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 2012
字体∶
从东京塔遥望天空树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2-04-30 11:23:40 阅读人次:945 回复数:0)

  


  


  
东京新电视塔“天空树”启用在即,日本人又开始津津乐道久违了的“世界第一”的感觉。日本走过了失去的20年,在3.11大震灾中遭遇了天灾人祸的重创、跌落到沉沦和失去的谷底。这种时候,日本非常需要新的振奋和牵引。世界最高的电视塔“天空树”和世界最快的超级计算机“京” 在灾后的困难日子里应运而生,让日本人重新谈论并感受“世界第一”的力量和自豪,而不再安于接受“做老二有什么不好”的论调。

  
1958年,日本在战后的废墟上平地起高楼,建成333米的“东京塔”,首夺世界第一,为此后的经济高速成长时代吹响了进军号角。2012年,日本在超级大都市东京的上空,再建634米的“天空树”,不仅重归世界第一,更被看成为日本走出沉沦谷底的新象征。

  
东京有两座世界第一的电视塔,跨越了半个世纪的风尘,南北相对地守望着东京乃至日本的过去和未来,让人感慨不已。毫无疑问,虽然建于不同历史时期,但两座电视塔建成伊始就备受关注,因为凝聚了最先端的建筑设计、工程技术、营造工艺、时尚美学、社会心理、价值取向,所以都成为不做二选的时代象征。

  
从普通人的眼光来看,东京塔和天空树的工程技术和结构功能比较繁难,非专业说明解释无以自通,但两座电视塔的自我呈现方式却一目了然,透明而直观。东京塔,是以巴黎埃菲尔铁塔为范本而完成的三角形自立式铁塔,红白相间,以红为主;天空树,是日本自行设计建造的世界最高自立式电视塔,内部有巨大的混凝土中心柱,四周围裹着轮廓温柔的钢筋骨架,塔身以白色为主色调。若进一步比较东京塔和天空树在夜空下的灯光照明,那么相隔半个世纪的两座高塔所呈现的不同性格和基调昭然若揭,具有鲜明的时代标本意义。

  
东京塔的照明设计,由日本教主级照明大师石井干子担纲。石井干子1968年从欧洲学成回国,花了30年时间让东京霓虹遍地、夜色璀璨。石井设计的夜景规划和照明作品,包括东京塔、东京车站、东京湾彩虹大桥、浅草寺、六本木山庄、爱知世博会,等等;石井在中国也广受邀推崇,她设计的作品有上海陆家嘴夜景规划、环球金融中心、广州电视观光塔“小蛮腰”等,都是重量级的地标性建筑。

  
东京塔是石井“用光的画笔在黑暗空间里描绘景观”的杰作之一。东京塔坐落在港区芝公园附近,周围用地空阔,少有居民住家,适合于大明大暗大色块的灯光设计。东京塔的照明颜色随季节而变化,夏季为白色,春秋冬季为橙红色。在商务高楼林立的东京都市中心,橙红色的东京塔就像一把烈焰熊熊的火炬矗立在夜空下,吸纳了散落四周的夜景灯光的精华,引领着现代都市沸腾的夜晚,当仁不让地成为城市的中心。

  
红色的东京塔耀眼夺目,聚焦了都市的能量,充满了燃烧的激情,给人以希望、憧憬、浪漫的力量。东京塔作为日本经济成长、国力上升时期的象征,似火炬,像灯塔,寄托着世人对于激情燃烧岁月的回忆。那种突显霸气的、压倒一切的、让其他光色全部黯然的夺目的橙红色,是最适合东京塔的永恒的光芒。

  
不过,当人人跃跃欲试的高增长高消费年代结束后,追求心灵的宁静优雅成为社会共识、重视自然的环保节能成为时代主题,夜光照明也不例外。在中国,石井可以把广州电视塔小蛮腰的照明设计得五彩缤纷,使之符合中国人对于经济发展和建设成就的展示性欲求,但在日本,石井则倾向于回归传统,她利用自然能量进行照明的尝试充满了返璞归真的意趣,其杰作是2005年爱知世博会期间追求“满月也能欣赏的照明”。

  
回归传统和自然的倾向,在日本成为一种风尚。天空树全新登场,则将传统美学与时尚取向完美结合,向世界捧出了一个“酷”字当头的日本。用灯光来表达日式美学理念、呈现照明新境界的人,是天空树的照明设计者户恒浩人。

  
与东京塔完全不同,天空树诞生在日本经济增长已成强弩之末的年代,多灾多难的连续性打击压抑并摧毁着日本人的自信心,而电力不足的恐慌更使得大手大脚的炫耀和挥霍因“政治不正确”而受到社会鄙视。在这种情况下,天空树的登场成为展示日本人“抑制美学”的新典范,其本身或为日本逐渐从舞台中央走向边缘的一个隐喻。

  
户恒浩人清醒认识到,照明不是解除生活不便的作业,还需为城市点亮理想的光。他在设计天空树照明时强调了两点,一是“抑制美学”的重要性,二是打造象征时代的照明。他认为“抑制美学”规定了日本人的行为和表现,日本人的美感是把本身认可的程度再压低一点来向别人展示,在照明上表现得淋漓尽致,所以日本不可能出现香港那样华丽的灯光秀。有关象征时代的照明,设计者的理念是在尽可能减少光亮的同时,展现符合东京标志的美感,即尽量减少能耗,来获得舒适的生活。尽管户恒设计时没有预想到会有大地震核泄漏造成电力不足,但他坚信这会成为新时代的象征。

  
随着天空树开放启用渐近,这个新时代象征的全貌已经依稀可见。与邻近公园的东京塔不同,天空树建立在生活街区,周边是东京老街墨田区稠密的居民住宅。这在本质上意味着天空树的照明必须是收敛的,含蓄的。在厌倦了现代都市的豪华金粉气之余,设计师在充满市井文化的“江户情绪”中找回了灵感:一个是江户的精神气质“粹”,一是江户的审美意识“雅”。来自江户的印象强烈的“粹”和考究之美的“雅”,不同于大阪的热闹和京都的传统,被现代照明方式轮流展示,形成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天空树的夜景。

  
天空树的主体照明灯光以水色和紫色为主,透露出沉静、雅致的光与色。天空树的照明是沁人心脾,不同于东京塔的夺人耳目。在照明手法上采用了从下往上打光的“上灯”,也创造了从上往下照射的“下照”方式。这个灵感来自于富士山由上向下舒缓展开的造型,当然也是为了适应天空树世界第一的高度。“上灯下照”形成的视觉效果,就是天空树在都市建筑线以下部分近乎消失,剩下擎天一柱浮动在夜色半空,与江户老街的风景连成一片。

  
如果说,东京塔是惊艳,天空树就是悦目;东京塔是上天坠落的闪亮明珠,天空树就是暗香浮动的幽玄精灵;东京塔是热情似火的旺盛少年,天空树就是冰雪晶莹的成熟女性;东京塔是对经济成长和都市活力的全情演绎,天空树就是对江户气质和日式美学的精妙诠释;东京塔是现代城市繁华协奏曲的最强音和最高潮,天空树就是连接过去和未来的空灵的奏鸣曲,而且此曲只应天上有。

  
中文导报 第901期 2012.5.3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2
    “日本列车漫游纪行”连载之三 
    “日本列车漫游纪行”连载之二 
    “日本列车漫游纪行”连载之一 
    坚守也是一种美德 
    向奥运学经营 
    中日复交廿年的回忆 
    从东京塔遥望天空树 
    冲绳回归40年的前世今生 
    日本灾后重建走上轨道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