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周话题 >> 2021
字体∶
圣火传递开启一场“不完全”奥运旅程

杨文凯 (发表日期:2021-03-29 00:25:42 阅读人次:19 回复数:0)

  在新冠疫情蔓延猖獗、全球疫苗供应短缺、日本国内疫情起伏不定、近八成民意质疑东京奥运会举办必要性的情况下,日本赶在3月21日全面解除了紧急事态宣言,事实上为奥运圣火在全国传递打开了方便之门。

  
3月25日,受新冠疫情蔓延影响而延期一年的东京奥运会、残奥会圣火传递启动仪式,在东日本大地震重灾区福岛县举行,以展示“复兴奥运”的理念。日本首相菅义伟以国会日程为由缺席,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奥运担当大臣丸川珠代、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福岛县知事内堀雅雄等出席了活动。

  
本次启动仪式规模缩小内容从简,奥组委呼吁民众不要沿途围观,再加上不断有名人宣布退出火炬接力,让圣火传递显得意兴阑珊。但是,在全人类遭遇空前的疫病冲击、东京奥运会深陷迷航的恶劣环境下,奥运圣火能够顶住各种压力和不测而开始传递之旅,这个行动本身还是值得称赞和守护的,也意味着东京奥运会开弓没有回头箭。

  
自疫情发生以来,命运多舛的东京奥运会就处于二转三转的漂流状态。一方面,东京奥运从展现东日本大地震灾区重建成果的“复兴奥运”,演变为人类团结合作战胜新冠疫情的象征,目前看来,如果东京奥运会能够安全顺利地举办,将成为不屈的人类在灾难中履行使命完成自我的世纪样本。另一方面,从安倍晋三到菅义伟,日本领导人一贯表示将以“完全的形式”举办东京奥运会,目前看来,一届“不完全形式”的奥运会已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必将永存奥运史册,而安全顺利地完成圣火传递为此迈出了第一步。

  
东京奥运会的命运多舛,还表现为相关的人事和项目不断发生更迭和变化,且未必与疫情有关。日本在奥运重大事项上突发不断、丑闻迭出,出现扳倒重来现象之频之密,远远超出了人们对于筹办一届成功奥运会的想象,也颠覆了世间对于日本人做事循规蹈矩、精益求精的认可,这让东京奥运会看起来不再是一场深思熟虑、水到渠成的盛会,更象一场临场磨枪、匆匆上阵的急就章大全。

  
2015年7月,日本为了压缩成本而更改奥运主会场设计,让隈研吾充满“木材温情”的方案取代了扎哈·哈迪德别具“未来主义视觉冲击力”的设计。2019年12月15日,以森林体育馆著称的新国立竞技场举行了竣工仪式。

  
2015年7月,佐野研二郎设计的东京奥运会会徽正式发布后,因涉嫌抄袭而被取消,让日本颜面尽失。2016年4月,重新选出由野老朝雄设计的“市松模样”作会徽,以传统靛蓝色的格子图案传达出优雅和成熟的日本特色。

  
2020年3月24日,迫于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以联合声明的形式,宣布东京奥运会推迟一年至2021年7月23日揭幕,这在奥运会百年历史上尚属首次。同时搁浅的奥运火炬传递计划经过长达一年的守望与等待,终于在2021年3月25日重新启动,但面临着火炬手退阵、新冠疫情威胁等难题。

  
2021年2月12日,在距离预定开幕日不到半年的时候,东京奥运会组委会主席、前首相森喜朗因蔑视女性的不当言论而引咎辞职。东京奥运会在困难时期又必须“临阵换帅”,可谓屋漏逢雨、雪上加霜。至此,包括原东京都知事猪濑直树、前日本奥委会主席竹田恒和、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森喜朗在内的东京申奥四人组全部落马。东京奥运会完全交付给了桥本圣子、丸川珠代、小池百合子组成的女性三驾马车。

