一侧的山麓到五合目修建登山铁道,以强化对汽车尾气排放的限制,但出于景观上的问题,这个“富士山登山铁道的构想”能否实现还是未知数。

  
迄今为止,日本国内被登录为世界遗产的地区,大都带来了观光客大幅增加、交通堵塞、环境破坏等负面的遗产和效应。富士山如何同时做好环境保护和促进地域活性化的两手工作,今后将迎来关键时刻。

  
为了祝贺世界遗产登录成功,在山梨县河口湖町的观光地竖起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把美丽的自然留给后世”。“把富士山的魅力传递给后世的责任”,不仅仅在于当地相关人士,也希望登山者、观光客们对此有强烈的感受。

  
2013.8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3
    史努比的世界 
    百年之“驿”东京站 
    近江商人与三方好合 
    德川家康与江户遗产 
    为安倍经济学把把脉 
    日本人的座右铭 
    2020东京奥运考验成熟都市的真正价值 
    村田奈津惠舍生救人展人性光辉 
    富士山登录世界文化遗产 
    日本将实行“国民番号”统一管理 
    留学生翻番 国立大先行 
    日本为什么是“长寿企业”王国?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