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 2020
字体∶
思忆绵长,日月永光:怀念廖雅彦会长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20-05-15 13:19:37 阅读人次:105 回复数:0)

  廖雅彦先生是在2020年4月2日去世的,赶上了新冠疫情在日本蔓延的高峰。​他从去年秋天开始查出疾患,在家疗养,终至不治。他离开得很平静,不想惊动大家,为此丧事从简,举行了家族葬。自发病治疗,前后不过半年,无言的告别之下已经物是人非,一切都来得太快了。

  
廖雅彦是日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会长,在去年6月二度连任至今,生前也担任着东华教育财团理事长、东京华侨总会顾问等工作,还有很多未竟之业。廖雅彦祖籍台湾省台北市,1944年12月7日出生于东京,明治大学工学部毕业,是生在日本长在日本的华侨二代。他在1970年进入东京华侨总会从事华侨工作,1982年参与创办株式会社华联旅行社,担任社长;2009年出任东京华侨总会会长,前后长达7年;2017年6月至今,担任日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会长,是日本第二代侨领的代表之一。

  
廖雅彦会长身材不高,却很魁梧,那么壮实的一条汉子却在半年内撒手人寰,让人倍感惊惧,也难以置信。我因工作关系,与廖雅彦会长相识很久,做过采访,有过交流,受过关照,从他身上感受到一代留日老侨踏实做事、真诚待人的风格。

  
2009年,廖雅彦当选东京华侨总会会长时,我为他做了首个专访,披露了抱负;他曾数次找我交流,围绕着入管法和在留卡问题,介绍了如何去法务省递交请愿书,为在日华侨争取权益;2009年和2019年,《中文导报》先后推出新中国成立60周年和70周年纪念专辑,我找他协商,都得到了快诺和支持;去年夏天,他给我寄来了《东华教育文化交流财团30年历程》纪念册,坚守着华侨社会最大的公益基金;9月21日,在东京代代木公园的“中国节”现场,我在华侨总会的摊位前与他愉快合影,竟成最后的留念……

  
廖会长继承了老华侨的公益和奉献传统,是华侨总会培养起来的职业侨务工作者,心无旁骛,一心为侨。廖会长平时言语不多,但在重要场合,在关键问题上敢于说话,勇于为侨请命,令人钦佩。身为侨领,他把一生都奉献给了在日华侨社会,也把新老华侨的团结融合当做自己的使命。他历经半个世纪而全力跑完了自己的接力赛区,只是未及最后交棒已被病魔击倒,未免留下了遗憾。廖会长是不在乎生前身后名的,但华侨华人会记住他,缅怀他,感谢他。

  
一、父子两代未了的奥运缘

  
廖雅彦出生在东京,原籍台湾,这在战前的留日华侨中相当普遍。据廖雅彦回忆,父亲早年来日,东京奥运会是重要契机。

  
1940年,东京原本预定举办奥运会。当年,父亲与友人一起从台湾来日,想一边打工一边看奥运会。然而,由于战争爆发,东京奥运会取消,父亲受到阻隔而无法归国。父亲24岁时与日本人女性结婚,廖雅彦于1944年出生在东京。战后当时,在日华侨有5万人,其中一半左右为台湾出身。新中国成立后,国民党政府撤退到台湾,在日华侨也分裂成两个部分。台湾出身的华侨,有一半支持新中国,另一半继续追随国民政府。廖雅彦的父亲拥护新中国,没有得到台湾方面的认可,也没有取得台湾的签证,就这样在日本生活了50年。

  
父亲工作忙,母亲是日本人,廖雅彦从小没有读中华学校,对中国也不甚了解,直到高中毕业时对自己是中国人的意识还相当薄弱。1965年,为了备考大学,廖雅彦入住了东京的中国学生宿舍后乐寮,在那里结识了很多中国学生,碰到了不少中国访问者和老华侨子弟,他在这种环境下生活学习,加深了对中国的认识。1966年,廖雅彦进入明治大学工学部电器工学科学习,大学期间继续住在后乐寮,并参与华侨青年学生运动,留下了一生不灭的印象。当时在与善邻学生会馆等反中国势力争夺后乐寮归属权的斗争中,廖雅彦作为寮生委员长发挥了积极作用,进一步加深了他对中国人身份的认同。