  
2021年3月17日,负责东京奥运开闭幕式的创意执行总监佐佐木宏,被爆曾提出严重侮辱女艺人外貌的演出方案而引发哗然,佐佐木于翌日正式提出辞呈。佐佐木宏曾是野村万斋开闭幕式团队的一员,原团队已经解散,由他接任开闭幕式总导演。如今,奥运演出团队最高级别换将,涉及到人员交替和方案更改,影响开闭幕式自不必说,对大会本身的打击也是无法估量的。奥组委尚未宣布接任人事,开幕式时不我待。

  
2021年3月20日晚,东京奥组委宣布,出于防疫考虑将不接待海外观众——这是东京奥组委、日本政府、东京都地方政府、国际奥委会及国际残奥委五方远程会议做出的正式决定。困难重重的东京奥运注定是史上最冷清的夏季奥运会,作为奥运会重大特征的全球盛会的感觉已经倘然无存,作为东京奥运会重要愿景的“多样性与和谐”的共生社会目标也会大打折扣。

  
以上种种,一波三折,均表明东京奥运会已经不可能是预想中的那场生气勃勃、充满希望和愿景、承载着日本国运的世纪盛会,而退而求其次地“以不完全形式”举办一届奥运会的基本构想能否实现,还将取决于今后的疫情走向。变化随时可能发生,IOC、JOC、日本政府、东京奥组委都在摸着石头过河。新国立竞技场圣火台上的主火炬能否在7月23日被顺利点燃,依然是个未知数。

  
面临如此境遇,中止或取消奥运会似乎是顺水推舟的结果。那么,东京奥组委为何还要启动圣火传递?首先,国际奥委会IOC是奥运会主办方,日本奥委会JOC和东京都只是承办方,IOC主席巴赫说“现在不是讨论奥运会办不办,而该讨论如何办的问题”,显然IOC不做决断,日方不可能单方面中途跑路;其二,尽管全球疫情依然凶猛,但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就要完成举办奥运的壮举,即使只是维持奥运会的形式也很必要,这涉及奥运历史的存续、日本的国家信誉、奥组委对运动员、观众和赞助商的承诺,还有减少经济损失;其三,中止奥运会需要壮士断臂的勇气,但结果是希望彻底破灭,而在万难中延续奥运会尽管代价巨大,总还有希望和转机的可能。东京奥组委主席桥本圣子表示:“在疫情之前,人们对奥运抱有热情。我们现在想重新找回这种感觉,把人们的担心变成期待。”

  
两场东京奥运会相隔半个多世纪,而时代今非昔比,日本已经物是人非。在现今的情势下,社会上多得是明白人,也不缺少言论的分析和监督,真正可贵的是积极的心态和温暖的守护,而做与不做、办与不办是一线分水岭,在行动派与言论派之间有着难以跨越的鸿沟。个人可以选择时机,自由退出,而国家却退无可退,只有奋力向前。既然火炬传递已经开跑,这团希望的圣火就应该不断地传递下去。奥运圣火是“黑暗尽头的一束光亮”,圣火传递也是东京奥组委“赢得民心”的最后机会。

  
中文导报 第1329期 2021.4.1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2021
    中美出动向:全球疫苗博弈进入新阶段 新 
    日本三度施放 “紧宣”杀手锏会有效吗 
    追随美国围堵中国 日本真是勉为其难 
    从东奥到冬奥:反对奥运政治化的国际杂音 
    从紧宣到蔓防:日本抗疫陷同义反复怪圈 
    圣火传递开启一场“不完全”奥运旅程 
    中美2+2交锋:展示东升西降诠释平视外交 
    美日印澳四方首脑会谈为何备受关注? 
    东日本大震灾十周年:一道永难愈合的伤口 
    日本解禁紧急事态后必须聚焦三件事 
    东京奥运会誓为女性平权树立新典范 
    森喜朗为失言引咎 望继任为东奥担责 
    严防疫情不懈怠:过快乐平安的春节 
    期待东京奥运会成为战胜疫情的奇迹 
    拜登的美国能给世界带来新可能性吗? 
    新冠一周年:世界永失我爱人类唯有自救 
    日本重启紧急事态:亡羊还能补牢吗? 
    跨越新冠历史分水岭:辛丑金牛揭新篇 
 
Copyright ◎ 2008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