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 2009
字体∶
为日本棒球喝采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09-04-25 10:43:02 阅读人次:1132 回复数:0)

   在第二届“世界棒球经典赛”(World Baseball Classic)上,日本队不负众望,继首届取得优胜后,再一次登顶夺冠,赶在樱花盛开的花季之前提前绽放,在国内掀起了少有的欢腾景象。

  
由于时间、场地、资金、团队实力、社会基础等各种原因,棒球在世界上未为普及,拥有成熟联赛体制的国家更是有限。但对于把棒球视为“国球”的日本来说,棒球是超越一切的运动,棒球是国民最关心的话题,棒球是体现日本实力的象征。

  
过去,巨人队连续9年夺得“日本第一”的辉煌战绩,与日本经济高速成长时期牢牢联系在一起,成为永恒的时代象征。巨人队全盛期涌现的一代球王长岛茂雄和王贞治,更成为日本的国民英雄 。如果从这种社会土壤出发来看待WBC,虽然世界各国重视程度各异,但日本对此寄予最高热情、投入最佳准备、对“世界第一”志在必得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回想2008年北京奥运会,最让日本国民失望的不是金牌没有达到预定的两位数目标,不是日本队主将旗手铃木桂治在柔道赛场上一战即溃,而是名教头星野仙一指挥的日本棒球队仅得第四,与奖牌无缘。一贯人气旺、呼声高的星野,由此失去了唾手可得的WBC日本队主教练的机会。

  
在第二届WBC大赛上,日本队与奥运会冠军韩国队狭路相逢,激战五次,最后靠近期状态低迷的主力球星铃木一郎有如神助的一击,在决胜局的加时赛上击败韩国队,不仅夺得了“世界第一”的桂冠,也保住了拥有70年联赛历史的棒球大国的面子。日本队主教练原辰德赛后总结说,日本队胜在体力和耐力上,道出了日本队不擅长一局定胜负,而适应循环制联赛的奥秘。

  
日本棒球夺得“世界第一”,在近期备显灰黯和压抑的世间成为少有的一道亮色。检阅夺冠当晚的日本电视和报纸,许多媒体都把日本队蝉联WBC冠军作为头条新闻大报特报,基本上压倒了民主党代表小泽一郎为政治献金丑闻而举行记者会见,含泪请求留任的消息。棒球明星铃木一郎和政治强人小泽一郎在同一天成为新闻主角,但两个“一郎”明暗两分,媒体与国民的感情寄与判若霄壤 。

  
自去年下半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日本经济每况愈下,市道低迷,失业猛增,媒体上每天都充斥着灰黯的话题和负面的消息,让人难免意气消沉,心情落寞。与此同时,日本政治又一片混乱,丑闻频发,国民信赖指数直线下降,人们看不到希望所在。在这种时候,日本实在太需要得一个“世界第一”来提升士气,激振国民精神。2008年底,丰田汽车积多年穷追猛赶之力,好不容易撵上了下滑不止的美国通用汽车,成为全球汽车行业龙头老大,但经济危机总爆发使得丰田的世纪性荣誉转瞬即逝,日本人认为这个“世界第一”的价值含金量不高。由此,日本棒球在逆境中出航,再次承担起为国民带来活力和勇气的使命。

  
日本曾经勇夺第一届WBC的桂冠,本次力求卫冕,压力不小。在第二届WBC上,日本队打了很多硬仗,夺冠的希望不在于对手太弱,而在于让自己更强。日本人为日本队二次夺冠而欢呼、而沸腾,认为这个冠军货真价实,价值不菲。其原因在于:一、日本队击败古巴、美国等世界强队而晋级决赛,自感非常自豪,尤其是能在美国的球场上击败曾经把棒球传给日本的美国棒球,日本棒球真正找到了实力的证明;2、日本队与后来居上的韩国队五次激战,最后三胜二负,并在关键决胜局中胜出,日本棒球一雪奥运之耻,重拾信心;三、日本队大胆启用新人,从主教练到主力球员都是新生代,这说明日本棒球的基础相当雄厚,总体实力维持在世界一流水平线上;四、日本队的胜利不在于队员个人能力突出,不在于明星球员屡创纪录,而是以一种并不华丽的朴素打法,展现出团队的整体力量——这是日本人最擅长的东西,在WBC赛场上又一次获得证明。

  
过去大半年来,虽然日本的政局不稳、经济低迷,但日本在国家软实力上展现的成绩还是让世界屡屡为之喝采。去年10月,有三位日籍和日裔科学家分获诺贝尔物理和化学奖,成为获奖人数最多的一次;今年3月,日本电影《入殓师》成功表现了东方人,或者说是日本人对于死亡的纤细感受和独特观照,一举摘取奥斯卡最佳外国影片奖,让全球同行羡慕不已;本次,日本棒球成功卫冕,再次登临世界棒球最高峰,不负国民热情、不负“国球”美誉、不负棒球大国的地位。