  
1946年,东京华侨总会创立之初,父亲就在总会工作。1970年,父亲退职后,廖雅彦进入华侨总会,开始了他为华侨服务长达半个世纪的工作历程。多年以后,廖雅彦回顾说,老华侨们对华侨事业的奉献精神一直让我敬服感佩,无论自己的生活多么艰苦,他们总是为了在日华侨事业而不遗余力地四处奔忙努力奉献。廖雅彦平生喜欢一个“恕”字,最早在小学6年生时看到这个字,受到启发。他解释称:这个字意味着你需要站在对方的立场来反省自我内心,对他人须持有同情心,已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在长年的生活、工作中,总是以此为原则,铭刻于心而付诸行动,自己不想做的事儿也不会强求他人去做。的确,廖会长身上的细心、周到、耐心、礼仪,对人的关怀,对事的责任感,正是一代老华侨的为人准则和处世风范。

  
2020年7月,东京奥运会原定开幕,距1964年首次东京奥运会相隔56年,距1940年流产的东京奥运会相隔80年。但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东京奥运会被迫延期一年,明年7月能否如期举办,答案依然在风中飘。在此时刻,廖雅彦会长不幸提前离开了疫情深重的世界,作别了奉献一生的华侨华人社会,也与期待中的东京奥运会擦肩而过。当年,父亲为了东京奥运会来到日本却留下了遗憾,如今,儿子再也等不到东京奥运会开幕了,这是父子两代未了的奥运缘,令人唏嘘。

  


  
二、从东京华侨总会到日华联合总会

  
东京华侨总会自1946年创建至今,传统深厚,传承清晰,是全日本乃至全世界范围内最有代表性的海外侨团之一。一代一代在日侨领以忘我的投入和奉献传递着东华的精神,守护者东华的声誉,历经数十年而不衰。

  
东京华侨总会的历史,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1、从1946年创会至1972年中日关系正常化,帮助在日华侨生存发展、维护华侨权益;2、从1972年中日复交至1989年东京华侨会馆落成,助力中日关系全面恢复和发展;3、从1989年新华侨东渡留日至今,推动新老华侨融合,坚持一个中国原则,促进两岸和平统一。廖雅彦经历了东京华侨总会发展的三个阶段,尤其在后两个时期更是身体力行,成长为著名侨领之一。

  
2009年4月28日,在东京华侨总会临时总会上,总会原副会长、华联旅行社社长、投身侨务工作40年的廖雅彦当选为新一任会长——他也是继康鸣球、甘文芳、陈焜旺、江洋龙、殷秋雄、符易亨之后的第七代东京华侨总会会长。当时,廖雅彦会长接受了《中文导报》专访,就华侨社会的历史、现状以及未来发展,分享了自己的见解和抱负。

  
1970年大学毕业后,廖雅彦加入东京华侨总会,专职从事侨务工作。1988年,以东京华侨总会总务部为主体,成立了华联旅行社。廖雅彦受华侨总会委任,一直担任华联旅行社社长。

  
廖雅彦会长介绍,1972年中日恢复邦交,1973年中国成立驻日大使馆,当时旅日华侨总人数超过5万人,其中半数是台湾省出身。现在,老华侨的人数已减至2万,这是无法回避的严峻事实。廖会长说,几代老华侨都是从斗争中走过来,在斗争中成长起来的。他回忆年轻时候,在大学里参加了全共斗学生运动,后来又参加了反对入管法的斗争等。这些斗争经历,在旅日华侨社会和廖雅彦身上留下了深刻印迹。

  
廖雅彦告诉我,老华侨社会一贯爱国爱乡、团结互助。旅日老华侨在漫长的生存和发展岁月里,形成了独特的爱国传统,那就是无论自己多么困难,为了祖国做奉献,即使破家散财亦在所不惜。这种优良传统是旅日华侨社会之根,越在困难时期,越在关键时刻,越能显示力量。

