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 2009
字体∶
棋士终焉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09-06-01 19:33:30 阅读人次:1131 回复数:0)

  

  
藤泽秀行名誉棋圣走了,享年83岁。他生前留言说:“棋已下得足够多了,癌也得了三次。人生想做的事都做了,一直活到了死,不想再死人般地活着。”藤泽秀行最后拒绝医院的延命治疗,有尊严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回想30年前的时光,以藤泽秀行为首的日本棋手和精彩对局是《围棋》杂志的华章,也是象我这样刚刚接受启蒙的棋童心中的偶像。不过长大后来到日本,我逐渐了解到,那些顶着“ 剃刀”、“刽子手”等凶神般称号的棋手,在生活都是谦逊、和蔼、有礼有节、中规中矩之人,他们的风云故事只在棋盘上涌动,生活中波澜不惊。但藤泽秀行是个例外。他的棋很精彩,生活比棋更精彩,无论从哪一方面着眼,都堪称“昭和棋坛”的风云儿。

  
藤泽秀行的棋风豪放磊落、厚重华丽,不下棋的人未必能够理解其中的妙处。但藤泽秀行波澜万丈的一生,却让大众惊诧、感叹,从中感受到天才与凡人的不同。

  
与昭和年代一同诞生的藤泽秀行,一生与酒、赌博、女人结下不解之缘。因为生活中的狂放不羁、倜傥风流,他被称为“最后的无赖派”。秀行一生得过胃癌、喉头癌、前列腺癌,却通过手术,靠旺盛的生命力战胜了病魔。秀行是挥金如土的行家里手,也是不要命的“借金王”。在棋圣战六连霸期间,为了偿还高利贷,住宅被拍卖,秀行却不以为然地说:“为了追求下出最好的一手棋,性命尚且不惜、又何惧债务和女人。”他在第2期棋圣战卫冕赛对加藤正夫的第5局中,为了下出一记最善手而长考2小时57分,不仅创下棋坛记录,更由此搏杀白棋大龙而取胜,传为美谈。

  
藤泽秀行一生过着破天荒的生活,他的奇行怪状录让世人津津乐道,也叹为观止。秀行的女人缘出类拔瘁,据说,日本将棋永世棋圣米长邦雄的夫人给藤泽夫人打电话,问:“我家主人一周五天不回家,怎么办?”藤泽夫人回答说:“我家那位已经三年没回家了。”藤泽秀行在爱人家里留居三年而不归,竟至忘却回家路。后因有事不得不回家,他只好打电话叫夫人把自己领回家。

  
除了亲近女人香,藤泽秀行好赌也出了大名。周末休息日,他不是在赛车场、就是在赛马场。他经常指使弟子高尾绅路:“请把最近的棋谱带到东京赛马场来。”他和原农林水产大臣河野一郎去赌马,沾沾自喜地称“我经常赢”。为了赌车和赌马,藤泽借了一屁股债,人送绰号“日本棋院借金王”。他曾在后乐园自行车赛场一掷250万日元,也在花月园自行车赛场一次押注480万日元,最后都血本无归,苍天无语。他在赌场上哀怒形于色,全情真投入,实足是一名红眼赌徒。为了好赌而欠债,为了还债而下棋,最后夺取头衔留名百世,赢得赏金还了赌债,这样的一举两得成就了“秀行流”的生存方式。

  
藤泽喝酒不让人,自称20岁后半迷上了赛车,过了30岁爱上了喝酒,最终患上酒精中毒症。每次大赛之前,他不得不拼命戒酒;赢棋夺冠后又重新酩酊大醉。这样的日子持续很久,几乎贯穿了秀行的围棋生涯。

  
让我确实感到惊异的是,藤泽秀行拥有如此不堪入目的破天荒的人生,却能在围棋上别开生面,成为近代棋界公认的可以进入一只手的极少数殿堂级人物。藤泽秀行对围棋有“异常感觉”,序盘布局50手,独步日本。他有名言称:“光靠走定式、学别人下法,赢不了棋,自由奔放地下棋,才能得到真正的妙趣。”秀行一生获得23个棋赛头衔,包括日本棋院第一位决定战优胜、最高位战优胜、专业十杰战优胜,王座、天元、棋圣战六连霸等辉煌战绩。即使进入平成的1991年,秀行也以66岁高龄再夺王座头衔,并于翌年卫冕成功,改写了史上最高龄头衔取得纪录。从1962年夺得第一期名人起,在此后新创设的天元、棋圣等棋赛中,藤泽秀行都是首位头衔获得者,被称为“好吃第一口的秀行”。

  
藤泽秀行桃李满天下,弟子遍布日中韩棋界。他主持下的“秀行塾”和“秀行研究会”,是年轻棋手的乐园。聂卫平回忆藤泽秀行率众弟子13次访华交流,为促进中国围棋事业殚精竭虑,超越国界。1999年,藤泽秀行下了最后的引退三番棋,对手分别是中国的常昊、韩国的曹熏铉、日本的高尾绅路,非常有象征意义。秀行下引退棋,也是本因坊秀哉以来的第二人。

  
藤泽秀行辞世以后,有一个问题萦绕在我心头:藤泽这样豪放不羁、行为夸张的个人,竟能长时间见容于日本社会,而最近SMAP的草剪刚喝醉酒后裸奔,不仅横遭逮捕,更被斥责为“最差劲的人”——对比之下,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藤泽秀行是天才棋士,但以常人眼光来看,围棋以外的生活乏善可陈。他的奇行怪状录引发的话题性,不是被社会贬斥,而是流传为逸事美谈,这是令人难以想象的。许多后辈棋手,包括日中韩的顶尖高手,都对藤泽秀行充满憧憬和敬意,对于他自由自在的生活和棋风,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现在这个时代的棋手,或是礼仪持正的乖孩子,或是搏取赏金的狙击手,无论对生活还是下棋,都是掐算精密的按部就班之人,没有藤泽那样坦露性情的自然形态,更不会有秀行般的名士风流。接到秀行讣告后,《读卖新闻》的“编集手帐”如此感叹道:“比谁都七颠八倒、比谁都受人爱戴、比谁都强,这样的人不再出现了。”

  
诚然,藤泽秀行是超越时代和国界的伟大棋士,不只是一时一地一院的棋手。秀行往矣、棋士终焉。

  
中文导报760期 2009。5。28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09
    守望甲子园 
    草食男子 
    女性刺客 
    卑弥呼是谁  
    绿坝是个笑话  
    圣德太子 
    棋士终焉 
    皇室风云五十年 
    为日本棒球喝采 
    好莱坞的选择 
    难民大国日本  
    三个30年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