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 2011
字体∶
桦太犬的故事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1-12-13 11:18:49 阅读人次:1485 回复数:0)

  作为TBS建台60周年的纪念大制作,电视剧《南极大陆》正在日本火热播映中。在不断被“乱力怪神”侵蚀领地的日剧市场,《南极大陆》是近年来少有的一部气魄宏大、震撼人心的作品。当然,电视剧的感染力,首先来自故事原型的震撼和传奇。作为战后日本最大的国家探险项目,从1957年11月开始的南极探险通过人与自然的抗争展示了日本回归国际社会的勇气和能力,而15只桦太犬在南极大陆的悲壮命运则记录了人与动物之间存在着命运与共的爱与羁绊。

  
对于日本人来说,狗是一种特殊存在,不仅是有灵气、有感情的生命,更是可以命运与共的忠义伙伴。在日本有很多人与狗的故事,流传久远,感人心脾,“镇魂供养碑”遍布各地,其中最著名的当属涩谷车站前的“忠犬八公”塑像和东京塔下的“南极桦太犬群像雕塑”。那些狗是日本的国民英雄,那些故事已经深深编织进日本民族记忆、永远融入日本民族精神。在日本遭遇国难般的311大地震重创后的今天,《南极大陆》通过重温那段真实的历史,敲击着日本人久违了的挑战心和爱心的神经,希望促使社会重新振作、奋起,用心良苦。

  
日本人的南极探险和桦太犬的故事,是永恒的大片题材,经久不衰,历久长新。1983年,日本推出了由高仓健主演的电影《南极物语》,以北海道北端为拍摄现场,耗时三年、耗资25亿日元而制作完成,成为日本电影史上少有的重量级作品之一。该片在展示神奇壮美的南极风光、人与自然抗争的同时,更着重描写了桦太犬在南极的命运——无论在故事的悲壮和震撼上,还是在场景的宏伟与气魄上,在30年前就开创了大片的先河。电影《南极物语》创下59亿日元的票房纪录,保持长达15年。近30年后,日本新一代偶像演员木村拓哉通过电视剧重新演绎《南极大陆》的故事,那些感动仍在继续。极地的风光、惊险的逃亡、艰难的取舍、人性的复杂,穿透了半个世纪的时光隧道而得到鲜明呈现,特别是那些狗的悲壮命运和生命传奇让日本人永难忘怀。

  
上世纪50年代,地球观测活动变得活跃,“国际地球观测年特别委员会”计划去未知大陆南极观测。在亚洲,唯一表明参加意愿的日本在委员会中受到轻蔑,分配到的观测区是“接近不可能”的恶劣地方:气温零下50度、风速高达100米的冰雪风暴肆虐之处。但是,日本不依赖其他国家,而向世界证明日本人的能力。当时,对未来怀抱梦想和希望的孩子们“希望去南极”、“请用我的零花钱”,纯真的孩子们的募捐活动扩展到全国,刺激政府和企业出手资金援助。南极观测成了日本回归国际社会的一个大项目,南极越冬队员们与桦太犬相依为命的故事开始了。

  
当时,日本南极考察队从北海道大约1000只桦太犬中挑选了38只好狗训练,以备南极运输工具之用。1957年11月,日本观测队组成第一次南极越冬队,11名队员从东京湾的晴海埠头登上南极观测船“宗谷”号出发,还有15只桦太犬同行,其中包括太郎、次郎兄弟和父亲熊。越冬队员菊池和北川负责照顾桦太犬,训练他们协助日本观测队在南极搭建昭和基地。在一次越冬队完成任务,等待二次队接班的1958年2月,因流冰威胁和天气恶劣,载着二次队员的“宗谷”号无法接近昭和基地,二次队观测活动中止。直升机把11名队员运回“宗谷”号,15只桦太犬却被铁链锁在昭和基地内,留在了茫茫雪原,还有大约够维持一周的饲料。当时,对15只狗的处理方法引起很大争论,日本兴起了8000人签名运动,要求救救桦太犬。也有人主张既然带不回来,就让他们安静地死去,不要太受罪。实际上,考察队的训狗师菊池也确实准备了一盒氢酸钾(毒药),终因不忍下手而将毒药丢进大海。

