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 2012
字体∶
中日复交廿年的回忆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2-07-05 17:56:34 阅读人次:961 回复数:0)

  

  
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也是两国政府策定的“中日国民友好交流年”。不过,复交40周年的中日关系龃龉不断——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肆意否认“南京大屠杀”、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策划“购买钓鱼岛”、日本媒体捕风捉影炒作所谓“间谍”案、日本政府在涉藏涉疆问题上为海外流亡势力提供便利,更在领海纠纷和资源纷争上提高了对中警戒度,等等,这一切留给世间的印象是“这个冬天有点冷”。

  
事实上,日本政府在纪念两国复交40周年、推进中日战略性互惠关系上是否有所作为,世人一目了然。对比之下,在20年前的199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20周年之际,当时的日本政府和领导人为促进中日友好、推动天皇访中所表现出的历史承担和政治决断,令人感佩。

  
最近,我重读战后中日关系的重要奠基人和主要参与者之一、原中日友好协会会长孙平化先生的回忆录“我的履历书”,对那一段历史有了更真切了解。孙平化是首位在《日本经济新闻》名栏目“我的履历书”中登场的中国人。1997年6月,孙平化在医院病床上接受日经记者专访,留下了珍贵的回忆录;8月15日,孙平化去世;9月1日,《日本经济新闻》以前所未有的“遗稿”方式刊出孙平化的“我的履历书”,以此追念战后中日友好的功劳者、向中日关系的见证人致敬,也纪念中日复交25周年。

  
在邦交正常化20周年的1992年,中日之间发生了什么?孙平化在“我的履历书”中告诉我们,当年10月23日,日本的平成天皇和皇后陛下访问了中国,这也是日本天皇有史以来第一次访华,为中日2000多年的交流史留下了浓墨重彩。

  
孙平化回忆称,在天皇陛下历史性访华的实现过程中,日本国内也出现了各种曲折意见和反对声浪。其实,早在昭和天皇时代,中国领导人就表示欢迎昭和天皇陛下访华,或是皇太子殿下访华,但是日本国内持“谨慎论”的保守意见非常强大,阻碍了天皇访华。

  
1992年6月17日,宫泽喜一首相在日本新闻协会总会上对天皇陛下访华一事表示赞成,不过执政自民党内反对声浪不减,担心“天皇访中会被政治利用”。当时,正好率代表团在日访问的孙平化在6月18日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明确表示 “天皇访华不会被政治利用”;6月19日,日经新闻刊登了孙平化的见解。

  
19日当天,孙平化和访日团一行在永田町首相官邸向宫泽首相做表敬访问,对首相前一天的发言表达了敬意。当时,大家并没有集中谈论天皇访华一事的打算,话题自然转移到中日经济问题上。但是宫泽首相突然提出,希望在隔壁的首相执务室内与孙平化团长和杨振亚大使单独谈一两分钟话。

  
回忆录提到细节称,宫泽首相诚恳地表示:“天皇陛下访华一事,我们一定排除障碍促成实现。我打算请桥本恕驻中国大使回国,进行说服工作。正在入院的渡边美智雄副总理兼外相出院后,也会助我一臂之力,请给我一点时间。”虽然到天皇实现访华为止,日本国内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政治议论和社会舆论,但是中国方面一直保持了冷静对处的姿态,因为有了宫泽首相的“约定”,两国政府之间已经建立了信赖关系。

  
日本天皇和皇后陛下最终实现访华之行,这是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20周年最大的成果,也是中日关系史上最重要的访问。天皇和皇后陛下离开北京之前,在北京日本驻华大使馆举办了盛大的答谢宴会,亲自会见了赵朴初、张香山、陈楚、符浩、孙平化等友人。当时,日方已经决定授予各位勋一等瑞宝章,以表彰他们为促进中日关系所做的贡献。11月6日,桥本恕大使在大使馆为受勋者颁发了勋章和天皇署名的叙勋证书。颁授勋一等瑞宝章,在日本代表了至高的荣誉,也显示了日方对中日关系的高度重视。

  
在邦交正常化20周年之际,中方更是喝水不忘掘井人。1992年8月27日,中方邀请亲手实现了中日两国复交伟业的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和女儿田中真纪子访华。中方以20年前同样的待遇,用黑色“红旗”国宾轿车把田中角荣一行迎进钓鱼台迎宾馆12号楼。李鹏总理亲自举办欢迎宴会,与田中角荣共饮20年周总理曾经举杯的茅台酒,以感谢先人的功绩、纪念中日复交20年。

  
时光荏苒,又一个20年过去了。今天的日本政府和领导人在重视中日关系方面,究竟是行在言先,还是口是心非,人们拭目以待。但20年前的友好回忆足以成为一面镜子,照射出中日关系的今昔对比,提示着中日关系事在人为。

  
孙平化生前口录“我的履历书”,为中日关系的未来留下了遗言。孙平化说: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我个人的履历终究会结束,对此我泰然自若。但我想在头脑还清醒、手还能自由握笔的时候,把想说的话留下来。

  
孙平化指出:在中国与日本的关系中,双方的历史观差异在扩大,特别是年轻世代的距离正在拉大。中日之间尚未确立真正的信赖关系,而且互相持有警戒心,还没有从冷战型的思维中脱离出来。孙平化建议:中日双方要构建源自内心的相互信赖关系,在各种层面上实现人与人的交流是最重要的。我与日本交流了半个世纪,有许多无话不说的关系亲密的日本友人。对于我来说,对于中日友好协会来说,这是不可缺少的珍贵财富。如果,中日之间发生了什么问题,我可以去日本直接与政界友人会面,直率地相互交流意见。这些财产,不都是我创立的,主要是周总理和“廖公”(指廖承志)留下来的。我的工作就是郑重地守护这些财富,同时把它传给下一世代。

  
在中日邦交正常化40周年的今天,睹物思人,感慨万千。当年孙平化指出的问题和距离仍在扩大,而孙平化那一代人曾经拥有的财富和智慧却在逐渐丧失,这就是中日关系面临的严峻现实。但是无论如何,中日友好是面向21世纪的历史责任——这是中日友好功勋者孙平化为两国青年人留下的肺腑遗言,至今散发着滚烫的热度。

  
中文导报 第909期 2012.7.5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2
    “日本列车漫游纪行”连载之三 
    “日本列车漫游纪行”连载之二 
    “日本列车漫游纪行”连载之一 
    坚守也是一种美德 
    向奥运学经营 
    中日复交廿年的回忆 
    从东京塔遥望天空树 
    冲绳回归40年的前世今生 
    日本灾后重建走上轨道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