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 2009
字体∶
三个30年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09-02-02 18:39:46 阅读人次:1158 回复数:0)

  

  
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以北京举办奥运会为高潮,似乎已可为这个激荡的时代写出一部完整的断代史。不过,历史难以割裂,这个30年虽然辉煌,却不是孤立的。由此向前追溯30年,1949年毛泽东宣布成立新中国,接着有社会主义改造、大跃进、文革十年;再向前追溯30年,1919年爆发“五•四”运动,此后在蒋介石主政下发生了北伐战争、抗日战争和国内战争。

  
“五•四”以来90年,是三个30年的历史,也是互相关联的三阶段,囊括了中国社会近代化全过程。过去,有关这三段历史的承接关系一般被描述为“拨乱反正”,即后一个30年都是对前一个30年的反驳和否定,颠覆之后才可能创出新的发展之路。但是,已故历史学家黄仁宇并不如此认为,他运用大历史眼光,透过“拨乱反正”的世事表相看清历史全貌。黄仁宇指出,蒋介石、毛泽东和他们的继承人所领导的广泛的群众运动,可视作中国社会长期革命的三个段落,并梳理出内在的继承和衔接关系。他说:“这三项运动既相联系也相冲突。分拆看来有更换朝代之色彩;连接起来看却又完成了中国的长期革命。”中国近代化的长期革命,就是指脱离旧式农业管制之方式,进而采取商业原则作为组织结构之根本,即人与人的关系由既定秩序转向利益分配,在权利与义务的大前提下实现自由平等。

  
黄仁宇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得出这个结论,离改革开放不过十年。但他用大历史观阐发了历史发生的相关性和历史存在的合理性,至今读来依然深刻入理,发人深省。

  
历史学家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驳论专家,主张历史发展是否定之否定的结果,后人必须踏过前人的尸身才能前行;另一类是立论专家,主张历史发展是曲折上升的结果,后人只有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才能进步。黄仁宇是为数不多的立论性史家,他遵循的大历史观就是看透历史存在的合理性。所谓读史、说史、解史,目的不为否定历史,而是看清历史前进的内在驱动力,承认历史人物的历史作用,解读出历史过程的内在圆满性、社会发展的难以取代和不可重复性。黄仁宇在1990年之前写出了《从历史的角度读蒋介石日记》,对中国近代化长期革命三阶段做出精彩分析,别具历史慧眼,切中肯綮,直指真相。如今哲人虽已逝,灼见却长存。

  
黄仁宇认为中国传统社会的蜕变和转换,是一个脱胎换骨的过程。治史者应在分析之前先有一段归纳,看清问题本质和历史过程的全貌。否则,一味地指责和否定,犹如在躯壳未备之前,先指其不注重健康,文不对题。

  
黄仁宇参照中外历史的转换规律,认定社会的脱胎换骨,“首先即须创造一个高层机构,次之又要翻转社会之低层机构,以便剔除内部阻碍交换之成分,使各种因素能接受权利与义务之摊派,然后才能敷设上下之间法制性之联系,构成永久体制。”

  
从以上社会转换程序来看,蒋介石和国民党借着北伐与抗战,替新中国创造了一个高层机构,使中国能独立自主;毛泽东与中共利用土地革命剔除了乡绅、地主、保甲在农村的垄断,使社会上下层因素同有平均发韧之机会。如今,海峡两岸一体重商,亦即希望在商业条例中觅得上下之联系,使整个组织能依数字管理。

  
综观中国近代化历史过程,中国的抗战动员了三百万至五百万兵力,在统一军令之下,以全国为战场,和强敌作生死战八年,其情形已是洪荒以来所未有。紧接着又是毛泽东及中共领导之下的土地革命,其程度与范围亦超过了隋唐之均田。此后,自1949至1979共三十年仍未有定局。当中经过“三万红旗”和“文化大革命”之酝酿,最后才有邓小平所主持的对外开放与经济改革命——黄仁宇认为三个历史阶段不是互相分裂、彼此否定的。以上各节综合起来,已经具备着人类历史上最庞大的一次长期革命之轮廓。纵使当中有局部之重叠反复,大致却仍是呈直线式展开,即次一段工作,利用了前一段成果。黄仁宇自认,用三个阶段来看待中国在20世纪的长期革命,并非漠视过程中之牺牲,而是主张在数十年呻吟嗟怨之余,睁眼看清因各种代价所收获之成果。他说,如果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前后数十年的做事全部错误,那是难以令人置信的,历史是时间的产物,有累集性。要是我们忽略每一情事之积极性格,必将误解以后发生情事之真实意义。

  
事实上,蒋介石国民党执政大陆时期,虽承接了中国社会组织结构之不足,却也挺身而出,为中国赢得了一个半世纪以来国际战争中的首次胜利,奠定了中国晋身“四强”的国际地位。在1949至1979年三十年间,毛泽东治理下的中国虽然历经政治运动的折腾,但毕竟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立起了初步完整的工业体系,而农业剩余积存资本价值6000亿元,为邓小平主持改革开放提供了成本。另一方面,蒋介石及其继承人在台湾取得的经济建设成果,对大陆的经济改革犹有刺激效应,不可忽略。

  
蒋介石在1939年1月30日的日记中写道:不行不能知,惟行而后乃能知其知之真伪与是非也——这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大命题如出一辙,只是表述上更加中国化。无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毕竟都是中国人,都离不开“知行哲学”。

  
中文导报742期 2009。1。15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09
    守望甲子园 
    草食男子 
    女性刺客 
    卑弥呼是谁  
    绿坝是个笑话  
    圣德太子 
    棋士终焉 
    皇室风云五十年 
    为日本棒球喝采 
    好莱坞的选择 
    难民大国日本  
    三个30年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