  
观测队员回到日本,迎来了保育团体和民众的指责。许多信件和电话抗议观测队把协助工作的桦太犬丢弃在严酷极寒的南极大陆实属惨无人道。后为九州大学名誉教授的北川回忆说:当时以为等天气缓和后,可以再回昭和基地,所以才将狗儿锁在原地,没料到天气持续恶劣,加上船的燃料等原因,观测队无奈宣布撤离南极。北川回忆道,那一年自己不知道怎么过的,不仅有民众指责,想到和狗相处的种种回忆,良心就受到谴责。北川不久进入京都大学研究所深造并且订婚,情绪逐渐平复。此时,政府召募三次南极越冬队的消息发布,北川向未婚妻表示再赴南极,想亲手埋葬那些贵为伙伴的桦太犬。

  
1959年1月14日,第三次越冬队的直升机接近昭和基地。队员从上空看到昭和基地有生物活动迹象。北川下了飞机,看到了太郎和次郎兄弟,他们坚守在昭和基地,而且很精神地跑过来。据分析,北方犬的耐寒极限是一个月,但是南极冬季有三个月缺粮。其他桦太犬都已死去,太郎和次郎如何生还呢?这是一个永远的迷。据推测,在探险队离开昭和基地后,八只年轻的桦太犬可能挣脱了锁炼,而熊等七只老狗最终衰竭而死。挣脱了锁炼的桦太犬没有吃昭和基地里人类留下来的食物,很可能以猎食企鹅和吃海豹粪为生。即使如此,太郎和次郎如何熬过毫无食物的南极冬季仍是一个谜。另外,太郎和次郎未满一岁时就来到昭和基地,也许是对基地怀有的归属感使他们不愿离去。因为桦太犬无法开口表达,所有的推测都无以揭开真实的谜底了。

  
两只桦太犬坚韧而顽强的生命力震撼了全日本,让全体国民重新思考人与狗的关系,思考动物也有的生存权利。1959年9月,日本动物爱护协会在东京塔下塑立了当年在昭和基地工作的15只桦太犬的纪念铜像,作为爱护动物的标帜,也对这些人类的忠实伙伴表达永远的怀念和敬意。这些桦太犬几乎都出生在北海道的民家,北海道稚内港的公园里面也建了骅太犬纪念像,永久供民众凭吊。

  
此后,太郎和次郎继续参加南极观测队的活动,在1960年7月的第五次越冬队的活动中,次郎去世。次郎的遗体被制成标本,与秋田忠犬八公的标本一起,被安置在上野的国立科学博物馆展示。太郎于1961年5月返回日本后,一直生活在北海道大学植物园内。1970年8月衰老而死,活了15岁,若以人的年龄计算,该有90岁了。太郎的遗体标本保存在北海道大学植物园博物馆内,供永久观瞻。

  
电视剧《南极大陆》渐近高潮,那些可爱的桦太犬虽然早早离开了世界,却向人类证明了生存的可贵,提示出尊重生命是永恒的公理。高仓健曾在电影《南极物语》中说过:“生命都有各自为自己生存奋斗的权利,人类不能妄加干涉”,30年后,由木村拓哉重新说出,依然撼动人心。桦太犬的生存故事,揭示出生命本质虽然脆弱,但有了搏击环境的勇敢、坚韧奋斗的可贵、爱和情感的羁绊,就会呈现重于泰山的份量。

  
中文导报 第883期 2011.12.15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1
    桦太犬的故事 
    全媒体时代的日本政治 
    战后日本首相研究 
    九亿年收高不高? 
    “虎面人”义捐运动感动日本 
    “成人节”的忧虑 
    站在歧路上的日本大相扑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