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周话题 >> 2011
字体∶
超级计算机:旭日重新升起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11-06-27 20:05:25 阅读人次:1050 回复数:0)

  6月20日, 2011年国际超级计算机会议发布,日本超级计算机“京”在世界500强中排名第一,日本相隔七年后重归世界首位。此前,中国的“天河一号”去年11月夺魁,在“第一”的位置上逗留了6个月。

  
由日本理化研究所和富土通公司共同开发研制的超级计算机“京”,以超过“天河一号”三倍以上的速度、以覆盖世界排名2-5位超级计算机整体运算能力的身手而横空出世,凸现出日本依然拥有强大的产业技术实力。“京”被视为日本制造业集大成的最新象征,也实现了日本在世界超级计算机领域里的王者归来。在日本连遭地震、海啸、核污染打击,经济不振、政局混乱、社会士气低迷、缺少明朗的振奋人心好消息的今天,日本国产超级计算机重夺世界第一,意义不菲。“京”不只是单纯的计算机,更为受灾的人们带来了希望、成为日本的骄傲。无论是开发制造者,还是普通国民,都期待“京”的强大能力可以成为日本的一种力量。

  
细心的日本人从超级计算机的命名中,解读出不同国家的性格和价值观。比如,排名第二的“天河一号”和第四的“星云”,表达了中国气吞宇宙的雄心气概;排名第三的美国的“美洲豹”则给人以敏锐矫捷的强烈印象。东京工业大学的“燕子”排名世界第五,表现了日本式的可爱,而“京”的命名则体现出日本开发团队对超级计算速度的崇拜和执着。万亿为“兆”,万兆为“京”。超级计算机“京”的测试速度已经达到每秒8162万亿次;当2012年建造完成时,其运行速度将达每秒10000万亿次浮点运算,成为名副其实的“京”。

  
超级计算机“京”的开发属于日本国家项目,投入预算1120亿日元。不过,“京”的诞生并非一帆风顺,而是遭遇到自然灾害和人为障碍的影响,险些夭折。据富士通会长间冢透露,生产重要部品零件的宫城县和福岛县的工厂在311大地震海啸中受害,生产操作停止,危及超级计算机整体项目。但是置身重灾区的协作会社表示,即使其他生产被迫停下来,超级计算机的部品生产决不会停。正是有了东北地区工厂支撑着最先端的技术,世界第一的“京”才得以诞生。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超级计算机“京”在世界夺魁之前已在日本国内议论纷纷、家喻户晓了,这要感谢民主党参议员莲舫在“事业甄别”过程中迸出一句名言:“日本非要争第一吗?第二位就不行吗?”为此,由文科省拨管的2010年超级计算机开发预算险遭冻结,令人焦虑。对此,理研理事长、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野依良治奋起驳斥,严厉质问那些欲对超级计算机下手的懵懂政治家们“有没有觉悟站到历史的法庭上?”正是有了众多诺奖得主和科学家的捍卫,超级计算机项目才得以幸存,并最终展示风采,为日本国民带来了希望和梦想。

  
从 “京”的诞生过程可以看出,超级计算机不只是单纯的技术能力问题,其背后是国家的实力竞争,还涉及到政治意志、国民感情、社会价值观等多方面因素。“京”的诞生,让坏消息不断、失落不断的日本感受到了旭日重新升起的喜悦和自豪。这种久违的情感,对于正在走出震后悲情、走向灾后重建的日本人来说非常重要。所以“京”的诞生意义也超越了科技层面,而蔓延到整个社会。

  
与美国相比,日本是超级计算机的后期之秀。但自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超级计算机一直是美日科技争霸的舞台,直到近年中国崛起才改变了格局。日本隐忍7年之后,大幅刷新运算速度,也把人类的自我挑战推进了一大步。无独有偶,开发商富士通就是日本超级计算机研发的鼻祖,本次巨大成功获得全球瞩目,算是延续了这个传统。

  
早在半个世纪之前,被称为“Mr.Computer”的富士通前辈专务取缔役池田敏雄就投入毕生精力,领导一群充满技术热情和研究使命的年轻人,经过近30年的钻研开发,终于成功挑战世界计算机巨人IBM,在1974年研制出了世界上速度最快的国产大型电子计算机。“富士通信机”也成长为世界性的大企业“富士通”。

  
池田敏雄生前常说:“所有的发明都是从感动开始的。”看着那些改变了人类生活和文明进程的创造发明从最简陋的环境、最原始的起点上开始;感受着那种从零开始的坚韧不拨,还有伴随着技术进步而涌现的存在感和幸福感,每每让人激动不已。在经济高速成长年代里,日本人拥有的雄心、抱负和勇气,他们曾用自己的感动托起了日本超级计算机的黎明。

  
今天,冠绝全球的超级计算机“京”诞生在日本,诞生在多灾多难、国运多舛的非常时期,是对过去辉煌时代的回应,也展示了日本人应有的自信、勇气、执着。追梦的人永不停步,这是当今日本最需要的精神。

  
中文导报 第861期 2011.7.1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11
    中日关系向复交40周年平稳过渡 
    中国入世十年历风雨现彩虹 
    今天,你微博了没有? 
    奥姆审判之外的社会责任何以终结 
    东亚峰会真正成为全球舞台 
    日本投身TPP谈判搅动亚洲格局 
    欧洲模式能否跨过主权债务这道坎? 
    魏巍死刑并未终结福冈惨案 
    培养自我觉悟 应对增税挑战 
    世间已无史蒂夫·乔布斯 
    天宫一号勇为人类航天事业接棒 
    华文传媒面临全媒体和大联合时代 
    SMAP唱响中日邻里情亚洲一家亲 
    震后半年祭:灾后复兴前路漫漫 
    911十年祭:世界依然伤不起 
    政坛野百合野田佳彦迎来春天 
    日元汇率创新高难成全球避风港 
    日本防卫白皮书表露危险信号 
    动车脱轨之于中国的隐喻意义 
    关帝镇座150年成华人精神护身符 
    日本足球让中国羡慕嫉妒恨吗? 
    航天事业应是全人类共同的承担 
    京沪高铁时代展示中国速度 
    超级计算机:旭日重新升起 
    中国面对南海风云需要展示肌肉 
    日本震后百日 纠结挣扎依旧 
    李娜开创历史的挑战仍在继续 
    中田庆雄和属于他的时代 
    温家宝访日雪中送炭传递信心 
    重灾之后的日本绝非鸡肋 
    拉登之死:庆父既亡 鲁难何已? 
    旅日华人成为人道援助生力军 
    金砖峰会和博鳌论坛凸显中国自信 
    让社会信心成为灾后复兴牵引力 
    爱心无国界 救援有世界 
    灾后复兴从克服风评被害开始 
    不屈的日本将从灾难中崛起 
    跨越一切分歧 互助救灾当头 
    让“幸福”成为中国人的终极关怀 
    最大撤侨行动考验中国的决心和能力 
    日本政局风云急国家危机深 
    中日携手是孙中山百年未竟之梦 
    春节消费成中日良性回复起爆剂 
    春节的力量凝聚民族感染世界 
    日本面对中国跃进需改变心态 
    领事馆置地受阻成社会心理风向标 
    盼中日关系实质改善低开高走 
    在日华人发展空间与时俱广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