  
东京华侨总会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维护在日华侨的权益。从过去到现在,总会反对一切差别对待,反对一切不利于华侨的政策,并多次通过法律斗争甚至是政治斗争,维护了自身利益。华侨青年的培养工作也刻不容缓,这是关系到华侨社会未来接班人的事业。东京华侨总会将继续在支援国家建设、推动两岸和平统一事业、促进中日友好方面竭尽全力。

  
廖会长特别提到,1980年代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大批新华侨来到日本,充实丰富了在日华人社会。新华侨华人在日本增长迅速,华侨总会也是他们的家。当时在东京已经登录的中国人超过14万人,在理论上他们都是东京华侨总会会员。华侨华人身在海外,团结互助共济最重要。过去说,团结就是力量;今天看来,仍然如此。廖雅彦乐于学习,乐于接触,希望新老华侨社会加强交流、一起行动,形成华人社会大团结局面。

  
回顾旅日侨团的历史,在战后以东京、横滨等地的华侨总会为代表,日本各地纷纷成立了华侨总会。1969年8月4日,以庆祝国庆20周年为契机,由全国15个华侨总会和旅日华侨青年联谊会的50余名代表参加,成立了“留日华侨代表会议”。作为留日华侨的全国性协商组织,代表会议最多时囊括了41个华侨总会和两所侨校的代表,从北海道到冲绳遍布日本各地,蔚为大观。

  
此后,随着中日邦交实现正常化,中国改革开放后兴起留日新浪潮,在日华侨社会发生了巨大变化。截止1988年12月末,在日中国人登录人数为27万2230人,在日新华侨超过20万,取得日本国籍者也不在少数。为了适应新形势,走过了30年的留日华侨代表会议也酝酿成立全日本统一的组织。

  
1999年5月27日,在神户中华会馆召开了第32届留日华侨代表会议上,决定成立“留日华侨联合总会”,著名侨领陈焜旺先生出任联合总会初代会长。当时的东京华侨总会殷秋雄会长、横滨华侨总会吕行雄会长、神戸华侨总会林同春会長、大阪华侨总会金翬会長当选为联合总会副会长。2013年7月,留日华侨联合总会更名为“日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日华联合总会成立至今20年,经历了陈焜旺、殷秋雄、曾德深、符易亨、任政光、廖雅彦六代会长,成为旅日侨团的重要代表和象征。

  
2017年会6月18日,日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第19届代表大会在大阪召开,举行了换届选举,廖雅彦被推举为新一任会长。廖会长在会上表示,日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是联系、团结旅日侨胞的重要民间组织,自己深感责任重大,决心利用45年间的侨团活动经验,在组织内倡导自力更生、相互扶助的优良传统,努力解决侨胞的实际困难,切实维护侨胞的正当利益。

  
2019年6月23日,在热海金城馆举行了日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第21届代表大会,来自日本22个都道府县的华侨总会和2所侨校的60名代表出席了大会。本届代表大会推荐并确认了16名常务委员,廖雅彦不负众望,连任日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会长。

  
从华联旅行社社长,到东京华侨总会会长,再到日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会长,廖雅彦始终处于侨务工作第一线,从最具体的业务做起,满怀热忱为侨服务,积累了经验、淬炼了眼光,涵养了心胸,成长为广受尊敬的侨领。他的身世和经历,凝聚着在日侨界发展的历史,实践着旅日侨胞团结、勤劳、进取、奉献,以及光荣的爱国爱乡传统,一生为维护祖国统一、促进侨界团结、维护侨胞权益、支持家乡建设、促进中日友好做出积极贡献,无愧于华侨华人社会承前启后的代表。如今,自陈焜旺以来,联合总会历代会长均还健在颐养天年,而他们中最年富力强的廖雅彦却是天不假年,在2020年这个寂寞的春天里静静地走了,身后留下的遗憾和损失难以弥补,令人扼腕。