  
让人振奋的消息接二连三,显示日本在科技、教育、文化、体育等方面积累深厚,实力不凡。事实表明,日本的文化软实力,已经脱离经济的牵引,更摆脱政治的护航,而自成一体,独立发展,这无论如何都可视为成熟国家的标志。走过了战后60多年的发展之路,也许日本在政治上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大孩子,在经济上由于一夜暴富虚胖而不得不经历痛苦的消肿过程,但日本在文化上已经瓜熟蒂落,渐成大观。

  
中文导报753期 2009。4。2

  


  
附录:扩充版

  


  
为日本棒球喝采

  
杨文凯

  
2009年3月24日,在美国洛杉矶举行的第二届“世界棒球经典赛”(World Baseball Classic)上,日本队不负众望,继三年前在首届大赛上取得优胜后,再一次登顶夺冠,赶在樱花盛开的花季之前提前绽放,在日本国内掀起了少有的欢腾景象。

  
日本国内的职业棒球联赛搞得再有声色,那毕竟是自家的热闹,不关别人啥事。但日本棒球队能够在强队云集的世界赛场上挥舞妖刀,连斩强豪,没两把刷子还真不行。日本队在WBC赛场上实现连霸,不仅为自己争脸,也证明东方人、亚洲人同样可以玩转棒球。除了力量型的巨炮以外,灵巧打击和团队配合可能对棒球更重要。

  
一, WBC为日本棒球提供了机会

  
WBC,全称World Baseball Classic,中文可译为“世界棒球经典赛”。WBC,是由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赛运营机构和选手协会主办、以国家为参赛单位的世界性棒球比赛。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后期,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赛酝酿走向国际化,大量吸收东亚国家和中美洲加勒比海国家的选手。进入21世纪,美国大联盟赛(MLB)的开幕比赛经常安排在本土以外,比如在墨西哥、日本等地举办,以此来扩大棒球运动的国际影响。后经MLB倡议,国际棒球联盟与各关系国协议,决定发起举办由国家队参赛的“世界棒球经典赛”,决出真正的“世界第一”。随着棒球比赛在2008北京奥运会上最后一次登场,WBC大赛之于世界棒球运动的权威性和重要性日益显现,某种程度上将成为国家棒球水平唯一的试金石。

  
WBC比赛,由16支国家队分四组展开首轮预赛。各组前两位出线的8支球队前往美国举行第二轮复赛。最后经过准决赛和决赛,决出棒球的“世界第一”。首届WBC大会,2006年3月在美国举行。当时,日本队由著名球王、世界“本垒打”纪录保持者王贞治挂帅出征;人在美国大联盟赛中打球,曾经创下年度赛季最多安打世界纪录的明星球员铃木一郎成为球队核心。日本队虽然在前两轮预赛中有些踉踉跄跄,但随后越战越勇,在准决赛中力挫新秀韩国队,在决赛中击败强豪古巴队,首次正式成为世界棒球的终极王者。

  
相隔三年,2009年3月,第二届WBC烽火重燃。因为年纪和身体原因已经引退的王贞治出任日本队相谈役,新一代的领军重任,落到了时年50岁的原辰德教练身上,他也是日本著名的读卖巨人队的主教练。日本队的构成,除了身在西雅图水手队、并在大联盟赛季中屡创佳绩的35岁老将铃木一郎和效力于波士顿红袜队的上届大赛MVP松坂大辅依然披挂出场,还有在美国职棒打球的岩村明宪、城岛健司、福留孝介等海外兵团以外,大部分队员都是新生代。他们能否在第二届WBC大赛上卫冕成功、演绎王者归来的传奇,不仅关系到棒球王国和世界王者的尊严,也指示着日本棒球的未来。

  
二,棒球在日本分量超强

  
由于时间、场地、资金、团队实力、社会基础等各种原因,棒球在世界上未为普及,拥有成熟联赛体制的国家更是有限。但对于把棒球视为“国球”的日本来说,棒球是超越一切的运动,棒球是国民最关心的话题,棒球是体现日本实力的象征。

  
过去,巨人队连续9年夺得“日本第一”的辉煌战绩,与日本经济高速成长时期牢牢联系在一起,成为永恒的时代象征。巨人队全盛期涌现的一代球王长岛茂雄和王贞治,更成为日本的国民英雄 。如果从这种社会土壤出发来看待WBC,虽然世界各国重视程度各异,但日本对此寄予最高热情、投入最佳准备、对“世界第一”志在必得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

  
回想2008年北京奥运会,最让日本国民失望的不是金牌没有达到预期的两位数目标,不是日本队主将旗手铃木桂治在柔道赛场上一战即溃,而是在名教头星野仙一指挥下,好手如林的日本棒球队仅得第四,与奥运奖牌无缘。一贯人气旺、呼声高的星野,为此失去了唾手可得的WBC日本队主教练的机会。