  
三、维护华侨利益:勇于陈情担当

  
廖雅彦会长身前一贯认为,解决侨胞的实际困难,切实维护侨胞的正当利益,是华侨总会和联合总会的重要任务和优秀传统。

  
据了解,早在1969年、71年、72年,日本政府曾三次在国会闯关,欲强行投票通过《出入国管理法案》和《外国人学校法案》。当时,在日华侨社团联合在日朝鲜人团体、日本民众等广泛社会力量,为了维护在日民族教育和生活权利,投入到反对政府的斗争中,最后导致国会废案,取得了斗争的胜利。这段历史,给年轻的廖雅彦留下了深刻记忆,也展示了华侨总会应有的勇气和担当。

  
2012年7月9日,日本正式实施“新出入国管理法改正法”。在此前夕,廖雅彦亲自参与了日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向法务省提交了“要望书”的运动,从旅日华侨的立场出发,表达了陈情和改善的要求。

  
2011年11月25日,联合总会以公开声明的方式对“改正法”提出反对意见和改善要求;2011年12月15日,联合总会又直接向法务省入国管理局递交了陈情书,传达了日本各地华侨总会和各地区的意见总括。2012年6月23日,日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在大阪举行了会员代表大会,再一次对实施在即的“改正法”提出了强烈的改善要求。

  
2012年7月5日上午11时30分左右,当时的日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会长符以亨、副会长陈学全、东京华侨总会会长廖雅彦、副会长林斯福等四位侨领去到法务省,向法务副大臣谷博之议员当面递交了“要望书”——这也是旅日华侨在“改正法”出台后,第三次表达了严正意见。

  
2012年7月9日开始,日本正式实行新在留管理制度,发放“外国人在留卡”,取代了原来的“外国人登录证明书”。经过了7年时间,首批发放的“外国人在留卡”在2019年7月9日到期。此后,“外国人在留卡”会迎来更新高潮。2018年夏天,廖雅彦会长找我去商量,希望通过报纸、网络等媒体平台刊登消息和广告,提醒广大旅日华侨注意“外国人在留卡”的更换事宜。

  
当时,廖会长为我做了详细讲解。新在留管理制度实施前后,在日侨团就相关问题数次访问法务省,递交了陈情书,表达了对差别对待的忧虑。2008年10月,向当时的森英介法务大臣递交了要望书;2011年2月,向当时的江田五月法务大臣递交了陈情书,然而华侨团体的改善要求在新在留管理制度中没有得到反映。2015年6月28日,日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再次向法务省入管局递交了陈情书,表达了以下立场:

  
1、特别永住者无需携带在留卡,一般永住者必须随时携带在留卡,这是差别性待遇;

  
2、在留卡的国籍、地域栏里可记入“台湾”,或有引发“两个中国”之虞;

  
3、希望各地入国管理局的入管职员对于外国人办理再入国手续进行详细的说明和提醒;

  
4、对于在留卡的更新通知和罚则规定,应给予特别注意;

  
5、日本人配偶者等如果丧失身份将被取消相关在留资格,涉及人道问题。

  
廖会长表示,过去的“外国人登录证”到期之前,持证人所属的市、区、町、村役所会提前一个月发出通知,提醒持证人更换证件。但是新在留管理制度实施后,“外国人在留卡”划归法务省入管局管理。法务省由于预算方面的原因,尚不清楚是否会向所有持卡外国人寄送通知。许多持卡人经过7年的漫长时间后,可能因遗忘而错过“外国人在留卡”的及时更新,或遭受罚金,甚至取消在留资格等处罚。

  
为此,东京华助中心、日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全日本华侨华人联合会提出紧急呼吁,吁请广大旅日侨胞确认在留卡有效期限,及时办理更新手续,切记不要因为一时疏忽而给留日生活带来不必要的影响和麻烦。有关提前通知事宜,由于法务省尚未完成预算审批,外国人持卡人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入管局的联系和通知上——《中文导报》在报纸和网络上连续刊登侨团的紧急通知,实现了廖会长的心愿,履行了在日华媒的职责。

  
此后,法务省最终落实了外国人在留卡到期之前寄送明信片通知的预算,廖会长和在日侨团的多年陈情取得了积极成果,也惠及广大旅日侨胞。记得廖会长告诉我这个消息时,流露出欣慰的笑容,显露出为维护侨胞利益而不懈努力后的满足感。

  
四、为华侨社会奉献一生不遗余力

  
廖雅彦会长是第一位在任上去世的联合总会会长,他为华侨华人社会奉献心力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想起来令人动容。廖雅彦不仅担任日本华侨华人联合总会会长,也是东京华助中心的负责人之一,还是东华教育文化交流财团理事长。东京华侨总会林斯福会长说,廖雅彦会长不遗余力地把一生奉献给了在日华侨和中日友好,绝非言过其实。

  
记得2014年11月15日,“东京华助中心”在东京华侨会馆举行揭牌仪式。当时,国务院侨办国外司副巡视员朱柳、中国驻日大使馆总领事刘亚明、国务院侨办国外司副巡视员文雪、东京华侨总会会长廖雅彦、全日本华人华侨联合会会长颜安等出席了揭牌仪式。

  
据统计,海外华侨华人有6000多万人,分布在世界198个国家和地区。国务院侨办介绍,全球首批“华助中心”为18家,根据“海外惠侨工程”有关计划,到2018年将在华侨华人超过10万人的城市,打造60个“华助中心”,为侨胞们提供关爱帮扶、促进文化交流。

  
在当年6月举办的第七届世界华侨华人社团联谊大会上,国侨办启动实施“海外惠侨工程”,包括侨团建设、华助中心、华教发展、文化交流、事业扶持、中餐繁荣、中医关怀、信息服务八大计划,支持海外侨胞聚居较为集中的国家和城市的侨团建设“华助中心”是重点之一。

  
新成立的“东京华助中心”,是继美国旧金山之后的全球第二家,也是日本首家“华助中心”。东京华助中心由全日本华侨华人联合会和东京华侨总会牵头运作。廖雅彦与颜安在揭牌仪式上介绍了日本新老华侨的现状,并对祖国的关怀表示感谢。此后,东京华助中心在团结凝聚华社力量,为侨胞排忧解难、帮扶关爱、慈善回馈、维护权益方面发挥了作用。

  
2019年夏天,我收到了廖会长寄来的《东华教育文化交流财团30年的历程》纪念册,前后翻阅,感慨良多。作为在日华侨社会最大的公益基金,公益财团法人东华教育文化交流财团在2018年10月举办了创立30周年纪念活动,并发行了纪念册。内容包括:

  
中日参与者和受奖者的感想、财团的资产和事业支出的资料汇总、创始人回顾财团历史的记录等。前中国驻日大使程永华在2018年12月为纪念册挥毫题词:“东华英才,继往开来”;中国驻日大使馆总领事詹孔朝出席了30周年纪念交流会,高度评价了财团的社会贡献。

  
东华教育文化交流财团,为促进华侨子弟教育和中日留学生交流而创设,起源于在日华侨华人集资捐助,筹组的教育共同基金。​自1988年成立以来,经历了陈焜旺、江洋龙、廖雅彦三任理事长,促进中日交流,嘉惠无数后学,成为华人社会的优质资产,为社会贡献良多。

  
东华教育财团成立20周年时,前理事长江洋龙说:“东华财团是由东京华侨总会作为发起人并提供3亿日元基金的基础上设立的。财团创立以来,在中心人物陈焜旺前理事长和小川休卫理事的努力下,解决了伪满州国高官的日本遗留财产,并接受了寄赠,才达到基本财产约27亿日元的规模。”原横滨山手中华学校潘民生校长说:“在祖国国务院侨办的大力支持下,在陈焜旺先生的领导下,东华教育文化交流财团于1988年8月正式创立,从无到有,其中甘苦无法一语道尽。”

  
东华财团的创立极其不易,是旅日老华侨和日本友人耗费了时间、投注了精力,通过不懈斗争才赢得的可贵成果。1988年,原东京华侨总会会长陈焜旺创立了东华教育文化交流财团,出任首任理事长。此后,东华教育财团基金扩大至27亿日元,在2015年达到35亿日元,近年来依然维持在30亿日元以上的规模,这在全世界华侨社会里也是少见的。