  
三年前,日本队曾经勇夺第一届WBC桂冠,本次力求卫冕,压力不小。在第二届WBC上,日本队打了很多硬仗,夺冠的希望不在于对手太弱,而在于让自己更强。日本人为日本队二次夺冠而欢呼、而沸腾,认为这个冠军货真价实,价值不菲。其原因在于:一、日本队击败古巴、美国等世界强队而晋级决赛,自感非常自豪,尤其是能在美国的球场上击败曾经把棒球传给日本的美国棒球,日本棒球真正找到了实力的证明;2、日本队与后来居上的韩国队五次激战,最后三胜二负,并在关键决胜局中胜出,日本棒球一雪奥运之耻,重拾信心;三、日本队大胆启用新人,从主教练到主力球员都是新生代,这说明日本棒球的基础相当雄厚,总体实力维持在世界一流水平线上;四、日本队的胜利不在于队员个人能力突出,不在于明星球员屡创纪录,而是以一种并不华丽的朴素打法,展现出团队的整体力量——这是日本人最擅长的东西,在WBC赛场上又一次获得证明。

  
在第二届WBC大赛上,日本队与奥运会冠军韩国队狭路相逢,激战五场,最后靠近期状态低迷的主力球星铃木一郎有如神助的一击,在决胜局的加时赛上击败韩国队,不仅留住了“世界第一”的桂冠,也保住了拥有70年联赛历史的棒球大国的面子。在本届大赛上,日本队表现出色的选手还有打手青木宣亲、岩村明宪、小笠原道大、城岛健司、内川圣一,投手松坂大辅、岩隈久志、戴尔比什有等。日本队主教练原辰德赛后总结说,日本队之所以能够实现连霸,是胜在体力和耐力上——道出了日本队不擅长一局定胜负,而适应循环制联赛的奥秘。

  
三,日本棒球二次登顶意义非凡

  
日本棒球夺得“世界第一”,在近期备显灰黯和压抑的世间成为少有的一道亮色。检阅夺冠当晚的日本电视和报纸,许多媒体都把日本队蝉联WBC冠军作为头条新闻大报特报,基本上压倒了民主党代表小泽一郎为政治献金丑闻而举行记者会见、含泪请求留任的消息。棒球明星铃木一郎和政治强人小泽一郎在同一天成为新闻主角,但两个“一郎”明暗两分,媒体与国民的感情寄与判若霄壤 。

  
在美国,日本队与韩国队的决胜比赛,买票入场的观赛人数多达5万4846人,创历史纪录;即使是日本队战胜美国队的准决赛,也吸引了4万3630位观众,创历史第二。能够在世界的关注下闪亮登场,能够在如此众多的球迷面前一试身手,展现日本的实力和棒球的魅力,实在让日本国民喜不自禁。在日本,日韩决赛实况转播的电视收视率,在关东地区高达36.4%;调查显示,持有手机电视的用户,每四人中就有一人通过手机观看了日韩决赛,可谓盛况空前。尤其值得一提的是,WBC优胜奖杯由纯银制成,是美国金银饰品老铺、世界名牌Tiffany的名工匠耗时200小时精心打造的。奖杯虽是银制,日本人捧在手里却比金杯更欢喜,因为赢得WBC桂冠,货真价实。

  
自去年下半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日本经济每况愈下,市道低迷,失业猛增,媒体上每天都充斥着灰黯的话题和负面的消息,让人难免意气消沉,心情落寞。与此同时,日本政治又一片混乱,丑闻频发,国民信赖指数直线下降,人们看不到希望所在。在这种时候,日本实在太需要得一个“世界第一”来提升士气,激振国民精神。2008年底,丰田汽车积多年穷追猛赶之力,好不容易撵上了下滑不止的美国通用汽车,成为全球汽车行业龙头老大,但经济危机总爆发使得丰田的世纪性荣誉转瞬即逝,日本人认为这个“世界第一”的价值含金量不高。由此,日本棒球在逆境中出航,再次承担起为国民带来活力和勇气的使命。

  
过去大半年来,虽然日本的政局不稳、经济低迷,但日本在国家软实力上展现的成绩还是让世界屡屡 为之喝采。去年10月,有三位日籍和日裔科学家分获诺贝尔物理和化学奖,成为获奖人数最多的一次;今年3月,日本电影《入殓师》成功表现了东方人,或者说是日本人对于死亡的纤细感受和独特观照,一举摘取奥斯卡最佳外国影片奖,让全球同行羡慕不已;本次,日本棒球成功卫冕,再次登临世界棒球最高峰,不负国民热情、不负“国球”美誉、不负棒球大国的地位。

  
让人振奋的消息接二连三,显示日本在科技、教育、文化、体育等方面积累深厚,实力不凡。事实表明,日本的文化软实力,已经脱离经济的牵引,更摆脱政治的护航,而自成一体,独立发展,这无论如何都可视为成熟国家的标志。走过了战后60多年的发展之路,也许日本在政治上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大孩子,在经济上由于一夜暴富虚胖而不得不经历痛苦的消肿过程,但日本在文化上确实已经瓜熟蒂落,渐成大观。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09
    守望甲子园 
    草食男子 
    女性刺客 
    卑弥呼是谁  
    绿坝是个笑话  
    圣德太子 
    棋士终焉 
    皇室风云五十年 
    为日本棒球喝采 
    好莱坞的选择 
    难民大国日本  
    三个30年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