  
东华财团成立30周年之际,廖雅彦理事长回顾称:1988年8月24日财团成立以来,迄今为止支付的奖学金和助成金总额超过10亿6000万日元,中国留日学生900余人、日本访中留学生700余人从中受益,同时东华财团为中日之间的教育、学术、文化交流事业提供资助超过260件。我要向30年来为本财团确立了事业、构筑起盘石般基础的各位理事、监事、评议员和事务局同仁们付出的努力表示感谢。

  
廖雅彦理事长说,东华教育财团是日本文部科学省认定的“特定公立推进法人”,其各项指标评级全为A等,信誉卓著,成绩不同凡响。2010年9月28日,“财团法人东华教育文化交流财团”获得内阁总理大臣菅直人签署的认定书,从10月1日起转型为公益财团法人,这也是在日华人社会的首家公益财团法人。

  
东华财团的创设与运营,凝聚著老一辈华侨的心血和智慧,以陈焜旺为代表的老一代旅日华侨耗时35年,赢得财团基础资产,值得华侨华人为之起敬。今后有关财团的运营和选考,将会听取各位著名人士的国际性视野和思路,走稳健的路线,尽最大的努力,实现更为坚实的财团运营,为中日教育文化交流贡献力量——这也是廖雅彦理事长为东华财团留下的希望。

  
五、斯人已逝:思忆绵长,日月永光

  
廖雅彦会长突然离世,从这个混乱而忙碌的世界中抽身了。由于他一直是身在其位、负重前行,所以他的离开对华人社会来说损失尤大。

  
象廖会长这样在日本生日本长的老侨,在日本社会的人脉之广,也不是后来的新华侨们所能比拟的。据我所知,日华联合总会全国会长廖雅彦与在日大韩民团中央团长吴公太,就是明治大学工学部的同级生,他们作为在日外国人的侨团领袖,在成长背景和社群立场方面颇多重合点,不乏共同的交流话题。

  
我与廖会长私交不多,却能感受到他的温润、谦逊与慈祥。我有几次去东京华侨会馆六楼,在日华联合总会的会长办公室里聆听廖会长的讲述,仿佛可以透过眼前这位祥和的老人,隐约看到他身后涌动的时代风云,那是一段与我们若接若离、却不能遗忘的岁月,关于华人社会的成长,关于中日关系的发展。

  
2019年9月21日,我在代代木公园的中国节开幕日现场,见到了在东京华侨总会摊位前乐呵呵忙碌的廖会长,他欣然与我合影。去年国庆之后,我还碰到他,知道他身体不好在通院治疗,一周去华侨总会一天,谁也想不到半年后竟会天人永隔。

  
2020年春节以后,新冠肺炎蔓延全球,抓取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防疫抗疫成为侨团侨社的工作重点。廖雅彦会长本来就不是一个热闹的人,他选择平静的方式自然退场,没有给别人增添麻烦,符合他的人生准则。但侨团侨社和华侨华人惊闻噩耗,感受到的震惊和悲痛,却是​沉重而长久的。​

  
岁月悠远抹不去思忆绵长,风雨无情掩不住日月永光。 我想在一场旷世的新冠灾难之下,记下我对廖会长的有限了解,留下我对廖会长去世的无限惋惜。伤感总是难免的,失去之后才会更加感受到逝者的存在感。缅怀廖雅彦会长,在日本各地渐次解禁,防疫抗疫初现曙光的日子里。

  
中文导报 第1287期 2020.5.21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20
    不想当小说家的军医不是好学者 
    晚年河上肇为何醉心汉诗 
    战后日本宰相论之殷鉴未远 
    思忆绵长,日月永光:怀念廖雅彦会长 
    日本天皇退学与学习院的乡愁 
    奥运停摆是日本人心中永远的痛 
    有感明治时代的未来预想 
    日本打破行政条块分割,从统合洪水危险指数开始? 
    小池百合子高票连任东京都知事 
    留学生管理混乱的东京福祉大学等遭严惩重罚 
    松下家电业务转向中国:企业重生杀手锏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